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座之爭】毒舌「廢青」開Page Mean爆串盡「老友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愛座之爭沒完沒了,年輕本是原罪,廢青冇資格坐,「世界是老友記的,個位(關愛座)刻住老友記個名。」Facebook Page「老友memes」以一貫恃老賣老作風回應「批鬥座」風波。

閒來無事,老友memes也愛出Post「批鬥」一眾廢青,「𠵱家啲後生着咩都要貴,買成二三百蚊一條褲,想當年一條牛仔褲十八蚊咪又係可以着好耐。」又說出老友記「心聲」,更絕是,稱會以實際行動「打殘」廢青,「等後生放飯,我地一齊去銀行排隊先。」究竟,為何老友memes如此「關愛」老友記,「批鬥」廢青?

攝影:吳鍾坤

老友memes去年萬聖節也以關愛座造型登場。

Meme(/ˈmiːm/ meem),最簡單一句,意指網絡爆紅的文化現象。

關愛座只是導火線
反映老友記勢力無堅不摧 

老友memes以外國長者圖作簡單二次創作,用黑色幽默方式去「mean爆廢青」,引來大量廢青共鳴。未見其廬山真面目,記者先在Facebook與版主以文字訪問,探其虛實。版主以一副「老友腔」講大道理,其對答竟異常認真「老正」到不行,心想:「網上本來是年輕人唯一宣洩之口,竟然畀你班『老友記』霸埋嚟玩。究竟係咩玩法?」

後來,兩位管理員自稱楢山長老。楢山?咩嚟㗎?兩老又拋書包,原來源自日本小說《楢山節考》,講述日本古代山林內棄老傳說,單是名字已暗串一眾廢青。二人一副飽經社會「洗禮」、看破世事的口吻,處處維護老友記權益。兩根毒舌,mean到世界的盡頭,誰知她們竟然說成立page只是「Just for fun」。

成立未夠半年,LIKE數卻飆升至5萬,本是值得慶賀之事。不過,每一個讚好,就如多一個廢青在哀嘆。長老苦笑,「你們愈LIKE,即是同我們講,愈多人感同身受。」她們指創作靈感部分取材於日常感受,或網民投稿的真實經歷,從不捏造。投稿最多是有關「關愛座之爭」。記者要她們選最深刻一則帖子,同樣是關愛座:

此圖不但長老有共鳴,更獲得過萬網民Like。(老友memes)

親身經歷:孫兒跟爺爺說 關愛座不能坐

「只因關愛座算是最能體現不同世代之間的角力。」它就如一條導火線,把兩代人之間的矛盾一下子拉扯出來。單看港鐵2016年12月一日的載客量便高達4,000萬,無可避免地遇到關愛座兩難問題,坐還是讓?兩個動作,竟演變成人生思考的問題。長老分享一次經歷,兩爺孫入地鐵車廂,爺爺率先坐在關愛座,孫仔大嚷「那是關愛座,不可以坐㗎」。長老慨嘆:「一個小學生,應該未在網上世界活躍,已經叫人不要坐,他認知的關愛座是不是很恐怖的呢?那個位好像一坐下去就永不翻身。」兩老方始反思。

平日午後的西鐵,逼得連「關愛仔」也沒位坐。

世人對關愛座之恐懼,已達至嚴重級別。有人說,關愛座的「哈哈笑」笑得很虛偽,也很心寒,好像你去到何方,也如蒙羅麗莎般盯着你。好像對你說:「廢青,不要坐。」

說到拍片公審的恐懼,長老認真道:「現在多是幫受害者(坐關愛座的年輕人),多了人討論,大家會反思,那個年輕人可能有隱性需要。 讓座是不是義務,會多角度去想,不是單一地說,你不讓座就是不敬老。」

「有人說我們的平台是搞事的,再一次挑起世代之爭,但是不是我們不說,矛盾就不存在呢?」長老平靜地道出現實,她們指香港人普遍肯讓座,關愛座是多餘,「只會令逼到沙甸魚咁,由兩個空位變四個空位。」
 

讀者投稿,巴士上,指甲橫飛是常有的事。(老友memes)

最多讀者投稿  老友記車上「啪啪啪」?

兩位長老,非言之無物,越說越有味。「Just for fun」過後,關愛座之爭延伸開去的是一道又一道高牆。長老舉例,早前收到讀者的投稿,因雙腿剛做手術,不能久站,準備坐下,已被兩位老友記批鬥。又一位讀者在麥當勞排隊,有老友記叫他讓老友記先排,讀者拒絕又被批鬥。看多了,心也灰。於是,長老以一副堅定不移的口吻說:「老友記的勢力是無堅不催。」長老批廢老,更是諷刺。

長老又再分享一個慘痛經歷:「起身趕返工,你要同家人爭廁所,搭巴士又要爭上車,見到老友記剪指甲啪啪啪』,已經火到嚟。返工畀老屎忽『捽』,收工攰到乜又要逼地鐵,又聽到老友記『啪啪啪』,你真係要開『修羅場』(編按:修羅是佛教用語,修羅場後指決鬥場所,這裏意指「開片」)。」記者笑言如此多老友記愛剪指甲?長老苦笑:「真的好多。」所以最多讀者投稿,無他,都是老友記在巴士和地鐵的缺德行為。

世界都是老友記 你班廢青食鹽啦!
長老

兩代矛盾不能解決  年輕人被逼尊重老友記

兩位應已退休的廢老,講返工講到好似共鳴咁,身份似有嫌疑,相約見面。誰知,迎面而來兩位年輕女子。她們更自稱廢青,揚言四捨五入才30歲。「你見我地日日咁得閒出Post,咁得閒又買唔樓仲唔係廢青?」,廢不廢,無從稽考,二人卻真的是「青」。平日專頁上的post,原來只是老人家上身,反串老友記。難怪言談間,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共鳴。


聽起來瑣碎的恃老賣老行為,何以動輒激起年輕人反感?只因恃老賣老不是存在日常生活,而是充斥整個香港。「最大感受是某些老友記的影響力真的很大。現在香港社會,大至政府內部,小至你公司全是老友記話事。」

拉回日常,也逃不過老友記的陰霾。「老友記是一班集體行動的人,唔理你解釋,我就是真理。你試下新年食飯時,說你買不到樓,他們會群起攻擊你:『 因為你不夠努力,你不夠慳,你成日去旅行,你成日買衫。』但即使你買少件衫,也買不到一格階磚。」那該怎麼鬥爭?長老攤手,表示無力反抗,「我和最親近的人想法都不同,更何況是兩代人之間,甚至幾代人的成長背景那麼不同。當中的矛盾是不會解決,只是說互相尊重。但現在似乎是單方面,年輕人被逼尊重老友記看法。」;「即使你力爭到最後,他們會出一句絕招:『你讀得書多,我不夠你拗』。長老冷笑一聲,「你已經玩完,你仲有咩可以駁?你食鹽啦!」

究竟廢青是否毫無反抗之力?下集長老教精你,廢青是如何練成,這局面又是誰造成?

老友記每星期一的溫馨提醒,想看更多老友記語錄,記得看下集。(老友memes)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