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性空間】土地問題框限慾望 走入「異國」偷享片刻歡愉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性教育會及家計會於2013年曾進行一項名為「性與城市空間」的網上問卷調查,成功訪問559人。只有16%受訪者認為香港提供足夠的性活動空間;70%受訪者曾想過在家中以外的地方進行性活動,除了一般可以預計的「車震」、公園或叢林野戰或廁所gathering以外,更有教堂、廟宇、醫院甚至監獄。

「土地問題」幾乎是萬能key,能解釋香港一切的困局,無地方做愛亦不例外。但香港居住環境狹窄,要私密地做愛,唯有爆房,但高地價政策既是金科玉律,爆房都要錢,所以爆房爆得多,又儲不到錢買樓,買不到樓又無得結婚…

攝影︰余俊亮、葉璋時

性只能以生理學或醫學的角度作「性教育」,否則性便是淫穢不堪,人只能偷偷地竊取快感。若不以非學術而又關乎性的題材,例如公眾人物的私生活或艷照等,大家一方面嚴詞指摘,一方面卻獵奇觀賞,大概也是偷偷地竊取快感。

由於只有婚姻的性才是正確的,所以在制度以外的性小眾都被忽略。而性小眾中的小眾,如病人、精神病人、殘疾人士,都被拒在性之外,沒有人覺得他們有需要,因連健康都無法兼顧,便會被閹割享受性的權利。儘管不想談論,但我們還是需要承認,大家都在秘密地做愛。

根據統計,只有不足兩成人認為香港提供足夠性空間。

時鐘酒店帶你環遊世界 比華利酒店、巴黎賓館…你去過邊間?

香港的時鐘酒店名字很有趣,一個個霓虹燈招牌都以遙遠他方命名。黑夜來臨,燈一亮,紅紅綠綠世界地圖浮現舊區小巷。男男女女腰躺着的時鐘酒店,彷彿就是登彼岸的投射,譬如睡在巴黎別墅聽得見荃灣街市的吵雜,而西班牙賓館其實是在旺角。身體切實交配的歡愉,不能局限於數十呎房間,若加諸一個異鄉酒店名字,令他腦內的性空間想像躍至另一個世界,那改名字的人實在修了幾生功德。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