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丫職人3】漁民後代今成船長:看著藍天白雲,其實開船好幸福

最後更新日期:

或許父母是漁民的關係,楊偉文雖然在「岸上」出生,但也想下海。20歲之前,他做過貨車送貨員,之後決定考牌照下海開船。楊偉文開過不同的船種,包括運油船、訓練船、潛水船。2016年他駕駛最多可以載400名乘客的港九小輪,每日往返南丫島和坪洲的航線。楊偉文說,做客船最重要是確保乘客安全,故要接受一系列培訓,包括遇到緊急狀況如何處理。

攝影:高仲明

撰文:江雁南

【南丫職人1】日揹16公斤送信袋派信 廿年郵差:冷氣機撞穿頭

海上駕駛不同於陸地,交通規則的學問大多在燈號裏。紅燈、綠燈、黃燈、閃燈,閃的頻率亦有不同,用來判斷船隻是船頭還是船尾、前進還是後退、什麼航向、船身有多少米、什麼性質的船,這一切玄機和規則都在這些信號裏。

船離岸,正式啟程。船長室有三張椅子,正中間是船長,兩邊的位置是「幫軚」,副船長或者海員,他們要負責瞭望。海上的視野不同於路面,「開船很幸福,看藍天、白雲、大海,每時每刻的風光都不一樣。」楊偉文一邊航行一邊介紹,這裏是青洲、後面是只有燈塔的交椅洲,左邊是榕樹灣,往前開是坪洲,那片連綿起伏的山就是大嶼山。

海上航行,最美的時刻是能看見彩虹,這或許是工作最大的犒賞。

+2

職人配置:

雷達、操控桿(隨着波濤起伏防震,控制船的方向)、指南針(當羅盤失靈時判斷方向)、電子羅盤(更精確判斷海上方向)、兩部無線電(接通公司及海事處)、前後波棍、緊急掣(緊急停船按鈕,全船共有三個)、AIS自動識別系統(記錄船舶位置、速率和航行路線,並提供資料給船舶交通管制處)

和開車不同,開車要手握方向盤,專心一致。開船並不需要一直握着方向盤,需要的是眼觀六路,還可以聊天。船長通過辨認海上的浮標來確定航線。哪怕是開了20多年船,楊偉文也坦言會暈浪,如果你看不到船艙外的景物,沒有辦法跟着景物一起搖晃,無法產生平衡,就會產生暈船的現象。因南丫島航線都是高速船,航行時速在每小時30海里,相當於路面每小時50公里,海上通行的規則是高速船讓小型船隻和貨船。一開始從陸地到海上最難適應的是工時長。開車一更是8至12小時輪班,而香港通行的航海駕駛,每更都是24小時或者48小時。

海上航行貼近大自然,暴雨、大霧、閃電、彩虹,都在航行中清晰可見。香港的2月到4月尾最容易有大霧,海上濕氣重,凝結成水晶體就會有大霧,目視所及只有船頭。稍微遠的船隻都是無法看到的,這個時候就需要靠雷達來判斷前方是否有實物。

開船不需要一直握着方向盤,但需要眼觀六路。

「有時候3號風球對海面的影響,可能會超過8號風球。」楊偉文說,大浪一浪接一浪,最困難的就是靠岸。尤其是跳板會一直上下跳,乘客都無法下船。海浪大的時候可以打到兩、三米高的船長室前方的玻璃。
在海上還能清晰看到閃電劃破天空,楊偉文曾見過閃電擊中船隻,甚至也試過自己航行的船被閃電擊中,幸好船上有避雷針和傳電帶,將電引走。坐在精密的船長室,楊偉文說,你看現在的船很專業,但不代表那些小船艇仔的船家就弱。「你不要小看他們。」現在很多人依靠探魚器捕魚,楊偉文的爸媽是漁民,他們通過經驗判斷流水的方向,知道哪裏可以捕魚。

【南丫職人2】「離島特警」的一天:連冷氣機滴水都搵警察幫手

南丫島的末班船是凌晨2時30分,每次搭載十幾個人。海面上大部分的船隻都停止作業,海面變得異常平靜。夜晚維港的燈光很美,而南丫島反而一片漆黑。月光灑下,照亮重重疊疊的山影,可藉此判斷船航行的位置。

楊偉文表示,現在很多人覺得開船是沒落的行業,「很多人問我,維港遲早都會被填完,開船能開一世嗎?其實不是的,香港很多離島都需要船隻,還有各種各樣作業的船。」

船都是過時的產物?他說其實很多離島也需要航線。

「很多人問我,維港遲早都會被填完,開船能開一世嗎?」

上文節錄自第125期《香港01》周報(2018年8月20日)《淡然自若南丫島》專題中的《漁民的孩子 南丫島航線船長楊偉文》。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