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裸辭做「愛情醫生」:炒老細魷魚要有fuxk you基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中學時期,追看林詠琛、鄭梓靈等愛情小說的,是我。坐在隔籬的阮庭,卻一本也未曾讀過。那時她看什麼書,我記不起來。我只是記得,她一頭清爽的短髮,喜歡中性打扮,屬爽朗粗豪型,合唱團中唱的也是低音,沒有丁點兒女生的嬌揉造作,總像「兄弟」般把手臂擱在我的肩膀。我只是覺得,校裙與她格格不入。

大學畢業後,她馬上就在電台返工,一做便四年。近來相聚,她遞上一張「陶冶愛情」的卡片。「情情塔塔」嘅嘢,跟當年的校裙一樣與她格格不入。「你搞乜?」我問。她回答:「既做配對,亦旨在解決別人嘅感情疑難。」愛情呢家嘢,虛過老娘的身子,我刻下反應:「吓?裸辭?點解咁搏放棄份安穩嘅工作?」她回了一句:「有幾安穩?」

攝影:陳芷慧

阮庭:「我唔想做討厭嘅工作,我又唔想十年、廿年後會成為一個潦倒嘅中年人。」

「唔想廿年後做潦倒嘅中年人!」

曾有朋友說,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工作,一種是「賺到錢但自己唔鍾意嘅工」,另一種是「揾唔到食但係夢想嘅工」。你會如何選擇

2010年畢業後,阮庭到電台做了四年,從幕後寫手到對咪做DJ,「當時有一個機會畀我,有乜嘢,我都會去試,接受挑戰。」過了四年低薪、近乎「月光族」的生活,夢想不能當飯吃,將近30,要開始「生涯規劃」了,「去到一個位,我覺得要計劃。」後來,她轉了兩份「賺到錢但自己唔鍾意嘅工」。

她問:「你有聽過fuxk you 基金嗎?」就是一個理財之道,年輕人要儲錢,你才有本事隨時炒老細魷魚。轉工後一年,她已達到自己儲錢目標。做過三份所謂「安穩」有份糧的工作,遇過的人很多,有面對公司無理政策仍逆來順受的90後,亦有被公司權鬥打殘、放棄理想的潦倒中年,「我唔想做討厭嘅工,我又唔想十年、廿年後會成為一個潦倒嘅中年人。」

曾有朋友說,這個世界上,只有兩種工作,一種是「賺到錢但自己唔鍾意嘅工」、另一種是「揾唔到食但係夢想嘅工」。你會如何選擇?

裸辭就是任性?

上一輩認為,年輕人裸辭就是任性,畢竟兩代人對生活的定義不同。阮庭問我:「由細到大,究竟我係循規蹈矩,還是任性?」我說:「至少在老師眼中,你都不是乖孩子吧!」忽爾醒覺,我對這位認識超過十年的中同,其實不太了解,只記得她大笑時的樣子,她的笑聲,就像一張保鮮紙把她重重地包裹着,她的經歷,她的過去,我們嗅不到。

今天她才對我剖白,中學時期,阮家家道中落,窮得叫16歲的她也要為明天的飯錢擔憂,不知道父母何時會給零用錢,她沒怨,問題得自己去解決。中四那年,她已經跑去補習搵兼職。如此走來的阮庭,又怎會是那種「任性當係型」、毫無計劃的年輕人呢?我們都在努力符合社會期望:努力讀書,做考試機器,跨過會考,最好在band one學校原校升讀中六,順利聯招一take過考進大學。阮庭畢業後旋即找了工作,當時有感「覺得自己要揾到工」,正是社會的期望,「街外嘅人會認為年輕人自我主義、任性,但我已經滿足咗社會嘅期望。我冇失業、冇不斷轉工,有乜挑戰我會接受。」

「陶冶愛情」第一個活動是「Your face is not your fate」的蒙面派對,反應不俗,讓阮庭有信心裸辭發展愛情配對公司。(受訪者提供)

日花九小時做不快的事,還要接受?

辭了第二份工作,無縫交接,又找到另一份工。「我覺得我要揾份工,先符合到社會嘅期望。但心底裏,我想放長假。」當時仍然跳不出社會期望的框框,「但一返,就會有好多問題,令我思考,其實你想點?我係咪應該要留低?如果每日花你九個鐘嘅地方,會令你唔開心,仲要接受?」她反問。到第三份工作,面對公司無理的權鬥,明知作為薯仔是犧牲品,阮庭決定跳出框框,裸辭,專注辦愛情配對公司。

阮庭畢業後在電台工作,同時發展其他興趣,如填詞、寫劇本、辦愛情配對活動。人生係要有plan嘅!(受訪者提供)

不接受放工後追夢  

這個「KOL」年代,在臉上書有一個專頁,是踏出second career(第二職業)的第一步,可以開香檳慶祝。阮庭當時在電台工作,工時彈性,很多同事都會發展其他興趣。她會寫劇本、填詞,2015年開始萌生辦愛情配對公司「陶冶愛情」的念頭,「我和拍檔董敏莉經常聽到不同情侶相處和單身者的問題,認為可以分享我們的愛情經驗。」「以前解決自己的問題,現在喜歡解決別人的問題。」遂與拍檔董敏莉試辦「Your face is not your fate」蒙面配對派對,讓人知道溝通比你個樣更重要,而且第一次反應不俗。

可惜,後來轉了工作,無暇發展「陶冶愛情」,把它放回生活的抽屜中。有人話下班後是另一場的人生,「但我又唔想放工之後處理『陶冶愛情』嘅嘢,通宵達旦好似係「追求夢想嘅公程式」咁,但對我嚟講,早上我冇精神返工,係對工作嘅唔尊重。」從前工餘時間發展的興趣,就像百子櫃,拉開來,認為愛情配對公司最值得發展,「我好想自己有時間去發展呢樣嘢,我想把握住呢個時機。」愛情不能飲水飽,但愛情事業,或許可以。當日,面對公司權鬥的無理,只是上班三星期,她就劈炮唔撈。

好型,因為她早有準備。而問題是,你有沒有一個如愛情般讓你著迷的興趣可發展?

 

跨過會考,升大學,畢業,一直工作,阮庭一直努力符合社會期望。(受訪者提供)

自少愛看社會心理學書 解決別人疑難

最後我問阮庭,那些年閱讀課,我在看愛情小說,你其實看什麼書?她答:「社會心理學的書。」至今亦然,都是有利建立關係的書。拍檔董敏莉說阮庭是她的愛情醫生,朋友亦說跟她聊聊,心情都會特別暢快。「我有了解過原因,因為我真心鍾意聽人哋嘅故事,了解背後佢嘅情緒。安撫之餘,替對方解決疑難。」「睇見原本令人愁眉苦臉嘅難題解決咗,我覺得好爽。世界有太多事美好嘅事情等緊我哋去欣賞。如果因為愛情而冇晒自信,咁咪浪費咗生命嘅美好。」

大學畢業後,大家不斷工作、工作和工作。因為她裸辭,自由身,才成就我們五年來第一次午餐飯聚,談了三小時,彼此回顧、互勉、提醒、展望。飯後我問:「你可以再陪我走多一段路嗎?」

 

欲知阮庭如何醫治別人愛情?香港人找不到對象最大問題是什麼,請看:愛情醫生:speed dating,唔係畀錢就可買到伴侶﹗

阮庭畢業前在母校實習教師,我們拍了一張畢業照。(受訪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