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誠實使用電腦】私人地方偷拍無皇管 風雨蘭倡窺淫罪立法

撰文:李慧筠
出版:更新:

中華基督教會協和小學入學叩門試試題外洩事件,被告「不誠實取用電腦」罪名不成立,終審法院今(4月4日)駁回律政司上訴,至少15宗涉同一控罪案件需延緩處理,包括一名的士司機在2016年12月涉偷拍女乘客餵母乳案件,及多宗偷拍裙底案。根據警方數字,2018年全港因涉及公眾地方偷拍猥褻照片有301宗,243人被捕。現時偷拍剩下三條罪可作檢控之用,即遊蕩罪、公眾地方擾亂秩序罪及有違公德等,但以上條例均只適用於公眾地方行為,意味若在私人地方如家中、學校或辦公室等地被偷拍,往後可能更難檢控加害者。
其實,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的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自2012年起已經就「性罪行改革」進行諮詢,去年五月最新的一份「雜項性罪行」諮詢文件中,法改會建議新增一項參考英格蘭《2003年性罪行法令》第67條,訂定「窺淫罪」(Voyeurism),諮詢已經完成。「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倡議本地性罪行條例參考蘇格蘭法例,將室內、室外偷拍都刑事化——新例涵蓋用攝影設備觀察及偷拍裙底,而上載、散播照片等行為也屬違法。

早前有媒體揭發有牙醫涉於牙科診所偷拍至少八名女病人的裙底。(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偷拍檢控條例零落 私人地方恐無皇管

在協和小學入學試一案中,有老師被指用手機拍下試題並傳開,被控「不誠實取用電腦」,被裁定罪名不成立,高等法院認為「使用電腦」及「取用電腦」並不相同,案中被告教師用手機拍照,並不屬於「從電腦中未獲授權地取用資料」,律政司於是在判詞下達後發內部備忘,暫停以相關條例檢控偷拍裙底等涉及智能手機的案件。

律政司後來上訴至終審法院,要求釐清相關條例的涵蓋範圍,今終被駁回上訴。終院在判詞中指,當任何人使用自已的電腦,而不涉及另用另一人的電腦,該行為便不干犯相關控罪,因此駁回上訴。

早前有媒體揭發有牙醫於牙科診所偷拍至少八名女病人的裙底、及有休班懲教員遊船河時於廁所放置攝錄手錶偷拍女同伴更衣,警方均以「涉嫌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拘捕嫌疑人。

在南澳洲,不只「不雅拍攝」犯法,傳播偷拍得來的照片亦屬違法。(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法改會早諮詢性罪行改革 去年提訂「窺淫罪」

其實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的性罪行檢討小組委員會自2012年起已經就「性罪行改革」進行諮詢,去年五月最新的一份「雜項性罪行」諮詢文件中,法改會建議新增一項參考英格蘭《2003年性罪行法令》第67條,訂定「窺淫罪」(Voyeurism),諮詢已經完成。

「窺淫罪」針對在未經同意下為了性目的而對另一人進行觀察或視像記錄(例如以照片、錄影帶或數碼影像形式)的行為,法改會指出這類行為嚴重侵犯另一人的性自主權;但這項條例並未包括裙底觀察及偷拍。英國倫敦有一名女子Gina Martin經一年多的爭取,終成功推動英國今年六月參考《2009年性罪行(蘇格蘭)法令》把裙底觀察及偷拍刑事化,違者可被判監禁兩年。

風雨蘭輔導員徐小姐指, 受害者往往在通訊應用程式上發現未經自己同意拍下及傳播的裸照或性愛照片,「都明白搜證困難,比如警察會說Facebook是美國的,好難或無權拎到證據,又不能確認戶口是否屬於涉事人。」(資料圖片/黃寶瑩攝)

蘇格蘭偷拍行為刑事化

《2009年性罪行(蘇格蘭)法令》涵蓋的裙底偷拍行為,包括某人(甲)在另一個人(乙)的衣服下面操作設備,目的是使自己或其他人(丙)能夠觀察乙的生殖器官或臀部;或在其衣服下面記錄圖像;乙的生殖器官或臀部是暴露或有內衣覆蓋;行為未得乙的同意及並非合理地相信乙同意;目的是為了得到性滿足或使受害人感到受侮辱、困擾或驚恐。

現時新西蘭、澳洲等地都有相關條例。於南澳洲,「不雅拍攝」除約束攝影行為,發佈因不雅拍攝而獲得的圖像同屬犯罪。

風雨蘭:情況「不利偷拍受害人」

一直關注訂立窺淫罪的「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最近正正就偷拍及色情影像勒索的性暴力在「480.0性別X藝術空間」策展,教育大眾受害者遭受偷拍、性愛照片勒索時的傷害。風雨蘭輔導員徐小姐指,近日因為影像性暴力而向機構求助、一同報案的個案有上升。

風雨蘭總幹事王秀容早前受訪坦言,擔憂私人地方偷拍自此無皇管。「遊蕩、有違公德等只限於室外的偷拍,並不能用於私人地方如學校、辦公室、住所和熟人之間。」她說:「既然『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一例不再應用,政府應盡快立例填補漏洞,否則等於無皇管。」

「現時情況並不利偷拍事件受害人。」協會一直倡議本地性罪行條例參考蘇格蘭法例,將室內、室外偷拍都刑事化——新例涵蓋用攝影設備觀察及偷拍裙底,而上載、散播照片等行為也屬違法。協會亦建議將相關罪行記錄收入警務處指定的性罪行列表中,進一步保護其他弱勢社群如兒童的安全。王秀容批評性罪行條例多年不更新,無法追上科技網絡發展。

有立法會議員認為,政府遲遲不就法律漏洞立法,導致2006年《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在法律真空下倉促通過。(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