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工稱財困解散天水圍天晴團隊 幹事:不會離開,要為街坊負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天晴邨晴彩樓樓下的辦公室裡,梁彩琴在電腦前協助阿婆申請綜緩,林子晴正準備傍晚的街站工作,而郭文浩則剛接見完天慈邨的街坊,神色匆忙地快步趕進來——三人這天一如以往工作,但身份自於11月14日起已有所轉變。「我們快將是前街工職員了,但會繼續在這裡服務。」郭文浩跟前來詢問的街坊說。

街坊工友服務處(下稱:街工)聲稱因財政困難而全數解僱於天晴邨服務的三位社區幹事,包括計劃於來年出選區議員的郭文浩。當勞工團體解散當區幹事,僅以一句通知來了結僱傭關係,勞工團體常強調的「勞工價值」到底是甚麼呢?另,當解散天晴團隊後,遺下的街坊需要又由誰接手?

攝影:高仲明

(由左至右) 林子晴、郭文浩及梁彩琴於上月突然收到通知,街工因財困要解散天晴團隊。

突被指蝕錢部門 「唔做地區工作邊有議席」

11月14日,郭文浩、梁彩琴及林子晴收到街工執委的通知,組織因財困而要解僱三人——早於4日前,執委於會員大會上並沒有提及過任何有關天水圍的發展。於商業機構而言,這或許只是一般終止解僱關係的事件,但郭文浩認為街工屬為勞工團體,自2010年起於當區服務街坊,如今除了沒有清楚交代財政狀況,卻從此把街坊棄之不顧,教他們甚為不滿。

郭文浩與林子晴分別於街工工作了3年及半年,而梁彩琴將迎來在街工的第十個年頭,他們每月的開支項目包括薪金及影印宣傳品雜費,共約三萬五千元。郭坦言,天晴邨的社區工作與街工部分服務相比,確實是蝕錢項目。街工現時有兩個再培訓中心,三個教育中心及幼兒中心等不同服務。郭稱再培訓中心能夠有機會申請撥款,屬「賺錢」工作,而天晴的地區工作則只有支出,但向來地區工作不是從立法會議員分配資源到各個社區層面嗎?郭搖著頭說:「我也不明白,向來街工也是做地區服務、個案來爭取選票。爭取議席才可以有錢做地區,我不明白為何突然說我們是蝕錢部門。」

街工於1980年代積極介入工潮

1980年代,葵涌工廠區先後出現多個工潮,街工協助工友獲取合理的遣散,其中美資電子廠因搬廠導致近千員工要擔心要長途跋涉上班,部份員工要求廠方遣散。在組織的協助及工人爭取下,廠方願意支付離職員工相當於遣散 費三份二的補價。

除了介入工潮,街工多次組織遊行抗議房委會的「富戶政策」,透過組織行動為基層街坊爭取櫂益。

原定的最後工作天為11月20日,但他們突然收到通知說工作期將延至12月中旬。

薪酬實報實銷立會開支 不解財困原因

根據《立法會議員 申請發還工作開支的指引》,議員每年 (即由10月至翌年9月 )可獲發還不超過 2,650,380元的辦事處營運開支,當中包括職員開支(薪金、醫療福利、招聘開支等)、印刷品、宣傳用品等,梁耀忠現時作為議會內的街工代表,理應能提供資源予組織成員進行地區工作。郭文浩了解街工自梁耀忠的「主席事件」後,籌款能力大不如前,但三人的薪酬開支是立法會議員可申請發還的項目,現在卻因組織財困為由遭解僱,至今仍教他大惑不解。

2016年,街工議員梁耀忠於立法會主席選舉過程中,放棄主持會議,並將主持會議權力交建制派石禮謙,最後由梁君彥當選成為立法會主席,引起泛民支持者不滿。

「由始至終,阿忠(梁耀忠)都沒有解釋過如何財困,但我跟琴姐的薪金是『實報實銷』,如果一個立法會議員沒有被DQ (取消資格),照理是出立法會錢,而一直他都沒有提過有很大的財困問題。」郭文浩接到解僱通知前半個月曾跟梁耀忠見面,當時梁提過以前「一個人打區」的經歷,和計劃解僱其他幹事,但郭文浩建議他前來天水圍商討。「我提議不如跟天水圍的幹事一齊傾,希望用別的方法代替裁員,但沒想到自己是被炒的一個。」

郭文浩計劃於來年出選區議會,如今遭解僱後他仍希望留在社區服務。

被隱形的三人 僅一紙解僱通知

今年5月,街工「勞工組」的黎治甫、王曉君及譚亮英遭停薪留職引發連串風波——3月初傳出解僱「勞工組」消息後,三人多次要求回應確認事年,但梁耀忠一直迴避解僱的傳聞。他們於5月1日勞動節當日表達不滿,經過會員大會商議及聯署行動後,最後三人與「街工」於8月協議離職。

相隔僅僅半年,街工再次宣布解散於天水圍天晴邨工作的幹事,但與「勞工組」事件引起的反彈相比,三人的離職只有一則聲明通知,從沒有經過會員大會或其他執委會商議,教郭文浩等人感到不公。「雖然沒有文明規定,組職炒人要經過會員大會,但街工的執委,甚至處理財務的業委會均沒有就事件跟我們討論,我覺得他們是冷處理,讓事件凋淡。」同屬解僱事件,天晴邨幹事只有引起零星迴響,郭文浩認為這跟早前「勞工組」事件激發的退會潮及內部分裂有關。「原本約有70多個會員,現時只剩40多個,離開的大多是年輕會員。所以現在我們遇到類似的事件,已經失去當初的聲音支持。」郭文浩說。

接過解僱通知後,他們仍依舊定期擺街站及接見市民。

為勞工出頭 為貧者出力 為弱勢出聲 為民主奮鬥
街工四大綱領

堅守被遺棄的選區

2010年,街工於位處天水圍南面的天慈邨設立「天水圍婦女綜合服務中心」,而在2010年天水圍北面的天晴邨開邨時,街工計劃由時任社區幹事王峻達出選2011年的區議會選舉,並調派梁彩琴到天晴邨助選,可惜最後敗給工聯會,而天晴的辦事處更於2013年結束營運。

現時街工天晴團隊所用的辨公室跟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的團隊共用,郭文浩剛來到天晴服務時,朱凱廸仍未當選,他隔天就要從天慈邨搬運物資到天晴邨擺街站。逢星期一、三、五,郭文浩跟梁彩琴及林子晴先後到天慈、洪水橋洪福邨及天晴擺街站,跟進恆常街坊求助個案。除了地區工作,郭文浩經常組織街坊參與對外的聯席行動,如街市發展、照顧者津貼等議題。「我不想做完個案就等同獲取選票,而真的想建立一個公民社會。」

郭文浩原定於2019年計劃出選區議會,然而他跟林子晴及梁彩琴一併被解僱,是否意味街工於晴景選區(天晴邨及私人屋苑慧景軒)的參選人將會懸空?郭文浩糾正這個的說法:「是放棄這個選區,街工將不會派人出選,即等同放棄這裡的街坊。」

梁彩琴於天晴服務了將近十個年頭,被解僱後她會繼續於天晴的社區工作。

梁耀忠:無可奉告

《香港01》曾致電街工主席盧藝賢了解為何解僱三人的過程跟「勞工組」有所不同,他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已就相關事件回應而不作任何評論,而立法會議員梁耀忠就街工的財政財況回覆說:「無可奉告,虧蝕好嚴重。」至於問及會否放棄天晴選區及為何以不用另一種方法取代裁員,如籌款等,梁耀忠同樣以「無可奉告」回應。然而,解僱天晴邨三位幹事後,街坊的服務如何安排呢?「無咩點安排,我們在天慈(天水圍南)同樣有辦事處,街坊可以到那裡求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