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埗區議會撐墟市但打擊小販 團體:態度矛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4月,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表示支持在各區辦墟市。上周日(6月26日)在深水埗九江街舉行了第2年的「見光墟」,由民間團體主辦,並獲區議會支援,是全港少有的合法墟市。

然而深水埗區議會上月開會報告表明,支持墟市但建議加強打擊小販;「見光墟」主辦單位表示,墟市檔主與部分小販為同一班人,食環署支持墟市但同時打擊小販,態度矛盾,並未能解決小販問題。

「見光墟」的檔主為基層街坊,主要售賣二手貨品。(余俊亮攝)

區議會:希望食環署加強掃蕩無牌小販

深水埗區議會環境及衛生委員會5月5日開會,會議工作報告指「委員會一直支持舉辦墟市」,包括九江街的墟市,但認為「無牌小販問題影響區內持分者」,希望食環署增加晚上的清掃行動。舉辦合法「見光墟」的團體、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國權表示,其實部分墟市檔主與無牌小販是同一批人,委員會一邊廂說支持,另一邊廂要求加強執法,做法矛盾。深水埗區議員江貴生認為社區持分者之間矛盾不大,亦無數據顯示社區對小販不滿,矛盾在於政府覺得「見光墟就夠㗎喇」,沒有具體措施處理小販問題。

食環署深水埗區環境衞生總監黎家傑在會上亦表明,不可能重發小販牌;食環署回覆,截至今年6月18日,已有44宗檢控個案,平均一個月多於7宗,另有269宗檢獲小販棄置貨物。食環署表明一向關注上址鴨寮街臨近深水埗港鐵站A2、C2出口一帶有非法擺賣情況,並經常派員巡查及進行突擊掃蕩行動,以遏止無牌擺賣。

深水埗無牌小販歷史悠久,為了生計冒險擺檔。(余俊亮攝)

舉辦合法墟市手續繁複 資助金額奇低

黎家傑表示,九江街墟市是解決小販問題的短期措施,局方會盡力協助墟市申請,以墟市形式合法化無牌小販。阿權指出今年暫定舉辦兩次「見光墟」,下次為7月10日,他直言當今政府的應付方式完全是治標不治本:「申辦『見光墟』手續繁複,既要向地政處借用場地,又要向食環署申請『臨時公眾娛樂牌』等等,經過壓力團體多番爭取才成功,而資助金額僅得區議會的5,500元,小販們一年只能夠『見光』三數個星期天,其餘360天生計如何?」他希望讓平日在午夜甚至凌晨才擺檔的「天光墟」無牌小販可光明正大地擺檔。

今年暫定舉辦兩次見光墟,下次為7月10日。(余俊亮攝)

小販知道會畀人拉都無計,都要搵食㗎!
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國權

先警告,後執法? 區議員:不屬食環範疇

本身擔任社工的李國權,不時到深水埗午夜墟市了解小販需要,他表示即使食環加強打擊,嚴厲執法亦無用:「小販知道會被人拉都無計,都要搵食㗎!」無牌小販歷史悠久,儼如深水埗入夜風景,阿權指,食環署口頭承諾願意「先警告,後執法」,但區議員譚國僑回應指以上措施並不屬食環署管理範疇:「口講同實際有分別,每個政府部門都說態度開放,但把責任推給區議會,不願積極推動。」譚國僑建議,食環署可在晚上10時後劃出午夜墟可擺賣範圍,並加強管理,以保持環境衛生。黎家傑在會上亦建議,中期措施可借用康文署設施,長期則可找空置校舍舉辦墟市,但並未有具體時間表。

街坊午夜墟市「打牙骹」 拉近社區關係

李國權說:「(午夜墟)不止提供生計需要,還幫助街坊建立社交。」走到汝州街與基隆街附近,阿權遇上售賣舊唱片的李伯伯,雖然正在做生意,他也立即把身旁的小椅遞過來:「坐吧坐吧,傾吓計。」記者發現在欄杆旁、檔口邊坐着很多街坊;阿權坦言,他們既不是檔主亦不是來幫襯,志在離開侷促家居,過來「打牙骹」,他認為夜墟市變相減輕社工工作:「有些街坊會轉介個案給我,甚至乎以過來人身分幫其他人做輔導,十分厲害!」

上月5日的深水埗區議會環境及衛生委員會工作報告指,食環署會經常派員巡查及進行突擊掃蕩行動,以遏止無牌擺賣,但支持由小販做檔主的墟市。(余俊亮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