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殺死人1】家中毒氣多過旺角馬路 居民因鼻竇炎丟鐵飯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以為戶外空氣污染嚴重,躲在家中更安全?然而情況可能相反。01社區邀請油麻地居民量度家中二氧化氮(NO2)濃度五天。結果發現,其平均濃度達132.6微克/立方米,是每年濃度限值的3.3倍,比旺角路邊監測站NO2的每年平均濃度80微克還要高。

換言之,家中吸的毒氣比在路邊吸的還要多。活在一個比馬路更污糟的「安樂窩」,油麻地居民李國宇患上嚴重鼻竇炎,中醫西醫都看過了,吃藥、抗生素、針灸……還是徒勞無功,最終迫使他放棄公務員鐵飯碗。專家更指,污染會無聲地推你入鬼門關。「住這裡的人,有不少哮喘患者,鼻敏感就更普遍。難道我們住在駿發花園的,就不能享受應有的健康生活?」李國宇激動地問。

返工鼻水長流 日日如感冒

窗邊種滿植物,但仍無法改善家中空氣質素。(梁雪怡攝)

+9
+8
+7

李國宇(Edward)居於油麻地駿發花園,20年前選擇這個英文叫「Properous Garden」的地方,為的是良好的學校網絡,便捷的交通,附近有戲院,後來又建了長者安居資源中心,他日「居家安老」,與家人同住就是他的理想生活。誰知住著住著,數年過後,他覺得聞什麼都是臭的,懷疑家中是否藏著什麼奇怪東西?

說起病情,他邊說邊搖頭嘆道:「鼻水長流,成日好似感冒咁,見唔到人。睇西醫食抗敏藥好辛苦,食完藥朝早好似發夢咁,冇辦法集中精神,影響我見居民同開會嘅工作。夜晚又瞓唔到,因為呼吸困難,仲有鼻水倒流,好痛苦。」Edward原是房屋署主任級職員,受嚴重空氣污染影響,他患上鼻竇炎。他想也沒想過空氣污染會如此影響生活,甚至迫使他於年僅50歲退下火線。

鼻竇炎即鼻竇有炎症,患者會有膿涕與頭痛等。在長年不癒的情況下甚至會出現鼻息肉,或者有黴菌生長。醫生建議Edward做手術,將鼻竇打開,在不通風的房間打開一個窗,讓裏面的炎性物質可以流出來,再配合藥物治療。然而醫生向Edward說明手術只是治標,無法確保手術後會否復發,最後醫生的建議是--搬離污染嚴重的範圍。

空氣污染與健康有何關係?

病情多年無進展,Edward唯有日日針筒洗鼻。耳鼻喉專科醫生黃德彰建議患者使用有過濾網的空氣清新機,每星期清洗冷氣機隔塵網、床單及窗簾等。(梁雪怡攝)

Edward無奈地說:「我退了休,失去主要經濟來源,好難搬,樓價又貴,還有兩個孫要湊,所以我都好擔心他們的健康。其實我睇過樓,又放過盤,但都不太理想,找不到適合的地方。」他最終決定以洗鼻減輕病情。「每日用針筒洗洗幾次,因為入面有膿,洗完就冇流得咁緊要。」

耳鼻喉專科醫生黃德彰表示:「PM2.5與下呼吸道(如肺病)的發病比率有一定關係,已有好多研究證實它與肺癌的關係,統計學上已好established(確實)。至於與上呼吸道的關係,則近幾年才有研究。但空氣指數高,的確是較常出現鼻敏感及鼻竇炎。」以黃醫生觀察,近幾年因鼻敏感及鼻竇炎求醫的病人比以往多。

根據香港大學推出的達理指數(HEI),2017年因空氣污染而提前死亡的人數增至1849人,即平均每日就有5人因而死亡。

已逝的香港大學教授賀達理 (Anthony J. Hedley)是達理指數創辦人。其研究以金字塔說明,大部分人(金字塔底層)暴露在空氣污染中,身體可能會出現炎症;下一個階段就是“silent injury”(沉默的傷害),即內臟及身體機能受損;上一層就是精神健康受損,繼而令發病率增加,增加公共醫療負擔,金字塔頂層則為因污染而死亡。健康空氣行動項目主任謝穎琳指:「很多人覺得健康與空氣污染好像不著邊際,但其實好貼身。」

噪音水平如日日瞓街

下微雨時,窗外出現麈雨。(受訪者提供)

Edward的住處旁就是加士居道天橋,據運輸及房屋局資料,現時每天東行方向行車量為4506架,西行方向為4212架。Edward指,日間天橋經常塞車;凌晨時份,往返中港的車輛噪音更嚴重影響睡眠。據路政署資料,駿發花園第一座噪音水平為74至77分貝。70分貝相等於一般的街道的聲音,80分貝相等於交通頻繁的十字路口。

噪音以外,還有汽車的汽油味,早晚上下班時段汽油味刺鼻得讓人反胃。早陣子雨季,雨點灑落在他24樓的窗上,像墨水般灰灰黑黑的畫在玻璃上,Edward氣憤地說:「落雨會有雨塵,但落陣都好,空氣乾淨點,但我總不能夠只依賴雨水呀!」

深水埗二氧化氮長期超標 政府沒後果

氮氧化物會刺激肺部,減低呼吸系統對病菌(如流行性感冒)的抵抗力。Edward的睡房種滿植物,希望它們能為家帶來多點新鮮空氣。(梁雪怡攝)

政府於2014年首次收緊空氣質素指標(AQO),然而,環保署年初公布的「香港空氣質素2017」回顧顯示,在二氧化氮(NO2)方面,深水埗的長期(全年)及短期(每一小時)的空氣質素指標皆不達標。

NO2空氣質素指標

每年濃度限值: 40 微克/立方米

每小時濃度限值:200 微克/立方米;容許超標次數:每年18次

家中空氣差過旺角馬路

2017年04月至2018年03月,年均NO2 (二氧化氮) 濃度的地區,最高為葵涌(58微克/立方米),深水埗(52微克/立方米)及荃灣(52微克/立方米)則同屬第二高。

Edward居住在油麻地,其NO2 (二氧化氮) 濃度可參考榮獲「亞軍」的深水埗一般監測站。另外,01社區邀請Edward將量度NO2含量的儀器置於家中窗邊五天,其住處為24樓,窗口面向加士居道天橋。結果發現,其平均濃度達132.6,是每年濃度限值的3.3倍,比旺角路邊監測站NO2的每年平均濃度80微克還要高。

驗「毒」測試結果:凌晨污染比白天嚴重

CAN項目主任謝穎琳解釋:「政府所定的濃度限值為每年40微克,每小時濃度限值為200微克。雖然是次測試沒有超過每小時濃度,但每小時濃度之所以訂得比每年平均的高,是因為假設一個人不會長期處於一個污染嚴重的地方。所以今次測試應該套用年均濃度限值。」謝穎琳認為,Edward居於24樓高層,空氣污染理應沒低層般嚴重,卻仍然超標逾三倍。五天數據中,她觀察到較奇特的現象,「每逢凌晨兩點到五點,竟然比白天九點到十二點高,前者濃度為100至120,後者為40至80。這有可能因為如Edward所說,凌晨中港貨車跨境送貨。駿發花園被西九龍長廊包圍,高速公路的車的逗留時間雖然比較短,但流量高,中九龍幹線通車後,對西九龍居民的影響相信會更嚴重。」

她補充,由於資源所限,是次測試數據無法與政府每年的相提並論。現時香港有16個空氣監測站,包括13個一般監測站,及3個路邊監測站,CAN一直認為數量不足,令區域性收集的數據不充足。

「我覺得(政府)做得唔啱,違反咗城市規劃本質。」這位前公務員如是說。(梁雪怡攝)

世衛:700萬人死於空氣污染

世界衛生組織(WHO)於五月警告,全球超過九成人正呼吸這些污染空氣,造成每年約700萬人死於肺癌等呼吸系統疾病。根據世衛統計,有九成死於空氣污染的人口,都來自亞洲及非洲。近20年來,香港路邊二氧化氮 (NO2) 濃度一直超出世界衛生組織建議安全水平及現時香港標準的兩倍。環看珠江三角洲,香港死於路邊空氣污染所致的肺癌及呼吸道疾病的人數是11個主要城市之冠,每年死於肺癌及呼吸道疾病的人數分別為361及773。按《空氣污染管制條例》的規定,政府須在合理切實可行範圍內盡快達致,並此後保持已達致的質素。

謝穎琳批評,《空氣污染管制條例》不具約束力,即使長期沒有達標亦沒有後果。反觀德國今年2月推出應付空氣污染的方案,倡導大眾運輸免費,目標是使德國符合歐盟的空氣污染規定,以免被歐盟告上法院,面臨鉅額罰款。英國倫敦市早已推出「Healthy Streets for London」行動綱領,透過提升街道步行性、 大幅擴展市區單車網絡等,減低對車輛的依賴,以紓緩路邊污染水平,減低市民罹患心血管、癡肥、糖尿等非傳染性疾病的風險。​

前公務員:政府違反城市規劃本質

2017年尾開始動工的中九龍幹線用意是紓緩九龍中部現有東西行道路的交通擠塞,這是一條4.7公里長的雙程三線幹道,當中包括一條約3.9公里長的隧道以連接西九龍填海區與擬建啟德發展計劃。據運輸及房屋局資料,中九龍幹線通車後,加士居道天橋東行與西行的總行車量會由現時8718輛,減至7425輛;其噪音水平可望由74-77,降至64-74左右。按道理,Edward應該為此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但這位前公務員竟然唱反調說:「我一路都做房屋署公務員,責任係幫居民解決問題。城市規劃係應該以人為本,空氣質素要符合指標,我覺得(政府)做得唔啱,違反咗城市規劃本質。」

此話何解?下回分解。

【空氣殺死人2】油麻地居民抗爭10年 轟中九龍幹線漠視住戶健康

【空氣殺死人3】空氣污染疾病 香港冠11城市 政府懶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