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舖「無人書店」開在死場變旺場  店主:不怕人偷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星期六下午,被視為死場的尖沙咀首都廣場內,在一家文青咖啡店對面,有家50呎「無人書店」無比熱鬧。書架上面,在大型書店「三中商」幾近絕迹的劉曉波書籍,竟然在50呎的空間上與屈穎妍狹路相逢;幾個書架下,閃閃旅遊書無視政治紛爭,向客人招手計劃下一站旅程。在瀰漫咖啡和食物香氣的下午,無人書店,無人管束。一班書友像這些書一樣,不期而遇,被店主拉近。看來雜亂的書單,源於店主Man說他相信言論自由,「當你自己都過濾意見,不相信言論自由時,你怎樣有資格去批評三中商?我不想要維護某個政治光譜,無論左派右派都需要有發表意見的地方」,因此他在死場裏開了家無人書店。

攝影:袁志敏

(攝影:袁志敏)

一年多前,首都廣場仍然是個死場。店主Man得知一間少有名氣的咖啡店進駐這裏,他看準咖啡店會帶動人流,而且租金便宜,頓時覺得機會來了,想要膽粗粗把50呎的單位打造成無人書店。無人書店看似浪漫有噱頭,這其實是他想減低成本的詭計。35歲的他,說自己已屆中年,為供養這幾十呎的書店,與未畢業賺取生活費的大學生做同事,在中小學當課後補習班的老師。為書店減低成本,唯有人在江湖,留下家「無人書店」。

(攝影:袁志敏)

店主Man喜歡黑色幽默,特意在書店裡面擺放墨菲定律的旗幟。

記者於星期六走訪書店,書店只有4、5人空間、8個小書架。他在無人書店當眼處上放上個人選書:《我無罪 劉曉波傳》、《同時代人》 劉曉波紀念詩集。他說,他不愛屈穎妍一類作家,但仍堅持擺她的著作;主流書店沒有劉曉波的書,他又要擺。堅持全因他想開拓本地書店選書光譜,彌補三中商空缺,所以他不時警戒自己要把選書底線盡量降低。

的確,小小書店內他在書架上面擺放不同類別、立場的書。小眾如托爾斯泰文集、李歐梵《世紀末囈語》都有,《紅樓夢》、張愛玲、余秋雨亦有;下層又擺放流行文學,如九把刀。港人愛旅遊,他又擺上閃閃封面的旅遊書、亦有深度旅遊Pazu薯伯伯的《西藏西人西事》,工具書、簡體字書、繪本等一應俱全。選好書,就是拷問讀者良心的時候,究竟讀者會根據書腰的價格付款到錢箱,還是payme給店主,全賴一念之差。有巡場保安說:「這家店『無人』,但讀書人無人偷書的。」

店主選書有劉曉波,希望彌補三中商在選書上的缺口。

尊重言論自由 左中右書類皆有

店主笑說從不怕偷書賊,「因為書不同其他貨品,書其實只對某些人有價值,其他不感興趣的,沒有太大價值。」信心源於他並非首次做有關書的生意。畢業後,他做過電腦IT工作,心生無聊去修讀性別研究碩士。他醉心與社運、政治有關的議題,畢業後想做點對社會有影響的事,開辦網上意見平台「博勢力」。後來競爭激烈,他愛書,轉念一想,才將平台轉型做網上書店生意,賣新書亦售二手書。然而,二手書籍始終有庫存壓力,他萌生開實體書店的念頭。他決定買個機會,邊做補習老師邊養書店。

獨立書店重視店主性格,但他想海納百川,什麼類型的書都有。看來雜亂的書單,背後源於一份堅持,「當你自己都過濾意見,不相信言論自由時,你怎樣有資格去批評三中商?我不想要維護某個政治光譜,無論左派右派都需要有發表意見的地方」。

下午5時半,書店熱閙起來,平日愛到訪書店、寫書店故事的版主Paco,遇到網上二手買賣書籍平台Sparktake創辦人Issac(右)。兩人隨即講起稿債。

+5
+5
+5

死場很熱鬧 書友不期而遇

死場裏面,讓書去說話。無人書店,話雖無人,但星期六的下午,書店卻書友接書友。

下午5時半,書店熱閙起來,50呎店舖站竟然站滿8個人,有書友索性在走廊看書,短短一陣子,幾個認識的書友竟然不期而遇。平日愛到訪書店、寫書店故事的版主Paco,遇到網上二手買賣書籍平台Sparktake創辦人Issac。兩人興奮地打過招呼,兩人狹路相逢慘被追稿,Paco搶閘說:「我還欠你稿!」兩人有稿債藕斷絲連,在無人書店遇上,隨即交代近況。地方不夠,Issac干脆留下女友在書店選書,自己走在走廊上與Paco聊天,交流在讀的書,「最近在讀董橋啊!」Paco說。

不久,書店竟迎上研究香港文學的陳國球教授。他不一會就在書架上鎖定了李歐梵的《世紀末囈語》。書友笑問他為什麼不買書支持小書店,他靦腆笑說:「我有啦!」Paco與他聊了一陣子,說早前在講座上遇過他,買了他的新書《重遇文學香港》,他很高興笑說:「謝謝支持,這些書無人買的。」

店內一對陳姓夫婦無視外面紛亂的氣氛,只顧默默把書拍下,用WhatsApp發給朋友。他們低調、安靜,儘管外面談得多興奮,依舊默默選書。他們說,愛書人有一份低調,無人書店不受店主干擾,更能專注選書,甚至拍下書的內容但無人理會。

Raymond夫婦走入書店,太太有五個月身孕,集中進攻育兒書。

尖沙咀多遊客 放政治書讓人不經意接觸

與此同時,提着嬰兒環保袋的Raymond夫婦走入書店,與我們聊起來。他說這裏原本是「死場」,平日愛來這裏和客人傾生意,最近人流不錯,假日過來又看看。他笑稱,尖沙咀多遊客,留意到店主雖然有擺放政治類別的書籍,但建議不如放更多六四、劉曉波等內地民眾沒有機會接觸的題材,讓他們「不經意」地接觸。負責巡查商場的姐姐看見門面如此熱閙,問大家認識店主嗎?大家說,未見過啊!幾個書友隨即在走廊大笑,有年輕人在書店偷笑裝選書,Raymond接道笑說:「你知啦,要拉人都唔知拉邊個,有得做啊!」

一眾書友臨行前,有中大讀音樂的學生買下一本米蘭昆德拉的《無謂的盛宴》,裏面寫到;「人們在生活中相遇,閒聊,討論,爭吵,卻沒有意識到大家在交談的時候其實都站在遠方,各自從一座座矗立於不同時間點的瞭望台發聲」。講起這家無人書店,書本就是這些一個個的瞭望台,連接劉曉波與屈穎妍,也連接這班假日駐守死場的書友。

死場開書店,絕地逢生。「無人」但很多人,竟然成為城市獨特的景象。電梯前一個寫上「無人書店」的牌子,惹來人們駐足好奇。這位中大學生臨走前和記者說,這裏像圖書館,大家隨便翻閱書本,翻閱過後人們才醒覺,原來要投錢入錢箱。短短五小時,一班讀者偶然相遇,有些從未帶走任何書,但帶走一段對話、幾個書友。

在中大修讀音樂的學生Aki(左起)、Adrian買下米蘭昆德拉的《無謂的盛宴》,說比坊間便宜很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