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抗疫】太空艙戶共居 12伙9咳嗽 艙友遍及高危職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踏出家門即戴口罩成為指定動作,直至回家才敢脫下口罩輕鬆一下,但香港寸金尺土,部分基層巿民連劏房都租不起,只能捿身於飛不起的「太空艙」。

本港目前至少有20萬人居於劏房,加上有牌、無牌床位與「太空艙」,當中人口難以估算。有基層巿民居於一屋12伙的太空艙,回去脫下口罩後,發現9名艙友出現咳嗽,亦有艙友早前是每周往返內地。在疫情下面對這種境況,共居於密集空間的基層無處可逃,只能與艙友只處一室、同呼同吸,哪裏才能安心吸一口氣?

攝影:高仲明

「我喺屋企唔會刻意戴口罩」,Gary說。而他的家是一屋十二人的太空艙。(高仲明攝)

艙友職業包括醫護、地盤工

年逾40歲的Gary是太空艙住客,一廳12人,尚未計同屋的獨立房。Gary指艙友的職業遍佈各行各業,從醫護人員到地盤工都有,各人回來後均會脫下口罩,惟12名艙友當中有9人咳嗽,「9個有咳都冇話唔驚,問題係幾時輪到自己……但都唔希望成為一分子,因為一咳都咳成個幾月,我又唔知佢哋有冇發燒」。

Gary苦笑指一名男醫護人員,「聖誕咳到依家,我都聽到麻木」。該名艙友仍幾乎每天往返醫院上班。無人知道咳嗽聲背後,是新冠肺炎病徵還是天氣轉變引致,「我喺屋企唔會刻意戴口罩,我哋唔會敢直接話人,唔係打交都似,你淨係嘈一嘈都拆樓咁滯」,Gary只能自求多福。

Gary說同房還有一名艙友是內地人。過年時,艙友生病卻未有看醫生,他送了一支咳藥水予對方,對方痊癒後送了一條番薯答謝。「咁冇所謂架,互相關照嘛」。(高仲明攝)

太空艙室內長期依靠冷氣機令空氣運轉,無色無形的細菌、病毒隨氣流飄送到室內每個角落,Gary的上方艙面向冷氣的排風口,因此床位租金較其他位置便宜,該艙位住了一名伯伯,他每天凌晨4時就起床上班,而伯伯旁邊的艙位則住了飛機維修員,每逢周末會返回內地的另一個家。身邊的艙友如此境況,睡在下方艙的Gary不無擔心,「佢唔高危咩?佢一樣高危,所以我哋呢啲冷氣出面吹到的位置,全部中晒」。

香港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助理外展主任毛卓賢憂慮,一旦疫情於社區爆發,床位密集度高,住戶將對更高的感染風險。(高仲明攝)

一屋多戶密集群居 一個確診或全屋傳染

香港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助理外展主任毛卓賢憂慮,一旦疫情於社區爆發,太空艙床位高度密集,住戶會面對更高的感染風險,「住床位冇私人空間,變咗隔籬嗰個瀨嘢,成屋都瀨嘢」。劏房、床位、新太空艙等地方,往往是一屋十多戶,有人要共用廁所、走廊等公共空間,一旦同屋有租戶感染新冠肺炎,其他共居者感染風險亦極高。

與17年前非典型肺炎疫情相比,香港社會環境轉變極大,政府統計處2016年數字顯示,全港有逾9萬個劏房,約有20.97萬人居於劏房。至於床位住戶數目,《2016年人口普查》指香港約有5,300戶居於私樓劏房、閣仔及床位。 毛卓賢指,「當年沙士都冇咁多呢類太空艙、床位,如果今次爆發疫情時,住戶更容易受感染」。

香港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近月不時為板間房、床位及單身人士宿舍住戶舉行防疫講座,席間有義工教老友記正確的洗手程序。(高仲明攝) 

+4
+3
+2

社工憂社區爆發 弱勢被孤立 

政府因應疫情暫停非緊急服務,弱勢社群首當其衝受影響,毛卓賢慨嘆,「如果疫情在弱勢社群爆發,全港都會受影響。疫情下要識點分配資源,係要做協調、要盡量做教育,但政府又停service,其實係好難做到呢啲嘢」。有見及此,在疫情爆發後,毛卓賢與同事、義工不時於中心舉辦防疫講座,又上樓向劏房戶派發物資。他指2003年沙士期間,協會亦未有暫停服務,但今次疫情嚴峻,他們既擔心同工安全,又擔憂暫停服務令無家者等弱勢社群處境更見孤立。

無家者​宿舍加強清潔

目前,香港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設有單身人士宿舍,供無家者提供短期住宿及輔導支援;男士宿舍恩典之家目前約有38人居住。住進宿舍後,住客要在玄關脫鞋方可入內。目前,舍友與宿舍職員不時清潔宿舍,令單位內瀰漫着陣陣漂白水味。

舍監笑言,最近舍友清潔較以往用心,「以前踢都唔郁,通常得我自己郁」。(高仲明攝)

+7
+6
+5

疫情擴大 舍友落力清潔

宿舍舍監志雄指,起初舍友均未有太大警覺,但隨疫情擴大,舍友更注重衞生,他笑言,「清潔比以前落力好多,以前踢都唔郁,通常得我自己郁」。但他坦言擔心如社區出現爆發,一旦有舍友確診,中心服務或面臨停頓,「驚有一個感染,成個協會全中心都可能要停服務」。因此,宿舍除加強清潔外,亦每日向外出舍友派發一個口罩及量度體溫,宿舍亦加強防疫教育,如提醒舍友沖廁時需蓋好廁所板,以防病毒傳播。

每日宿舍職員會為入住院友量度體溫兩次。早上由中心職員測量,晚上則由當值保安員為回宿舍的無家者量體溫。(高仲明攝)

宿舍居住環境縱使密集,但衞生情況已較不少床位、太空艙等共居環境好。目前全港居於床位、太空艙的基層人口難以估算,當擁有安樂居所的巿民回家後能脫下口罩安心吸一口氣,香港最基層的巿民在擠迫的共居環境下,卻終日難以安心,這就是2020年新冠肺炎下的基層悲歌。

宿舍衞生環境已較不少床位、太空艙等共居環境好。疫情下,更多基層的處境不為鏡頭所觸及。(高仲明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