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麥難民流離球場14天:叫啲官嚟瞓下就知咩味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麥當勞早前宣布暫停晚市堂食服務14天,一批原棲於通宵麥當勞的「麥難民」只好四處遷徙,其中元朗的阿男在過去2周遷至元朗一帶的球場看台,抵着寒風與車聲、擁着家當入眠,「叫啲官嚟瞓吓,就知咩味道」。麥當勞宣布昨(8日)起回復晚巿堂食服務,回歸麥當勞的第一夜,阿男說至少不用掛心財物安全。

麥當勞暫停晚巿堂食服務14天期間,阿男流離於元朗區的球場。(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麥當勞暫停晚巿堂食服務14天期間,阿男流離於元朗區的球場,球場鄰近馬路,他夜夜被車聲吵醒。他平日在麥當勞看YouTube時戴的耳機,當流落街頭時便成為其耳塞,伴他入眠。離開麥當勞的14天,他形容睡眠質素較平常再差一點。

街頭忍受風吹雨打

除噪音干擾外,春季梅雨亦為轉戰街頭的阿男帶來煩惱。看台座位的簷篷無法抵擋風雨,阿男在過去2周不時隨雨勢遷徙,要臨時躲到有瓦遮頭的地方暫避,其時身上連帽外套就是棉被。而上星期天氣轉冷,他要在街頭忍受風吹,在寒風蕭瑟下入睡,「叫啲官嚟瞓吓,就知咩味道」。

阿男在街頭睡得更少,每天凌晨3時半便起來,約4時便會回到麥當勞。他說:「瞓幾個鐘差唔多啦,我啲老人家唔瞓得幾多」。他偶爾會麥當勞吃早餐,但更重要是為了店內的充電位而來。在散工的日子,阿男早上會為電話充滿電,中午便離去上班。

身體壓家當防遇劫

麥當勞與街頭的分別,對麥難民而言最大分別安全問題。阿男表示公園、球場始終不安全,他亦曾在街頭被人搶去財物。他再次流落街頭,最終在球場內總算找到在鐵絲網旁的位置休息,隨身家當則作枕頭,用身體壓住才感安心。

昨夜麥當勞晚市堂食「解封」,阿男又回歸麥當勞休息,但本港食肆卻因應「限聚令」而店內座位須減半,阿男回到熟識的避難所,卻要時刻擔心會否因顧客超出上限而被趕走;疫情肆虐下,麥難民要安心進睡也非易事。

若麥當勞再次因疫情而暫停晚市堂食服務,麥難民能到哪裏去?曾有立法會議員要求政府開放社區中心予麥難民暫住,阿男卻對成事不抱期望,「如果肯開,一早開咗啦,嘥氣啦」。他表示或許會再次睡在公園和球場,「或者去特首辦先有地方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