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丹麥女孩》·上】男變女、女變男 情侶互換性別仍愛下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講述全球首個變性人的電影《丹麥女孩》去年上映後,跨性別成了一時熱話,媒體紛紛找出數名港版跨性人。主流大眾在鎂光燈下好奇審視他們的身世。有人聽完皺眉,摸不着頭腦問:男跨女、女跨男的人戀愛,到底是男是女,是異性還是同性戀?

這群比同性戀者更小眾的跨性人,相識於跨別性圈子;面對社會期望與目光,他們的苦痛有口難言,寧願藏在衣櫃裏相憐相戀,Josh和Jane是其中一對。變了性別再戀愛,他們要面對的不單是逾越性別,還有年齡和身高懸殊的考驗。二人戲謔是姊弟戀,變性後,女的比男年長8歲,女較男高大。這對性別互換的情侶,找對了性別之後,能過上正常的生活嗎?

攝影:潘思穎

世上有百種人、百種戀愛,若性別和性向一再潛越,Josh(左)和Jane(右)拖着手一起緊握這個愛字。(潘思穎攝)

(Jane原生性別為男,剛完成人工乳房和陰道手術,文中以「她」作為第三人代稱)

(Josh原生性別為女,正在本地公立醫院排期做變性手術,文中以「他」作為第三人代稱)

「社會上的歧視,比手術更痛」

訪問那夜,Jane到她家樓下接記者,她走得很慢,因為她於去年完成人工陰道手術,走得快時會隱隱作痛,害怕陰道傷口撕裂。那種痛楚,令人想起《丹麥女孩》主角Lili的變性苦旅。有些觀眾邊看邊替她難過,Jane卻說:「我睇電影嗰陣冇感覺,沒有驚訝或傷心,因為我知道這是必經階段。」在旁的Josh應道:「做手術,對我們來說是種解放。社會上的歧視,比手術更痛。」

在社會主流未廣為接納性小眾前,有些身份最好不要拆穿。Josh和Jane從未在主流媒體亮相,訪問前早已為記者想好這對化名,還笑說拼起來很合襯。

汽水樽裏的咖啡:男人身女兒心

有首隱喻跨性人的流行歌《汽水樽裡的咖啡》,是香港填詞人黃偉文寫的。原來世上有一款咖啡,裝錯了在汽水樽內;亦有一款蘋果汁,裝錯了在咖啡杯內。

Jane大概是其中一款咖啡,裝錯在汽水樽裏。

孩子呱呱墜地,是個男兒身,Jane注定身不由主。幼稚園天才表演化妝,小男生心中疑惑:「點解男仔一定要貼鬍鬚,其實我都想像女生貼閃閃的耳環。」她想不通,也說不出心中疑難,直至7歲看美劇,看到外國有位父親成功變性,發現性別原來可以變改。小男生恍然大悟,女人心裝錯在男人的身體,她認定自己是一個女人,絕非男人。

不過年少的Jane不懂,還是選擇扮演一個恰如其分的男人。「我好努力做好多男仔會做的事,踢波呀、打機呀,但會問我這樣究竟是否真正的自己?」女兒心藏至他18歲時,終按捺不住,少年偷偷跑到藥房買女性荷爾蒙藥、避孕藥服食。試過食到頭暈眼眩、藥物中毒,氣息微弱還要向自己吐一句:「我只係想女仔啲,做一個女仔。」

剛完成人工陰道手術的Jane,每次如廁後都要清潔私處,以防陰道傷口感染。(潘思穎攝)

Jane是個跨女,即使成功變性,擁有女性性器官後,一輩子也要使用工具,令陰道口不會收窄。(潘思穎攝)

27歲時她決定變性,經醫生指示服抗男性荷爾蒙藥,去年赴泰國做變性手術,終滿意自己的身體,感覺「自己」存在。Jane天生長得嬌氣,雙眼水汪汪、雙眼皮,輪廓深邃,加上服藥多年,如今已展露女性的嬌柔美,難怪吸引Josh,對她一見鍾情。

Josh與Jane一樣,有性別不安( Gender Dysphoria,前名為性別認同障礙)。如果Jane是困在汽水樽裏的咖啡,那Josh則是咖啡杯裏的蘋果汁。Josh甚至曾經囚在自己的原生性別--女兒身而抑鬱至自殺。他如何結束自己的生命且稍後再說。

自卑不及男兒身高大 只敢回家牽手

兩口子要有相遇的緣份,條件是先要互換性別,性別錯配經歷讓他/她們在一場跨性人的聚會中相遇。「我那時看到她,好心動,因為很少見到特別美、又『可口』的跨女,但我在她面前擾擾攘攘,她也零反應,我好想識佢。」後來二人一同出席音樂會,自我介紹、互add對方facebook,便有下文。「他會秒like我的facebook動態,他知道我工作不快樂,會安慰和開解我。漸漸,我對他有好感。」半年間,他們由facebook到whatsapp通訊,慢慢變成每天通電話,關係曖昧。

三年前的情人節,二人相約看電影。漆黑的劇場裏,女方以為老土的拖手情節要上演,誰知男方循規蹈矩,沒有遐想。「我是想拖着她的,但當時好忐忑,萬一她鬆開手,那代表什麼?」電影散場後,Josh來到Jane家中,在房間裏聊起來。「傍晚5、6點開始傾,忘了我們聊過什麼,是為了一些往事,我感觸哭起來。」Josh說。

Jane和Josh在一起,起初也是在黑夜表白,看不見對方時開始。他們閉起眼晴想想,才明白眼前那個他/她變了樣,其實不重要。(潘思穎攝)

「拍拖一年多,我才敢在她面前除衫」

晚上是表白的時機。抬頭望經已天黑,房間沒有着燈,不見對方的樣子,只聽見表白聲音。他捉着她的手,戀情在黑夜中開始,似乎注定以後也要摸黑談情。「我一直好自卑,覺得自己唔夠其他男仔高大,我們走在街上,高矮太懸殊,她想拖我,我會推開她。」Jane撅撅嘴接着說:「我唔介意的,有時嚷着想拖一陣,他都說回家才親密,我會尊重他。」

說起跨性別戀人,大家不期然會問:沒有男或女整全的性器官,要有性愛,怎做?對Josh和Jane來說,性愛包括靈魂的戀愛。因此,軀殼是怎樣根本不重要。

「我一直討厭自己的身體,亦不敢讓她見到我的身體,包括那對將要割除的乳房;拍拖一年多,我才敢在她面前除衫,赤裸面對她。」Josh說。二人玉帛相見那刻,才發覺自己喜歡的,從不是對方的身體軀殼或性器官。

「我不介意的,我喜歡他不是因為他的軀殼,而是他整個人。他有那種masculinity(剛陽)氣質;我覺得他好叻、應變能力好高、很懂處理生活細節。」即使是咖啡杯內的蘋果汁,Jane喜歡的是入面的蘋果汁。

Josh也接着示愛:「我喜歡的是種femininity(陰柔)氣質,像Jane溫柔、懂體諒人,又在我迷失時,給我建議和支持我;如果有個男同志這樣,我也會喜歡他。」相愛理由不因男或女,卻是愛對方的本性。

但還未進行手術的Josh曾於17歲決定為自己的生命劃上句號,直至,他發現這世界存在「跨性別」。詳看下集:【港版《丹麥女孩》·下】女兒身男兒心 性別錯置痛不欲生:買胸圍如被凌辱

多年的「自己」幽禁別個性別的身體裏,Jane和Josh相憐相愛,成為變性路上的人生伴侶。(潘思穎攝)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