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選美】佳麗撰文寫心路:曾想成為設計師 最後只成了家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逢周日的遮打道,儼如紐約時裝周的街頭。菲律賓科迪勒拉(Corderilla)同鄉組織「Corderilla Women Ramp Club」 將於9月在遮打道舉行80位佳麗的選美,以宣揚自己的鄉下科迪勒拉。連月來一班菲傭在歷山大廈側門旁邊的街頭,利用長長的馬路為她們的時裝秀天橋。

記者第一眼就注意到Kim。她身穿大花吊帶背心,另出心裁,以tone on tone配襯紅色褲,再配戴一副類似當紅品牌Rad And Refined浮誇圓形太陽眼鏡。臨別時仍未「抽離」角色,扭臀走着貓步離去,不忘側身「3 7 面」回眸,配合自信的眼神向記者說:「某天,我要在你的媒體上寫文章。」

記者當然「不放過」她,馬上邀請她在《香港01》寫一篇文章。她,沒有偉大的道理,只有有一番美麗的自述:

31歲的Kim自小熱愛時裝,扮靚係唯一一件讓她感到做回自己的事情。(鍾偉德、梁鵬威攝)

母親是裁縫 自少熱愛時尚 

香港,是我第一個海外工作的地方。當時我在想,能夠出國必定是這一生人中最棒的事情,所以二話不說就申請過來了。那是2009年。當我踏入香港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沒有來錯地方,這裏的時尚熱潮令我喜出望外。我實在很愛時裝。

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很有時尚觸覺,因為我的母親曾經是一位很出色的裁縫。我自小就在母親的時裝店混大。爸爸是一位農夫,家裏很窮,但我有一個很快樂的童年,因為我有一個芭比娃娃,我的童年就是跟她一起長大,替她設計最美麗的衣裙和首飾。80年代菲律賓的孩子什麼都沒有,沒有手機、高科技的娛樂,唯一擁有的就是自己的創造力。

家庭,沒可能再是我生存的動力,因為他們離我太遠了,我就只能靠着自己的信念。
Kim 菲律賓傭工

Kim參加數次選美,享受展現自我。(受訪者提供)

Kim曾向自己承諾:「『有一天,我要成為一位時裝設計師。』當然,最後我只是成為一位家庭傭工。」(鍾偉德攝)

kim透過運動建立自信。(受訪者提供)

受盡歧視 自我提醒:不能失去自己

那時,我向自己承諾過:「有一天,我要成為一位時裝設計師。」當然,最後我只是成為一位家庭傭工。我很愛香港,只是……有時候工作令我透不氣過來。沒想到除了本地香港人,就連「鬼佬」也會歧視我們。我沒有責怪他們,但我經常提醒自己,當我與僱主同住,替他們工作的同時,我不能夠失去自己。享受個人時光,是讓我能夠捱過在這裏艱辛的日子。家庭,沒可能再是我生存的動力,因為他們離我太遠了,我就只能靠着自己的信念。還有,我喜歡運動,行山、游泳等等,這都能讓我建立自信。

雖然我小時候的夢想,不是要成為選美皇后。但是,在這裏參選外傭選美,是因為畢竟這是一件與時裝有關的事情,而且樂趣無窮。我不在乎勝出與否,最重要是我已經竭盡所能。

P.S. 不要告訴別人,有一天,我希望能成為一位作家,我手寫我心。

每逢周日,遮打道上都有不同菲傭團體舉辦選美。Kim說選美讓她有做回自己、享受個人時光的感覺。(龔嘉盛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