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歌手走上街頭演唱 香港busker大平反:絕非賣藝行乞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來每逢周末或周日,香港鬧市中總會隱約聽到陣陣歌聲,有人會為之着迷,停留欣賞;有人會為之側目,歸咎土地問題。自從很多音樂表演場所,如Hidden Agenda(HA)被政府干預而須搬遷後,本地獨立音樂人少了演出的地方,走上街頭似乎是另一出路。街頭音樂(busking)在外國早已成為潮流,而香港也逐漸普及,有人為投身音樂而堅持,有人為觀眾互動而落街,有人為豐盛生活而獻唱,但有一點必須強調,就是他們絕非賣藝行乞。

今期《香港01》便走訪多位於街頭演唱的busker,分享busking之苦與樂。

攝影:黃國立、符祥定、陳焯煇、黃永俊

張匡佑(Jason)

職業:獨立音樂人

原創作品《不經不覺》、《望着望着》

張匡佑:busking燃起自信​

張匡佑(Jason)在香港busking超過4年,從小聽從父母指示學習古典音樂,但得老師偷偷教導考試外的歌曲,令他對音樂萌生感情。中學時期,Jason決定轉玩流行曲,他認為真正接觸音樂,就是從此刻開始。

Jason之所以迷上busking,全因可為他帶來無比自信,他坦言:「我從小參加超過十個歌唱比賽,全都不能入圍,當時很苦惱,但busking不會有被人淘汰的感覺。」

雖然沒有計分制,但busking絕不輕易,Jason憶述第一次在銅鑼灣Sogo門口busking的經過,「有位叔叔走過來跟我說,可不可以玩得好一點,尊重一點?」他才驚覺自己玩得「很衰」,這個叔叔更在旁觀看近五小時。

Jason認為:「雖然沒有歌唱比賽的淘汰,卻有很多交流,在其他領域中無法得到,當時我和busking就像熱戀期,每星期接觸幾次。」

熱戀期的激情,不難在busker身上找到,Jason初時更風雨不改。他笑說:「當時8號風球,爸爸叫我不要出去,但我說不用擔心,因為在隧道中很安全。」單純的想法,只為了一個演唱機會,從沒有介意過觀眾的多與少。

「我的理想是玩自己音樂,幾年前覺得街頭音樂是我的全部,現在覺得只是其中一個階段,雖然busking減少,但我玩音樂從沒有減少過!」 Jason身上,找到的是對音樂的堅持。

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否搵食,我會用年紀做賭注,可能我遲些會收火,但目前未收,繼續去!
Jason

筆者對藝術家性格充滿好奇,在Jason眼中,玩音樂能成為職業嗎?「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否搵食,我會用年紀做賭注,可能我遲些會收火,但目前未收,繼續去!」回想起4年前的一股蠻勁,Jason都頗有感受:「我沒有衰仔到,仍然玩緊!」但他亦有疑問,「10年後,我會唔會變衰仔呢?」

對Jason而言,音樂沒有區分主流、獨立,或是街頭,他認為只是以不同形式推廣音樂罷了。「你知不知有幾多學生因為Supper Moment而夾band?又有幾多人因為Dear Jane而參加歌唱比賽?他們在整大個餅,我覺得香港人看不到這方面。」街頭音樂其中一項爭議,就是演出有版權的音樂,Jason認為,時代不同,網絡上演唱cover作品可能比原作更紅,能達至雙贏局面,故條例亦應該放寬。

Busking沒有固定舞台,主要在街道上表演。有部分busker以此謀生,又不能光明正大。busking不是正職,但又不代表不能養活自己,頂尖的busker每天可以有近5,000元的收入,謀生與藝術之間,存在灰色地帶。

Jason認為在藝術層面,受觀眾打賞是合情合理的,接受打賞在藝術角度是合法的,但某些公共空間,涉及管理問題而不能開檔,「你可以唱,但要關上結他袋,不能接受打賞。這個是一種藝術文化,但香港走得太慢,尺度停留在行乞的角度。」

羅啟聰

2015年出道

2012年參加FACE UStar校花校草選舉最後5強

代表歌曲:《東角遊民》、《荔枝山Rocky》、《日落塔門》

羅啟聰:busking的喜悅無可取代

去年出道的羅啟聰(Kris又稱「K.I.S.」),憑一首《東角遊民》而廣為人熟悉,此曲至今於YouTube上已錄得超過10萬點擊,成績不俗。除了個人演唱,他跟亦師亦友的方樹樑(Kenneth)及另一位製作人黃健強組成樂隊「InSpring」,主力遊走街頭玩busking。擁有職業音樂人的雙重身分,他們更能突顯街頭音樂那種純粹表演的情操。在普羅大眾對busking仍存在不少誤解之下,Kris又有什麼想說呢?

「我自小愛唱歌,後來在看過美國歌手Jason Mraz的街頭演唱後,便對此大感興趣,覺得好清新,好想試一下。約在3、4年前,每天放學後便和朋友到銅鑼灣一帶busking,最初完全沒考慮過想紅、想賺錢這些事情,單純想唱歌表演,好享受觀眾站得很近,大家一同陶醉音樂的氣氛,那種喜悅是無可取代的。而做商業歌手和唱街頭最大分別,我覺得在於有規則和沒規則。Busking很隨心和即興,有時途人還會點歌,而上台唱歌就要顧及大會,會有要求和條件。雖然一邊是享受一邊是工作,但我認為後者也有它的挑戰性,並不抗拒。」

站在街頭,拿着結他唱歌,不難發現Kris的表演慾很強,一開聲便投入其中,完全無視四周怪異的目光,或許這就是busker應有的態度。「其實好多busker都不是以販賣為主,更絕不是行乞,各位聽歌後大可不必給錢,落力拍掌就好。這是很健康的心態,大家都是一心想做好街頭藝術。我自己舊時也是放一些傳單和CD在結他盒面,主要是想人留意我的音樂,有興趣便上網聽,不是賣的。雖然在街上唱一些大熱的cover歌會較易吸引人,但我想跟有興趣玩busking的朋友說,大家應該唱多一點自己作的歌,因為圍觀的途人都希望聽到驚喜,耳熟能詳的歌不能留住他們,所以應該更放膽去表現自己。」

羅啟聰除了個人演唱,也跟亦師亦友的方樹樑(右)及另一位製作人黃健強(左)組成樂隊「InSpring」,主力遊走街頭玩busking。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