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怎麼天生不是女人 跨性別女生:曾懷疑自己「雙性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丁丁是一位跨性別人士,她幽默爽朗,喜歡穿長裙,還愛分享生活裡面的「無聊嘢」,然後一邊講,一邊忍不住笑,很「女人」。

「他」30歲後正式變成「她」,之前曾搞不懂自己是男還是女,還識過好幾個女朋友和男朋友。直到她易服見人,喜歡自己一身女兒裝扮,最終做回自己,決三十而立,接受性別重置手術。

闖過重重難關後,她今日喜愛新生活。「我覺得無咩難關我過唔到。」

(封面圖片:黃迪文)

丁丁是個「貪靚」女生,受訪當日塗粉色指甲,戴戒指、項鍊、耳環。(黃迪文攝)

家人怪他太斯文

「我覺得細個嘅性別係人哋話你聽,自己唔知。」與所有「性別社教化」(gender socialization) 的例子一樣,丁丁的家人在她年幼時,教育她「唔好咁女仔,要剛強啲」。家人一直覺得丁丁「太斯文」,但她只認為自己較「中性」:一方面喜歡動物毛公仔、不喜歡超人與樂高、想留長頭髮,但另一方面也愛騎單車、對機械有興趣。「我漸漸疑惑,點解你(家人)覺得我係男仔,我又唔覺得自己好男仔喎。」


踏入青春期,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生理性別」(sex)與「社會性別」(gender)為「男性」。「未到青春期,大家(男性與女性)身體差唔多,到咗青春期,開始唔鍾意。有腳毛、生鬚、把聲唔知變到點咁,有啲討厭自己。」15、16歲,丁丁從「泰國旅遊節目」或「《壹週刊》獵奇式報導」中得知,性別可以轉換,漸萌生「變性」念頭:「我可唔可以用另一個性別生活呢?」但她明白,當時社會未必接受:「你一出街,就會畀人指住話『死人妖』,於是我又將呢件事擺喺心度。」

 

丁丁認為自己也具備雄性特質,例如愛做運動、喜歡機械。(PrideLab)

曾誤以為是同性戀

18、19歲,丁丁讀完中學出來社會工作,認識很多「生理性別」與「社會性別」存在衝突的人,包括一班gay朋友。同性戀以往被人視為異類,丁丁最初遇到他們時感到「好新奇」,「我係唔係gay嘅呢?因為我唔係好知自己想點,我有時對男仔有好感,但我又有女朋友,我曾懷疑自己有『雙性戀』傾向。」以往的女朋友都說當時的「他」不像男孩子,跟「他」拍拖像lesbian談戀愛。她也曾跟男生拍拖,「但佢哋又覺得我唔係gay,同佢哋有距離。」她說,gay和變性最大分別係,「gay man喺一段關係中,就算擔任女仔角色,都唔會想自己變成女仔。」

丁丁在未接受性別轉換手術前,已留長頭髮十多年,外表與一般女性無異。(受訪者提供)

從易服中更了解自己

丁丁不斷尋找自己的身份,直到28歲時遇到愛「易服」的男性朋友,她也嘗試在週末以女裝示人。她說,其實早於17歲時已有「易服」經驗,當年「他」與女友打賭輸了,在聖誕節穿了女生服飾「行街」,感覺「唔係好差」,於是進一步留長髮,十年間只有一小段時間留短髮。「無得話點解(會咁)㗎啵!如果有人答得出,點解佢想做男仔或女仔,我哋反而會諗,點解你答得出嘅?」

 「易服」兩年,她認識到一班「跨性別人士」,讓她更明確知道,自己較愛做女人。「嗰幾年(2013年前後)突然好多資訊爆出來,又有好多(變性手術的)門路,咁我咪去了解下(變性手術)囉。」

 

丁丁認為自己的性格並不屬於男、女之中任何一方,她認為性格與性別沒有必然關係。(PrideLab)

我要變女人
丁丁由穿女裝開始,慢慢由男轉女。當時她在車房做修車師傅,曾向男同事展示她的「女裝」照,試探對方反應。「佢哋又無鬧我喎,甚至問我有無女僕衫嘅相,佢哋以為我玩cosplay。」她試著穿女裝返工,起初為免尷尬,日日搭的士。「我覺得搭小巴時嗌『有落』成把男人聲,成車人會望住你。但後來諗避得幾時?避得到返工,又避唔到買餸。」她在小巴上鼓起勇氣叫「有落」,「我以為人哋好大反應,點知根本無人理你。」


30歲那年,她認為人生要踏入另一個階段,決定做性別重置手術。「我覺得30歲係一個大關口,如果我再唔變,以後好難再變。而且我覺得越早做,就越容易融入(社會)。」問及家人如何看她的決定,她只輕描淡寫表示,18歲有經濟能力後她已搬出來住,現在與家人很少聯絡。做手術前,她需要到精神科、心理科、外科、內分泌科、婦產科醫療部門做檢查,獲得精神科與心理科兩個主科醫生的轉介,方可做性別重置手術。手術風險不少,若過程不順利,以後有機會「掛住尿袋成世」。「可能人哋覺得我係『生命英雄』呢!」當時她決定樂觀面對。


兩個主科醫生都覺得她在接受手術、面對社會壓力的方面沒有太大問題,故此很順利獲得轉介。手術後「感覺無真係好痛,傷口唔深」,身體也很快恢復。

丁丁認為她的性格「中性」,她既喜歡小動物、毛公仔,也喜歡踩單車、打野戰。(受訪者提供)

告訴別人我是「丁小姐」

手術後,丁丁轉行當客戶服務員,也經歷過尷尬時刻。「我call客反而(比見客)仲尷尬,聽把聲覺得我係男性,最後講『多謝你,丁生』,咁我咪講『我係丁小姐』囉。心態要調整,我有啲變性朋友聽到會唔開心,以為人哋否認佢,但其實佢哋(客戶)真係唔知自己錯乜。」她說身邊同事沒有對她的身份有太大反應,反而有朋友會「丁姐前,丁姐後」叫她。

 

丁丁完成變性手術後,新身分證上顯示她的性別為「女」。(受訪者提供)

另一半同是跨性別,沒有難關過不到

當問及「跨性別」後有沒有遇上戀愛問題,丁丁笑答她已和同樣做了性別重置手術,由女變男的男生在一起,而且感情穩定。但她強調,對象的性別並不是她考慮的重點:「女仔都有女漢子,男仔都有陰陰柔柔。拍拖同佢嘅性別無關係,我覺得同佢嘅性格有關。」她的愛情跟其他女生也一樣,男朋友最重要「顧及我嘅感受,將我擺上心」。
以新身份適應社會,她理解「有人唔認同我」,認為不需對他人過份理會。「我透過呢樣嘢(跨性別手術)搵到自己,我相信無咩難關我過唔到。」

丁丁為人樂觀,喜歡擺出可愛的手勢。(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