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生命鬥士】輪椅七人赴台選美:想似普通人「七柒地」走一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傳統選美的經典場面是,一群美女,穿上比堅尼列陣。當「美」的定義被既定框架牢牢掌控,傷殘人士要用輪椅撼動美的定義,不容易。香港有7位輪椅人士下月將赴台中,參加脊髓損傷人士選美比賽。在展開物化女性與男性的平權摔角前,殘障人士希望跟你談談另一種平權。面對種種現實責難,他們爭取的原來從不是「再生勇士」的桂冠,而是一個自由和自主的尋常人生。

攝影:曾雪雯

Rabi,現職設計師,為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20年前的情人節遇上車禍,她永久失去胸部以下的活動能力。娟好的外表讓她每每成為傳媒的寵兒。

「為甚麼只有健全人士才有選美比賽?」是台灣選美比賽的主辦人向全身癱瘓的嚴楚碧(Rabi)提出詰問。Rabi是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主席。20年前的情人節,她在交通意外被拋出車外,從此永久失去胸部以下的活動能力。傷殘人士平等參與選美的概念當下如雷擊中Rabi:「好多普通人嘅比賽,其實都唔會預輪椅人士。」於是,她開始收集香港參賽者的報名,甚至親身參賽。

四男三女本著「一試無妨」的心態成軍,將團隊命名為「七柒地去選美」,當中有全職爸爸、輪椅拉丁舞者、港隊前硬地滾球傷殘運動員等。

無懼白眼 以身挑戰選美概念

最後,四男三女本著「一試無妨」的心態成軍。他們將團隊命名為「七柒地去選美」,當中有全職爸爸、輪椅拉丁舞者、港隊前硬地滾球傷殘運動員等。在輪椅朋友的相處中總是帶有一種莫名的默契。訪問當日,七人聚首只顧柴娃娃地耍樂,互相取笑,畢竟受旁人白眼的苦澀日常,大家早已心照不宣。

是次選美比賽分四個環節,包括三分鐘自我簡介、舞台展現、訪談及機智問答。由於全程需以國語比賽,七柒地目前正各自苦練國語及草擬三分鐘的自我介紹。除了解決語言溝通障礙外,他們亦忙於準備參賽戰衣。七柒地成員Janet指挑選戰衣亦有學問,如輪椅人士的晚裝裙擺過長會攝進輪椅前轆,低胸裝會阻礙推輪的動作,露背或會因磨擦輪椅擦傷背部。

七柒地隊員Tommy如今是一子之父,閒來喜歡唱歌。被問到為何喜歡唱歌,他笑言:「我死剩把口嘛!」樂天的全職爸爸嘗試為話題減重。他近期的煩惱是物色地點器材進行busking。

你行得冇所謂呀,8架輪椅都冇所謂上到機。
某大航空公司

航空公司勸用自己方法「行」上機 「躝都得」

出國取經,首先要成功起行。單單是航空公司政策不友善,足以教眾人氣餒。七柒地一行七人,加上同行照顧者共16人。Rabi在購買機票前,已向某大航空公司查詢,獲航空公司回覆航班能容納8名輪椅人士。但當她購票後再作安排時,航空公司指航班的確能容納8名輪椅人士,但該機種的Sky Chair服務(提供小輪椅載輪椅人士到坐位服務)只能供4人使用。航空公司更指:「你行得冇所謂呀,8架都冇所謂上到機。」Rabi認為荒謬,反問: 「即係你寧願佢哋躝又得,爬又得,抱都得?」對方回應:「係呀,總之你用自己方法」。原來這是一個叫殘障人士「行路」的無障礙城市。「我哋唔係想要特權,只係想爭取返生活。」Rabi無奈地說。最後他們只好改機票,分兩班航機赴台中。

訪問當日,七人聚首只顧柴娃娃地耍樂,互相取笑,甚少談及生活上的苦。

罕見病患者 望穿靚裙赴會

七柒地是社會定義的弱勢一群,更非每位也是傳統觀念的美男美女,怕不怕被尖酸輿論攻擊?Rabi坦言「預咗」,只是選擇無視,「『嘩,呢班人咁都選美呀?』我知一定有人咁諗。」他們是以身體挑戰社會既定概念:殘障人士是否無權追求生存以外的一切,包括「扮靚」的權利。

外表圓潤、愛笑的Janet是七柒地的成員之一。Janet是罕見病脊髓肌肉萎縮症(SMA)患者,也是七人之中備受寵愛的「欺凌」對象。人前,她說是帶著玩票性質地跟大伙兒參選;人後,她坦言自己也是女生,也會希望在身體機能尚好的倒數裏,能穿上漂亮長裙在台上走一回——Janet患的是第三型SMA,與林鄭月娥介入下引入的SMA新藥無緣,換言之,她的身體機能衰退還是條不歸路。

Janet為港隊硬地滾球前傷殘運動員,為罕見病脊髓肌肉萎縮症患者。早年退役,她稱:「最好嘅時候退落嚟呀嘛。」一如柴娃娃選美,也是希望能在身體機能尚好的時光盡情揮霍青春。

台灣選美標榜生命鬥士 七人組擬在港辦「自己的選美」

「台灣傾向標榜生命鬥士、英雄,但香港係提倡自主,只係想好似普通人咁生活。」大會規定比賽當日他們需一律換上大會提供的輪椅,被義工推著上台,即使參賽者能自行控制輪椅亦不被允許「自己來」。

「我哋就按自己能力做係最好,唔係話傷殘人士就幫我哋做晒。」李文達一邊推著自己的輪椅一邊說。21年前,他因車禍曾被醫生斷定下半生絕不能自己操控輪椅,後來他卻成了傷殘運動員,代表港隊出戰亞運乒乓球賽。今天他是成軍的7人之一。

文達是乒乓球傷殘運動員。早年因車禍致下半身失去活動能力,其後考獲車牌並學習乒乓球,展開二次人生。

台灣主辦機構facebook專頁(facebook截圖)

台灣與香港對傷殘人士的觀念不盡相同。台灣主辦機構今年舉行第三屆「脊髓損傷『心愛美人及鬥士』選拔」比賽,第一次開放予香港與馬來西亞的脊髓損傷人士參加。比賽分男女、半肢及全癱四個組別,主辦單位希望傷殘人士能在台上分享脊髓損傷後的「再生經歷」,成為比賽評分中充滿「希望、健康、自信、正向」的生命鬥士。

「難得有一個為傷殘人士而設的選美比賽,我哋視為文化交流。」Rabi指他們明白差異是源自社會文化結構不同,因此尊重並調整心理成向當地取經。他們希望他日能在香港舉辦第一場屬於香港殘障人士的選美比賽,讓不同程度的殘障人士能按自己所想,表現自己。不過形式是選美還是個人風格時裝表演,一切還在他們腦海醞釀中。

 

「台灣傾向標榜生命鬥士、英雄,但香港係提倡自主,只係想好似普通人咁生活。」

復康巴士所費不菲超預算 眾籌交通費僅達15%

但即使到了台灣,他們的旅程也並不一定一帆風順。由於台中的無障礙設施遠不如台北,全台中更只有兩架無障礙的士。七柒地成員通仔指,他們最後覓得一間台北公司,願意從台北駛到台中提供復康巴士服務,但價格便超出預算不少。七柒地並非每位成員也無經濟負擔,因此他們開始透過眾籌平台,募集出國參賽經費。不過,距離正式比賽只剩不足一個月,眾籌只達目標的15%。

在香港,殘疾人士期被視為弱勢、被照顧者,而七柒地爭取的是還原殘疾人士為一個人,能自由自主地生活。

「唔一定要做鬥士,唔一定要攞第一,生活得好其實就已經贏咗。」Rabi在訪問中談得最多的是生活和權利,輸贏與否也是其次。在香港,殘疾人士被視為弱勢、被照顧者,或者被套入「生命鬥士」的光環,而七柒地爭取的是還原殘疾人士為一個人。正如那個經典的生命熱線廣告,他們除了跟正常一樣怕黑、怕冷,還會有自己的喜好和追求。他們也有權利為自己鬆綁,痛痛快快活一場自由的人生。

「七柒地去選美」當中有有輪椅舞者,有前港隊乒乓球傷殘隊員⋯⋯每人也有一個追求。下篇是七柒地隊員追求自由的故事。

(編按:參賽者威仔因照顧者不能同行,最終被逼取消行程。七人成軍,最後僅六人成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