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千本地生響應氣候罷課 19歲本地生駁教局反對:哪裏都是課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去年起,16歲瑞典學生Greta Thunberg,每逢周五都會拿着一塊「為氣候而罷課」標語,跑到斯德哥爾摩國會外靜坐,要求國家嚴正正視氣候問題。當日的一個小小行動,演變成今日(15日)全球超過100個國家的學生參與這場氣候罷課--「Fridays for future」。

而在香港,罷課今早於中環遮打花園展開。參加者高舉「We want change」、「停止氣候變化」的旗號,要求香港政府正視氣候變化問題。於香港就讀國際學校的學生為是次行動發起人,他們估計今日活動約有一千多人參加。現場所見,參與罷課學生多為外籍學生,甚少本地學生的影子,19歲的Afra卻是這批少數的一員。她放下學業,舉着相機、執起筆桿,實地記錄這一場罷課行動。

鏟去樹林、大型運砂 碳排放不減反增

眼前這個19歲的小妮子Afra,是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中六生,正打算赴台灣修讀社會學。她今日本來有六堂課,昨天卻毅然決定將課室移師罷課現場,觀察罷課學生們高喊「We want change」。她說,要解決氣候問題,除了節流,亦要保護現有的生態環境,「現時的東北發展計劃,要鏟去多少土地?一大片樹林就這樣失去了,而樹木的功能就是減少碳排放,可以維持生態平衡。明日大嶼計劃要運多少砂來港?那裏亦是另一碳排放來源。」Afra認為,假如地球資源耗盡,屆時經濟發展得再強再好也是徒然。

19歲的小妮子Afra,今年是香港兆基創意書院中六生。她正打算赴台灣攻讀社會學。(黃文軒攝)

我覺得好唔公平,我今日盡力減廢,但另一邊廂政府輕易跑去填海、增加碳排放!
Afra

全球各國於2015年制定「巴黎協定」,世界各國要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攝氏2度以下,中國亦是其中一個制約國。可再生能源被視為減低碳排放的主要工具,而中國的可再生能源已佔總能源已達20%;回望香港,政府在《香港氣候藍圖2030+》中卻指,要到2030年,再生能源的潛力才達本港總耗電量的約3%至4%。早前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發表報告指,若全球持續暖化,2030至2052年間氣溫或上升攝氏1.5度,有機會引發洪水、旱災、食物短缺等,亦會引致海平面上升。

談環保,許多人想起源頭減廢、走塑等等由個人實踐的行動,Afra則認為,單從個人層面實踐環保並不足夠,當中政府政策的配合亦尤其重要,她很是氣憤:「我覺得好唔公平,因為我今日盡力減廢,但另一邊廂政府輕易跑去填海、增加碳排放,兩者太大落差了!」

今日記者在現場觀察,幾乎約九成人都為外藉學生或家庭。(黃文軒攝)

罷課現場外籍學生佔多數 其他學生哪去了?

今日記者在現場觀察,幾乎約九成參與者都為外藉學生。今日的罷課活動由外籍學生召集,主辦單位的社交網頁上亦多以英文解釋,罷課發起人之一的澳籍學生Emily Tarr說,自己不諳中文,難以令本地華裔學生知道有罷課一事,多外籍學生參與也無可厚非。香港近年一直討論兒童權利,當中亦包括兒童有發表意見的權利,氣候變化卻非本地學生的主流討論議題,到底原因為何?Afra說:「我覺得很正常,我的學校本來已很關注環境議題,但亦很少學生關注這件事。」

她認為本地學生對氣候議題認識不足,源自學校較少投放資源在環境議題上。「這與社會投放多少資源讓學生去了解氣候變化有關。教育好重要,學生一日有8、9個鐘都在學校,老師教什麼他就吸收什麼。」

+3
+2

教育局反對罷課 Afra:哪裏都是課堂

教育局明言反對是次罷課行動,指學生可從日常課堂中學習氣候變化;亦有學校校長呼籲學生,應考慮罷課以外的手法如聯署表達訴求。Afra又如何看待學生罷課?她如此回應:「對我來說,哪裏都能學習。我罷課走出來是學習環保議題,以及什麼是政治、權力及遊行。」她要詰問,學習對學生來說是怎麼一回事:「是否離開了學校就無法學習?學習是否有地域局限?如果在學校才能學習,我畢業了豈不毫無長進?我覺得不是的,如果有人覺得是,那他對學習的定義相當狹窄。」

罷課前夕,Afra特地跑去找老師商討罷課事宜,「學校對罷課並無明確態度,亦有老師知道我會去罷課。學校尊重我的選擇,容許你做你覺得好重要的事,本身今日有六堂課、三個老師,他們都表示明白,我好感激。」

Afra放下學業,舉着相機、執起筆桿,實地記錄這一場罷課行動。(黃文軒攝)

「我不想失去樹林,不想土地、動物消失,牠們太美了。」
19歲中六學生 Afra

飛蛾替她上了自然一課

學校除了提供她所需要的空間,讓她自由成長,同時亦讓她知道,大自然是什麼一回事。以前的Afra極討厭飛蛾,無奈冤家路窄,天台種植的課上偏偏要與飛蛾打交道。有一次老師跟她說,可以將飛蛾放到廚餘箱內讓牠們覓食,這樣種植的菜苗既不會被昆蟲蠶食之餘,又能維持飛蛾的生活所需,那次之後她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與自然可以共存,這樣才是一個永續共生的環境。」

「我不想失去樹林」

Afra不擅長應對鏡頭,她亦多番強調自己不是環保人士,但每當說起對香港的自然、環境及生態,她就滔滔不絕,「為何人類和發展會與自然有衝突?人類好自私,只是為了自己。環境、全球暖化等議題,都是在談我們如何與地球一起相處,而不是只能犧牲其他生物,換來只有一部分人能夠生活。」

「我不想失去樹林,不想土地、動物消失,牠們太美了。」Afra說,環境與生活根本無法割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