【港女嫁非洲人.下】與夫打理非洲生意、為家奔忙:是自己選擇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明紮起一頭捲髮,背影看上去像個留着濃密蓬鬆「爆炸頭」的非洲女子。她是個「非洲家嫂」,90年代在香港結識黑人Alex,與他結婚成家快20年。她說近些年愈來愈多「港非」婚姻。有傳媒早幾年揪出幾個「港女嫁黑人」的故事,鏡頭前請「港女」力數愛黑人什麼,不愛港男什麼,本地網友看罷滿是負面回應。

跨種族婚姻必然不被外界看好?但何以我們對白人哈里王子與混血女演員梅根大婚,卻祝福鼓掌?

種族與愛情沒有歧異。阿明喜歡黑人丈夫什麼,她終究沒有清清楚楚回答。她的故事早已是個答案。

攝影:黃寶瑩

上回提到,阿明與Alex 20年前在地下鐵邂逅,相戀兩年便談婚論嫁,她說婚前婚後也平淡平凡:【港女嫁非洲人.上】地鐵邂逅留電話 相戀20年:我不是愛他的膚色

與Alex結婚幾年後,阿明發現丈夫有個與菲律賓前女友所生的小女兒Janet,但拍拖時他一直沒告訴阿明。「我問佢點解一直唔坦白呢?有個幾歲大嘅女係咪真係咁大問題呢?大家應該坦白。」阿明驚訝又生氣過,「但這不是小朋友的過錯,她的成長一樣很多波折。」7歲前Janet與生母同住,周末才與生父見面,後來阿明覺得雙親家庭對小女孩的照顧較足夠,於是與丈夫Alex接過她回家。

大女兒Janet(上中)轉眼今年已19歲,與阿明兩母女縱使沒血緣關係,卻早已視如摯親,「我只是沒十月懷胎懷她的過程而已。」阿明說。(受訪者提供)

管教、生活分歧:「說沒吵架是騙你」

起初阿明與Janet很多磨擦。「都係管教方式。我係傳統家長,阿女要同我聽聽話話:我要妳企,妳就唔准坐;我要妳行,妳就唔准企。佢覺得好辛苦。」約10年後,阿明誕下兩個混血小女兒Esther和Helen。要照顧一屋三個孩子本來已讓阿明分身不暇,她亦發覺與丈夫的管教方法有很多分歧。「他有時讓她們很自由成長。但又覺得女孩子不應夜歸、在外面過夜,即使大女兒如今已19歲,也不准。」

阿明覺得這不因丈夫是否黑人,而是為人父母後,必然要與伴侶學習、磨合。Alex在旁點頭說,兩個人一起必然有生活習慣和價值觀的差異。「我們是拍拖相處兩年,互相認識對方,才決定結婚的。」例如阿明認識Alex初年,不理解他何以每天早晚洗澡兩次,「我們黑人一直被人感覺骯髒呀,多洗澡保持自己身體乾淨、沒汗味或什麼體味。她(阿明)很快也認同了,也跟我一樣早晚洗澡。」後來連家裏傭人也這樣做,阿明覺得一家人尊重丈夫意見,多年來也感覺他同樣尊重自己。

「非洲人多是天主教徒,一次他同鄉見我在拜神供奉祭品,叫我不可以這樣做。但他(Alex)一直讓我拜神燒香,有時還問我為什麼今天不拜神。」她說夫妻肯定為大小事爭吵過,是什麼事她卻早已忘記,「記者妳問我們有否吵架,我說無就騙妳。生氣時我就冷靜自己,也不翻舊帳。」

阿明聽過有香港女生與黑人同居,天天遭受家暴,半夜致電友人求助,對方說要麼妳報警,請警察帶男友離開,要麼妳離開此人。「我們或替她不值,但最後這女孩還是與他結婚。這是她的選擇,與人無尤。」

訪問這天是公眾假期,兩個小女兒來到爸媽的辦公室玩,玩了一個下午仍不覺累。

夫婦檔八鄉開車場

她與丈夫2003年在元朗八鄉開了個車場,經營汽車零件生意,把貨賣到非洲。香港像個中間港,非洲客戶來港看貨辦、落訂,決定好哪款產地如台灣、日本製的零件,阿明就做物流,把一批批貨運往非洲。她說丈夫來港初年當足球員之餘,曾為同鄉兼職做這生意。婚後Alex打過工,卻在職場遭歧視和扣糧,夫妻考慮長遠生計,還是開自己檔做生意。「他一直略懂汽車零件、運貨物流,就需要多一個人幫忙。」

阿明於是當起老闆娘。「佢請多個人又要人工,又有好多瑣碎嘢要做,我話我冇糧出都好,不如慢慢學,幫佢做埋,唔識嘅就問吓同行同鄉。」未與丈夫經營這生意前,阿明在地盤當文職,自言她這代人為搵食養家,很難談夢想。十多年來,她東奔西忙,丈夫在元朗與同鄉應酬傾生意,阿明便在小小的辦公室處理帳目、處理準備來港客人的簽證問題、處理來貨物流等等,「大熱天都要喺街度跑,撲入機場拎返個客啲訂單都試過。」

阿明曾經抱怨生活何以如此,想過若嫁了個中國人老公,會不會就好過點?「怨過亦發洩過後,呢個係我嘅選擇,唔關佢嘅事。」

她沒後悔嫁給Alex。「我唔會話我點樣愛佢,佢點樣愛我,或同你講我一定不會離婚,我點知下個月可能出現另一個好愛我嘅男人呢,到時我點揀,冇人知。呢一刻我好愛佢,暫時動搖唔到我繼續同佢一齊。」

阿明想過:「如果我嫁咗個中國人老公,我就唔使咁慘咁辛苦啦,但嗰個人又會唔會日日吵鬧,佢打到自己死下死下?或錫得自己好緊要呢?唔知㗎,呢個係自己嘅選擇。」

婚後當上繼母 終獲女兒認同

她與丈夫結婚快廿年,自言已是將近50的中年人,「有些太太說失去了很多東西,但一切都是你自己選擇的,不要說為了這家庭花光青春、失去私人時間。唔會嘅,我都有時間帶三個女去做義工。」

當年接過大女兒Janet同住後,阿明視她如己出,學校家長會、什麼親子活動,阿明都陪着女兒出席,老師家長看見兩母女感到好奇,這華裔媽媽怎麼生了個沒半點黃種樣子的女兒。「我們沒向別人解釋什麼。總之我就是她媽媽。」

大女兒Janet起初對後母阿明有點抗拒,「我請她不用叫我媽媽,叫我Auntie得喇。」後來阿明聽到這女兒叫她「媽媽」,母親節送上勞作小禮物,「佢感受到被照顧同愛護,我好愛佢,佢都好愛媽媽。都係因為我愛我丈夫、佢爸爸。」

為丈夫顧家湊女、打理生意,花盡心神和時間,記者說阿明付出和犧牲很多。「其實𠵱家都一直捱緊,咁多年總有高高低低,我唔會強求啲咩,每個人付出都有價值,佢(丈夫)都付出好多。」她說剛升上大專的大女兒會兼職幫補家計,但兩個女兒還小,路還很長。

三個女兒都懂中文、講流利廣東話,他們愛港式食物,記者問起非洲是怎樣的,兩姊妹分享自己回鄉時,對那裏的僅餘記憶。

+9
+8
+7

混血女兒常被途人求合照

至今一家五口外出仍受奇異目光,「去公園玩,遊人見我兩個女覺得有趣:『哎呀你個女好靚呀,我可唔可以同佢影張相』,這多少有點獵奇心態吧。」她說與丈夫女兒住西貢,那區較多外國人,不會對有色人種嘖嘖稱奇,反而走到元朗圍村,老街坊會叫他們「黑鬼」。

阿明讓女兒入讀非主流的學校,自小習慣與不同種族的人同處,「佢學校有巴基斯坦和印度等族裔嘅人。我覺得香港係一個好包容嘅地方、國際大都會,唔應該有種族歧視。」她說這麼多年沒多在意種族的問題。「很多人覺得黑人較我們華人很低下,我問華人往外國就不被歧視?我們在外國被歧視的感覺如何,或等如在港黑人的處境。」

西方怎看黑人、東方人?什麼是「東方主義」?

早在上世紀50、60年代的西方國家,因為殖民和奴隸歷史,有色人種已被呈現成一系列「問題」,文化研究學者Paul Gilroy在80年代研究過,有色人種一直被視為愚蠢、沒自己的思考和行動,而且沒能力創造或控制自己命運的人。70、80年代英美社會更將黑人罪犯化,認定社會所有犯罪問題,都是黑人青年造成的,警察和法庭必須以更嚴厲的懲罰來遏止這些罪案,把這些手段合理化,引伸是種族歧視的爭議。

著名學者Edward W. Said認為,種族主義不單是個人心理或病理層面的問題,而是根深柢固的西方社會實踐,包括歧視東方人。他指「東方主義」充斥歐洲優越性和種族歧視,媒體和製作人在呈現給大眾觀眾的「東方化」內容中,加以眨低東方。例如從他們西方人角度去看的東方女性是沉默被動、被男人作性消遣,而東方男性是狡詐、專橫和殘暴的形象。這些影視文化內容,促使東方人在西方人眼中,全是低下和無用等負面形象,備受歧視。

Alex坐在混血女兒旁邊,覺得膚色並不重要,「視乎你是什麼人,你有什麼可以達成,有日香港或有更多巴基斯坦、印度、尼泊爾等人也是香港人,或與華裔生下一代,Race and Colour may be someday passed.」

+2

只想女兒找個自己愛的人

她說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當選時,世界說是歷史先河;英國哈里王子與有黑人血統的梅根結婚,世界說是打破皇室傳統,全因黑人曾是身份卑微的奴隸。「有些報道找出梅根媽媽宗族曾是黑奴,很刻意強調這些身份問題,那膚色和種族來到這世紀是否依然重要?」在旁的丈夫Alex點頭,「人口流動、移民,讓不同膚色的人散落在世界不同地方,日後或有很多『混血兒』,血統或種族或難以分別。我們看每一個人是他能達成什麼(how he can achieve)。面前的每個黑人、白人、黃種人或「混種」人,都應該看成獨立的一個人(depend on individual)。」

由與黑人相戀至今,阿明慶幸獲家人支持,不曾歧視這女婿。阿明聽過有些香港女生與非洲人秘戀多年,或瞞婚至家人發現,才坦承自己愛上黑人。阿明沒想過女兒日後嫁個什麼人,夫家有親戚則希望這三個女孩嫁黑人。「我話我哋有得要求佢嫁個咩人㗎咩?我冇得要求個女要嫁個香港人、中國人、外國人定係咩人,我只可以祝佢哋搵到一個自己鍾意嘅人,不論性別或膚色。愛情同婚姻從來都係自己嘅選擇。」

「我希望女兒嫁一個自己鍾意的人。可能有日她跟我說:『媽媽,其實我鍾意女人』,我不會逼她要嫁個男人,她肯定不快樂。父母無法為她選擇,只有她選擇。」嫁給黑人丈夫近廿年的香港太太阿明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