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傭棒球隊打入甲組 做家務當練習:「掃地扭腰練擊球角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明明這星期秋意漸濃,但這天的周日,竟為今日一場女子甲組棒球賽換上火辣的太陽,汗水能滴出鬥志。今天在顯徑遊樂場上,一方是去年冠軍香港隊伍「Sunshine」,她們似乎充滿信心,不多不少,只派來9位隊員,她們沒有粉絲,坐在觀眾席上,沉着應戰。

對家的觀眾席,仍未見球手影蹤。只見一群菲傭,驟眼看有三、四十人,浩浩蕩蕩來到球場,七嘴八舌,就像爆炸糖噼哩啪啦說過不休,還攤開野餐布。難道菲傭也愛看棒球?拿起望遠鏡張望,不!不!有些菲傭正在脫掉四吋高跟鞋和三吋長的睫毛,一手抹掉臉上的濃妝豔抹,換上清新的藍衣白褲的棒球服,戴上cap帽,大喊:「We are Sluggers」Sluggers,就是強擊手的意思。

攝影:李澤彤

Sluggers,是香港棒球總會成立的第一支本港菲律賓隊。

首支香港菲律賓棒球隊

Sluggers,是香港棒球總會成立的第一支本港菲律賓隊。有8年作戰經驗,去年剛升上甲組,狀態大勇。Sunshine 隊長杰玲說:「兩年前,我們首次在戰場上碰面,她們還未熟悉規則。」兩年後的今日,Sluggers是否脫胎換骨?誰勝誰負?

今天在顯徑遊樂場上,一方是去年冠軍香港隊伍「Sunshine」,另一方是剛升上甲組的「菲傭隊」「Sluggers」。

戰事第一場,Sunshine的隊長杰玲先作攻手,連發三球快速球,一投一接,角度準繩,無半分誤差,Sluggers擊手連揮三棒空棍, 但這位菲籍擊手笑容依舊燦爛。在後方打氣的戰友根本不當一回事,還在談笑風生,她們應該還有後著。

Sluggers的資深球手Catherine說:「棒球賽如颱風,隨時逆轉,未及最後,難以定向。」

結果,在大家談笑風生間,對方打了一個高飛球,Sluggers球手眼盯住高空中如殞石般掉下來的球,不斷往後跑,往後退,電光火石之間,Catherine接到了!

菲律賓人向來以「have fun」為生活格言,隊長Cecil在練習中經常提醒她們要有「作戰」態度。

不懂賽規 嘈喧巴閉棒球隊

「Wowwwwwwwwwwwwwwwwww…」...「Nice one~」...「nice one….」Sluggers後備球員和粉絲們在叫囂,相擁,彈起,基本上可以用來表達興奮的方式都窮盡;叫囂聲此起彼落,猶如環迴立體聲無盡的迴音,分貝忽爾由零推至一百。站在鐵絲網後安全區,置身其中,倒覺得自己被淹沒在雞籠裏。電影《Kano》中的教練曾說:「蕃人跑得快,漢人打擊強,日本人擅長防守」而菲律賓人,一定是擅於助威吶喊。

相比Sunshine,不論得分與否,她們作戰表情倒像一條喜怒不形於色的魚,基本上整場賽事都只聽到Sluggers的聲浪。Sunshine隊長杰玲笑言:「兩年前,佢哋叫得仲勁,甚至誇張到有啲離譜。不過,兩年前她們還不熟球例,犯規失分,不知就裏,動輒投訴,喝倒采!」今天,她們無論在情緒或在技術上,漸趨成熟。「無論怎樣,好享受跟她們對打,因為她們真是好熱情,好投入,好開心。」

Sluggers教練黃大偉說:「這支球隊,根本不需太花時間建立團隊精神。」團結,就是她們與生俱來的細胞。

從香港棒球總會捐用具開始

Sluggers教練黃大偉說:「這支球隊,根本不需太花時間建立團隊精神。」團結,就是她們與生俱來的細胞。

8年前,香港棒球總會幾位董事,眼看菲傭星期天只懂閒坐在街上,百無聊賴,就想到組織一隊菲律賓隊。現任教練黃大偉(David),亦是當時香港棒球總會副主席。他說:「菲律賓人很喜歡玩壘球,就是沒有機會接觸棒球。看到社會上沒有她們的位置,加以當時香港女子棒球發展不俗,就想到組織一批菲律賓隊。」

棒球總會做的事,就只是送了一批手套和棒球棍給一位菲傭Cecil。這批物資的力量,就等如一遍有營養的濕地,各方的候鳥都飛過來。Cecil說:「我在菲律賓報登報招募,反應超熱烈,一下子就組了一支球隊。」

隊友和粉絲生日,一定會開生日會。但人太多,她們說幾乎每周也是生日會。

每次比賽,她們帶了汽球、五箱食物,平日裝衣物的大膠箱,都盛載她們的家鄉菜,不論輸贏,賽後必是野外自助餐。

棒球「女童院」   歸隊的都是壞孩子
Sluggers之初,反像是女童院,收回來的隊員,大多曾是「壞孩子」,終日流連K場酒吧,飲至天昏爛醉。然而,棒球隊講求的是非一般的團結。電影《Kano》導演為使演員拍出團結力量,花了好幾個月特訓他們,更何況是一隊真實的球隊! Cecil說:「就是每周練習,與她們早些到場開餐相聚,她們就漸漸改變過來。」8年間,菲律賓隊像五餅二魚,由一隊發展成三隊,Sluggers分成A及B隊,還有一隊Buffalo 。Cecil一再強調:「Buffalo是我的產品。」眼見Sluggers辦得有聲有色,鼓勵其他菲傭也組織一隊。


教練說Sluggers是一個大家庭,隊員有難,大家夾錢助解困,有人家中有事,全宇宙送她去機場。每次比賽,她們帶了汽球、五箱食物,平日裝衣物的大膠箱,都盛載她們的家鄉菜,不論輸贏,賽後必是野外自助餐。

教練大偉:「我不會對她們嚴苛。試想一下,她們來港被奴役,工作六天的辛勞,我只會跟她們說笑,搭膊頭,having fun。有人關心你,你就會有歸屬感…我吩咐她們平日做家務多練習。」

8年升甲組 每周只練習兩小時

有人或會說,花8年才升上甲組,慢!但正如教練所言,這支球隊最與別不同的地方是,一周只有星期天兩小時的「濃縮」練習。她們早上依然回教會,或與朋友聚聚,下午才練習。資深球手Catherine說:「我們不會浪費所擁有的用具和時間,兩小時練習,從不休息。」

教練大偉:「我不會對她們嚴苛。試想一下,她們來港被奴役,每周工作六天有多辛勞。我只會跟她們說笑,搭膊頭,have fun。有人關心你,你就會有歸屬感…我吩咐她們平日做家務多練習。」投:「清潔時擲毛巾。」;打:「掃地扭腰時練角度。」;跑:「我家主人女兒上學經常遲到,陪跑當練習。」、「我放狗時就跟牠一起練跑。」

在棒球場上跑,她腦裏依然是「我根本沒有選擇。」任何時候,就是盯住那個球,如同每天工作盯著遙遠的家鄉一樣專注。

「當我第一次踏上棒球場,我知道我永遠無法離去。」菲傭棒球員Catherine

兒子過身 翌日上場

就在大家漫談之際,球手忽爾又叫囂,只見Catherine拼命跑,拼命跑,跑90公呎,身型圓圓碌碌的她,怎會跑起來像一陣風?

她竟然成功盜壘!

「當我第一次踏上棒球場,我就知道永遠無法離開。」Catherine斬釘截鐵地說。Catherine中學時是壘球國家代表隊,還打排球和藍球,幾經辛苦升上大學,農業科技系畢業,打了4年政府工,還是逃離不了來港做傭工,學不能以致用,幾經掙扎,「我們根本沒有選擇,我跟自己說,就當是生命的挑戰,認識不同的文化。」

在棒球場上跑,她腦裏依然是「我根本沒有選擇。」任何時候,就是盯住那個球,如同每天工作盯著遙遠的家鄉一樣專注。

教練:「棒球,是需要極度專注的運動。」她憶述,某位隊友的兒子在家鄉過身,翌日比賽,她手握着球,眼神與捕手連起線,她形容那個眼神就像外人永遠無法參透一般,提腿,一擲,渾身情緒就交托在隊友手裏,她穩穩的接住了。

所以,她們一致說菲律賓的女人絕對可成為優秀的棒球員,「因為我們都是堅毅不倒。」她說,記起第一次執筆寫字,就明白從零開始學棒球的難,「但我跟自己說,我能做到的,我能做到。」今天她來一個盜壘,牽起全場高潮。

完場時,攝影師問:「她們喊得好厲害啊!她們贏了嗎?」不,強弱太懸殊了。但,哪管分數,她們就是如此興高采烈。

她們也是我們本土棒球隊,請記住她們的名字「Slugger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