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抗疫│視障人士成搶購物資戰敗族 失明媽媽:口罩已重戴10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坊間引發搶購抗疫物資潮,超市經常淪為「戰場」,從口罩、漂白水、白米到廁紙,每件物品都要靠「搶」。育有2名健視孩子的失明單親媽媽Sean(化名)慨嘆,失明人士在這場物資爭奪戰中注定失敗,她指家中口罩已重戴了10次,每當想下樓排隊買口罩,卻因升降機那塊膠片令她迷失而多次按錯鈕,遊完「𨋢河」後,口罩早已被人搶光;想到超市買日用品,耳邊總是響起搶購人潮聲,自己常常被擠到別處,令她慨嘆:「好似世界末日咁。」連家中僅餘的消毒酒精都被她不慎打翻,拿起來時只剩下十分一,讓她急得哭起來,「一下冇咗十分之九財產咁」。

本港有逾17萬名視障人士,當中約7,800名完全失明,而Sean在疫情的遭遇絕非特例,加上視障人士較難獲得網上資訊,在激烈的抗疫物資搶購戰中似是注定成為「戰敗族」。

攝影:歐嘉樂

一家三口剩3個口罩 無奈重用10次 

葵涌月初爆出武漢肺炎確診個案,居於區內的Sean感到切身恐懼,她需獨力照顧14女兒及16歲兒子,因缺乏口罩存貨,遂曾向區議員求助,可是,區議員也只能為她張羅到6個口罩。

兩周過去,一家三口只剩下3個口罩,她開始重用口罩,每次外出回家,在口罩裡外噴噴消毒酒精便算,翌日又再戴上,其手上的口罩已重用逾10次,「我知係唔好,但我冇口罩」。她苦笑道,認為重用總比不戴口罩來得安心。

Sean家中只剩三個口罩,而手上的口罩已重用逾十次。她坦言雖知重用不好,但總比沒口罩來得安心。(歐嘉樂攝)

Sean表示自己不是沒有努力過,但每次撲口罩卻總是「只差一點點」。例如家人某次告訴她,其屋邨商場的萬寧將發售口罩,她乘搭升降機時,卻情急下錯摸凸字按鍵而錯過時機。她指自疫情爆發後,升降機按鈕被封上保護膠片,失明人士更難憑手指觸覺閱讀凸字,「落G floor撳咗去二樓,到嗰時先知撳錯,上咗去又落返嚟,就係咁又遲到」。她來來回回的「遊𨋢河」令她無限自責,最終錯失排隊買口罩的時機。

失明人士透過觸覺閱讀凸字,但升降機按鈕被封上一重又一重膠幕後,Sean曾因錯摸按鈕「遊𨋢河」。(歐嘉樂攝)

超市人浪洶湧 午夜夢迴「走難」情景

「我哋資訊冇人哋咁快,就算知道都要有個人一齊去」,Sean說。從2月至今,清潔用品、乾糧、廁紙多次出現搶購潮。即使到超市購物對她來說已是日常事,但如今屋邨超級市場變成修羅場,對失明人士來說,單單在恐慌的人群中全身而退,已是十分艱難的事。

「唔好打尖呀」、「我攞先㗎」、「剩返一個㗎咋」……活在黑暗中的Sean,獨力應對四方八面湧來的人潮,常常不知被捲到哪處去,「每次去到都推嚟推去,好似世界末日咁」。她慨嘆每次「走難」過後,噪音會在腦海縈繞不散,令她失眠。家中的消毒酒精與綠水,是她僅有的防疫用品,「但都要繼續行」,她說服自己要樂觀做人。

最近,Sean總在健視朋友陪同下到超市購物,但每當人潮湧至,Sean總置身黑暗中獨力應對四方八面湧來的人。後來,她乾脆在門外等候。(歐嘉樂攝)

Sean所住的屋邨物價較貴。每當有朋友、社工到訪,Sean總會走遠一點以購入更便宜的飯菜。(歐嘉樂攝)

消毒酒精珍貴如財產 情急打翻即痛哭

抗疫物資彌足珍貴,豈料在上周,Sean的16歲長子發燒,她將探熱針消毒後,以手觸摸桌面測距時,卻不慎打翻尚未蓋好的消毒酒精,珍貴的酒精灑落一地,當她拾起瓶子,內裏只剩下十分一,她頓時無助得痛哭起來,「當你發燒時,知道未必再有酒精用,真係好panic,好似一吓冇咗十分之九財產咁」。

Sean雖失去視力,但雙目還是會流淚。上周,她打翻消毒酒精,未料女兒未有關好,珍貴的酒精灑落一地,但單親媽媽如她還是要支撐下去。(歐嘉樂攝)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帶來的恐慌較沙士為甚,「沙士嗰時唔係咁,嗰時定好多」。03年香港爆發非典型肺炎,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的Sean當時尚未完全失明,並在語言學習中心任文職。「嗰時返office,你冇口罩我咪畀你,第二日佢有咪畀返我,有個照應」。17年後,她成為失明的單親媽媽,如今要獨力面對一切,只能寄望政府能更妥善應對疫情,「我冇政府咁叻,但我覺得澳門真係做得好啲,起碼人哋唔需要為物資苦惱」。

Sean說:「我隻眼見唔到,但我會見到好多noise。」(歐嘉樂攝)

靠信仰面對逆境 「至少仲有嘢食」

無力改變大環境,Sean只能適應疫症蔓延下的日子。糧食因搶購潮而加價,基層媽媽決定吃得更清淡,「冇番茄咪唔落,唔一定要有味道,覺得有飽呢個感覺就ok㗎啦。都要say thank you to your lord,至少仲有嘢食」。身為回教徒的她,經文就是信念,「If I put you through it, you would through it.」正如她每次因疫症而不安時,總會及時接到親友的電話,有人安慰她找到口罩會分派出來,有人陪她聊天緊貼疫情資訊。寒流與疫症交織,她的信仰與親友助她捱過這段低谷。

在寒流與疫症裏,Sean相信信仰和親友能助她與孩子捱過低谷。(歐嘉樂攝)

接收網上資訊與常人有落差

Sean的故事並非孤例,疫情時期失明人士處境更為徬徨。按政府統計處2014年統計,全港約有174,800名視障人士,當中近7,800名完全失明。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社工林楚恩指,雖然普遍市民都要面對抗疫物資短缺的問題,但視障者無法及時接觸網上資訊,令他們更難應對疫情,「唔係佢做唔到,即使佢識用iPhone都read唔到入面嘅資訊」,但能否順利排隊購得物資,已是後話。

社工林楚恩指,不少失明人士的生活必需品頓成被搜購的物資。(歐嘉樂攝)

手杖或成感染病菌高危物件

林楚恩又指,失明人士的另一困境是難以獲得日常使用的消毒用品,因他們會透過手杖、雙手及觸感閱讀世界,對手部清潔用品的需求尤其殷切。她舉盲人杖為例,過往不少視障人士收杖時,習慣以消毒濕紙巾清潔,如今這些生活必需品,都成為被搶購的物資。她慨嘆手杖是失明人士的雙眼,在疫症肆虐時,地面或有更多細菌及病毒,「如果冇用消毒冋品,失明人士收杖時更易受感染」。

機構籲發揮鄰舍互助精神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早前徵集清潔用品,林楚恩與同事連日奔走,為求助個案送上物資。她指不少失明人士處境嚴峻,例如一些後天視障者往往因糖尿病、年老退化等原因致盲,他們需要定時到醫院覆診,卻在這段時期卻缺乏口罩,單靠前線社工奔走18區永不足夠,林坦言鄰舍支持更為重要,「相爭就不足,相分就有餘。如果你拍拍門,問下隔籬有冇需要,比社工跨多個區(照顧他們)更有用」。

失明人士的生活清潔必需品如今成了城內珍寶。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早前向公眾徵求物資,如今再由各社工轉交求助者,或有由視障人士轉交朋友。(歐嘉樂攝)

面對物資短暫與恐慌,林楚恩認為鄰舍的社區支援更顯得重要。(歐嘉樂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