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政府欲拆北角皇都戲院 90後拍片解構珍貴無柱建築風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在當你只能到迷你戲院、在不大的屏幕看電影,相信許多年青一代,尤其是90後,都不知道香港曾經有容納過千觀眾的舊式大戲院,亦未曾在大銀幕前體驗吃爆谷、被影像深深包圍的樂趣。

例如於1997年結業的北角皇都戲院,座位逾1,300個,現改建為桌球室。戲院被評為最低級別的三級歷史建築,極有可能被拆卸。於是四個90後公開大學學生為了保育戲院,重建珍貴歷史價值,首次落水撐保育,製作了一條一分鐘動畫短片,向大眾解釋戲院獨特結構。「我們雖未進入過戲院,卻已經對戲院瞭如指掌了。」他們笑說。

除了黎冠東(左一)曾經負責航拍而到過皇都戲院外,其餘3位90後陳立信、李定宇、林健智都很少踏足北角。記者和他們找到皇都大廈的騎樓位,而他們看著戲院的屋頂,互相談起近來做畢業習作的忙碌。(黃寶瑩攝)

去年,有地產商收購具60年歷史的北角皇都戲院,有感戲院可能被拆卸,團體「活現香港」撰寫專業文物評估,由下而上收集民意,向古蹟辦力陳戲院珍貴歷史價值,甚至有國際著名保育組織指出,戲院是重要的現代建築,全球獨一無二。然而,戲院被評為最低級別的三級歷史建築。9月8日的古諮會會議上,古蹟辦突然提交報告,指戲院改建桌球室後,已失戲院氛圍。

專家似乎覺得皇都不值一哂,但這幾個從未到皇都戲院看電影的大學生,卻用自己的方式重現歷史。

消失了再回來 與皇都共度最後的暑假 

點擊動畫片,音樂響起,皇都戲院的歷史與建築結構,消失了再回來,不再遙遠、跳現眼前。

1952年興建的單幢式戲院,有獨一無二的吊橋屋頂設計,故戲院內沒有一根柱。1997年它被改建為桌球室,加建平台及假天花,佔去戲院一部分空間,但假天花與平台之外,戲院大部份結構仍完好保留,若拆去桌球室,裝上椅子,昔日戲院風采便會重現。

雖未進入過戲院,但他們與電腦屏幕內的戲院結構,朝夕相對。(由黃浩然提供)

動畫由就讀公開大學動畫及視覺特效的四年級學生李定宇、陳立信、林健智及創意寫作與電影的黎冠東合力完成。黎冠東負責音樂及字幕,另外三人則先研究建築師Alex提供的圖則及他的3D模組,然後他們按圖則,將戲院內外結構製成動畫,並想好動畫的鏡頭移動軌跡,最後剪接3D模組、相片及航拍片段,流暢靈活的動畫片便告完成。

他們本來都忙於做畢業習作,卻在暑假時被有份參與保育皇都的大學老師、導演黃浩然「徵召」,李定宇說:「那時和黃浩然談過畢業習作後,他突然問我們有沒有興趣拍保育皇都的動畫,我當天沒到學校,事後就『被』加入了工作小組。」

在大學的最後一個暑假,他們花了兩個星期製作動畫。本來,他們四人分別住新界和九龍,對皇都戲院沒有特別回憶,但投放心力做下去,日夜研究戲院的圖則,剪接3D模組和照片,慢慢就改變了想法。陳立信說:「見到別人對戲院的回憶,覺得戲院有自己的價值,有自己的特色。」李定宇則覺得,參與動畫製作「好像為香港貢獻了一分心力」。

他們的Campus在何文田,「我地無宿舍架」,陳立信說。他們通宵達旦留在學校電腦室做動畫,前後奮鬥兩星期,「好彩學校有更衣室,可以沖涼。」他們笑說。(由黃浩然提供)

若皇都重拾戲院風采 「一定會入去!」

黃浩然自年初已經投身保育皇都,曾拍攝曾江等名人的訪問片段,他指導四位90後少年期間,發現他們對舊式大戲院一無所知,「以前大戲院,座位會分為前中後座,還有特等與超等座,但他們看着圖則,有些懵懂。」

建築師Alex笑說,在座的幾位學生介乎1992至1994年出生,「皇都97年結業,他們哪有機會欣賞到舊戲院的宏偉?」林健智也承認,從小到大,到戲院「純粹睇戲」,沒有留意過戲院的建築特色,「如果我住在北角,應該很難不會留意到皇都的壁畫與屋頂,很獨特。」

李定宇也笑說,自己在製作動畫過程中,擴闊了對戲院的想像,「皇都戲院甚至有包廂,遺憾現在只能靠動畫呈現。如果皇都有機會變回戲院,一定會入去。」

國際專業及保育團體Docomomo International形容皇都的建築結構全球獨一無二, 尤其是屋頂桁架結構,反映「這幢建築是戰後現代主義建築中具代表性重要例子」。那天,4位90後在皇都大廈的騎樓位往下看著,都說它的設計獨特,不應該拆走。(黃寶瑩攝)

皇都戲院今昔對比,從前是容納過千人的大戲院,如今樓下變成商場,內部變成桌球室,「蟬迷董卓」的壁畫被掩蓋,皇都戲院和那段香港的娛樂歷史,安靜地沉眠在城市一角。(舊相片由活現香港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