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想做就去做啦」  搏盡無悔的港大迎新營

最後更新日期:

每年暑假,與大學生相關的新聞,好像總是迎新營的醜聞。

坊間對迎新營(Ocamp)的印象,彷彿僅與色情及不文畫上了等號。在譁眾取寵的標題背後,似乎沒有人說得出迎新營是什麼一回事。

短短數天的Ocamp,會讓新鮮人(freshman)多了一對再生父母,那是他們的組爸組媽;這看似親暱的關係背後,又在灌輸什麼價值觀給新生?他們會一起喊很多很多很多口號,背誦如流,像為了考公開試而牢記入腦的數學公式,為的是什麼?今次,我們與新鮮人齊齊「入O」,感受為何Ocamp會讓新鮮人決定在這4年「搏盡無悔」,盡情享受大學的每一刻。

攝影:江智騫、鍾偉德、曾梓洋

開學了,同學們在這個暑假爬滿一身汗,青春的汗味繼續縈繞校園。暑假的每段經歷,猶如投下一顆一顆石頭,為將來未知的路途鋪路。

燃燒青春(精神)的Ocamp

畢業多年,這天我竟然跟50多個大學生一齊玩Ocamp。

Ocamp即大學迎新營,是英文Orientation Camp的簡稱。每年8月中旬,在大學新生註冊日時,各院校的學系及學會均會招攬新生參加迎新營。在迎新營中,大學生猶如重回中學時代,穿上相同的T-Shirt、叫着似懂非懂的口號。已經玩得餓壞了,吃飯前竟還要一起打拍子,喊完「要食飯要食飯一定要食飯…」才能動筷子。

旁人總對Ocamp充滿疑問,為何短短三日兩夜可認識到交心摯友?還是令人失去判斷能力,盲從主流的意向行動?

記者也是Ocamp的過來人,曾跳營火舞跳得汗流浹背,為過組仔女通宵縫毛巾、車布袋。沒有人問過為什麼要這樣做,反正就是「莊務」(學會工作)已使人疲憊不堪,我們總是一股勁兒地縫啊縫、跳啊跳,腦袋倒是一片空白。這次厚面皮地參加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統計及精算學會 (簡稱:SASS)的Ocamp,反而令我再次思考何謂迎新營。

新生Lavina(前左二)認真對待每個遊戲,組媽笑指她「搏盡」,Lavina希望未來大學3年都能在各方面「搏盡無悔」。

「你們知道香港大學的校訓有哪兩個?」Lulu突然問道。「不是只有『明德格物』嗎?」組仔女一臉認真地說。「仲有『搏盡無悔』啊!」同場的籌委插咀說。

港大校訓:搏盡無悔?

下車後朝營地宿舍的方向一直走,看到八九個身穿深藍色Camp Tee的學生圍成一圈,傳來一浪又一浪的叫囂聲。52個新生共分成8組,我加入了組媽Lulu 的「天下太秤」,參與遊戲 Life Monopoly (生命之旅)。

各組要在三小時內讀書考試,以及找工作賺錢,得分最多的一組勝出。這時Lulu一組正準備半小時後的考試。她突然從袋中抽出一張筆記,遞向組女Lavina說:「我哋一陣去考試啊,而家同你哋溫書先。」

每間院校自有一套語言。「搏盡」和「無悔」是港大術語之一,原意是指盡力做好而不後悔,如今「搏盡」似乎成為不少港大同學的核心價值,為了「搏盡無悔」,大家會努力爭取各樣東西,由GPA到住HALL到上莊(學會幹事)都積極爭取,好像沒有的話就會後悔不已。Lavina笑說:「有組媽話我好『搏盡』,但我覺得要『搏盡』才會得到最開心的東西。」

開學了,同學們在這個暑假爬滿一身汗,青春的汗味繼續縈繞校園。暑假的每段經歷,猶如投下一顆一顆石頭,為將來未知的路途鋪路。

主席舉手投降 新生窮追猛打

這天「搏盡」的,還有SASS 主席姜盈駿。

吃過飯後,新生便立刻開始第二個遊戲「Running Man」。新生及籌委的Camp Tee 上各有名牌。他們8組要完成各種任務賺取積分,亦可以撕走「Hunter」(獵人)的名牌,賺取 500分,自己的名牌被Hunter撕走就被扣500分。

身為「Hunter」的姜盈駿在營地各處遊走。他染了一頭紫髮,據說系會主席都會以染髮來讓新生易於辦認。姜盈駿不時躲在草叢或石柱後面偷襲各組。開始時他出手利落,百發百中。可是,姜盈駿總要以一敵八,被新生窮追猛打。即使他已經坐在地上,舉手投降,新生也沒有放過他。三小時下來,營地的不同角落均傳出叫喊聲。姜盈駿多次被圍攻到面容扭曲。「我根本就係『人肉ATM』,畀人係咁㩒住提款!」他玩了大約個半鐘後便退下火線休息。

除了「Hunter」,姜盈駿還是遊戲的裁判、司儀及總指揮。姜盈駿身兼多職,如此「搏盡」,全因他要確保所有流程運作順暢。姜盈駿早在兩個月前已不斷催促其他籌委的工作進度,亦堅持出席每個會議。「搏盡」的代價,是每天只睡四小時及沒完沒了的工作量。他說話時雙眼累得成一直線,四肢癱軟,與在遊戲中彷佛「上了身」的他判若兩人。

大堂的不同角落充斥着規律的踏步、拍掌聲,有幾位組爸更齊聲大喊「問月光!(拍掌:啪啪啪)問月光!啪啪啪」。組爸媽手執「貓紙」,有14款cheers供大家背誦。

Cheers 猶如咒語 主席:營火會好似邪教

整天下來,每當有空檔的時間,各組爸媽便會帶領仔女練習口號。這時,正當有些組在閒談、休息的時候,有一組的組爸叫仔女站出來圍圈,口裏說着口訣,練習當晚營火會的Cheers(口號)。

「衰仔啊,衰仔/滿江紅啊,滿江紅」Cheers 猶如咒語,起初只有一組在大堂中心練習,其餘的在走廊長椅或地上休息;但不消一會,其他組陸續圍圈練習起來。這時大堂的不同角落充斥着規律的踏步、拍掌聲,有幾位組爸更齊聲大喊「問月光!(拍掌:啪啪啪)問月光!啪啪啪」。有些仔女專注地看着十字步步法,大概已經玩到疲累,有些仔女眼神失了焦,目無表情。他們雙腳雖然跟着指令左右踏步,但眼皮已垂下了一半,每步踏出來都相當乏力。

以竹枝及紅色玻璃紙搭建了一個「營火」,加上強勁的音樂,就是「營火會」。姜盈駿當晚與另一個籌委在台上做司儀,帶領着整晚的氣氛。他看着台下的人圍着「營火」手舞足蹈,口中叫喊着奇怪的句子。姜盈駿笑說:「喺台上望住佢地好整齊咁跳,諗返其實成件事好似邪教。」

「我玩的時候,其實一早已經想到個答案,但就不敢去做。當時的籌委就向我罵說:『大學生,想做就去做啦!』這句話到現在都記得,亦影響到我日後不少決定。」
SASS主席姜盈駿

SASS主席姜盈駿(紅衫男生)開會時嚴肅認真,討論遊戲細節時會不斷提問質詢。

「大學生想做就做啦!」

三天過後,無論新生及籌委都筋疲力盡。旁人眼中可能是「圍威喂」的大學Ocamp,每部份都經過多次的討論。姜盈駿說這次Ocamp籌備了兩個月,大約在一個月前,幾乎每天在莊房都會重溫各個遊戲的玩法。「他們一定覺得我好煩。每次我都講同一番話,追問很多問題,因為要確保全部遊戲沒有錯漏,不想得過且過。」

姜盈駿覺得Ocamp除了讓新生識朋友,亦希望令他們拋棄中學的思維模式。讓他有所改變的,是一個叫「一生人一次」的經典遊戲。這個遊戲的玩法原來是秘密,為了鍛鍊新生的想像力及勇氣而構思出來。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