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植物】落大雨冒青煙?日軍斬樹做燃料 千年樟樹免一劫

撰文:吳韻菁
出版:更新:

植物、山林、生態連繫着人們和動物,不過城市人遠離土地忘記愛惜。民族植物中,有些植物則被奉為聖神,不能隨意砍伐。
香港也有兩棵不可被砍的千年老樟樹,和樹底放滿神祇神像的榕樹。從神樹到護林,有沒有可能?

中國人習慣將家中神像「請走」時,把神像放在老榕樹下。東涌沙咀村附近的民間廟地,亦因此而出現。(吳韻菁攝)

雲南神山不可侵犯

當植物與整個民族的生存變得息息相關時,人便不其然給植物賦予「神聖」形象。中國雲南西雙版納的傣族,他們會使用的草藥、野生蔬菜、果實香料合共500多種,有些植物如蚱瑪蓮,可消炎鎮痛,當地人深信有「起死回生」之效。傣族尤其迷信「神樹」,又會將附近的熱帶原始森林奉為「神山」,神山內的動植物都不可侵犯,要崇拜和加以保護。西雙版納境內的神山約有400個,佔地約3萬至5萬公頃。

榕樹下放滿神像、祭品,大棵的老榕樹垂着氣根,神秘形像,容易令人產生敬畏。(吳韻菁攝)

香港都有神樹

但在高度城市化的香港,生態資源已非本地經濟命脈,要人從膜拜到愛護談何容易?「香港仍承傳着部份的中國傳統,老樹如榕樹、樟樹常被賦予神聖、守護者形象。」香港生態作家馬屎舉出這兩個例子,榕樹頭放滿神像的畫面馬上活現眼前。

「香港的村落從前種了不少樟樹和榕樹,現在已經又大又老,村民一般都不會砍掉它,若要發展也可能考慮保留。沙螺灣村後有兩棵幾百年的老樟樹,日治時期都沒有把它砍掉,可說是村中的風水樹;東涌沙咀村村口的一棵老榕樹,村民在樹下放滿神像,如民間廟宇般。」

位於沙螺灣的兩棵老樟樹,日軍佔領期間亦不敢砍掉。(吳韻菁攝)
村民指大雨過後,樟樹會升起縷縷青煙。(吳韻菁攝)

千年樟樹青煙縷縷

那兩棵避過戰亂的老樟樹,位於大嶼山西北面的沙螺灣村後,兩棵樟樹均已列入香港的《古樹名冊》內,未開村時已於該處生長,至今約有千多年歷史。其中一棵約高20米,胸徑達2.2米,五個人手牽手才可環抱。日軍佔領期間,到處伐木作燃料之用,沙螺灣山頭不少樹木都被砍光。但唯獨這兩棵大樟樹,日軍卻不敢砍。據聞兩樹有靈氣,每次大雨過後都升起縷縷青煙,村民都視它為神仙樹,日本人亦不敢褻瀆。記者到沙螺灣尋找樟樹,附近開工的修路工人遙指樟樹位置,也讚嘆樟樹的聳立宏偉。

早前馬屎帶領大江埔村的村民,上山尋找原生種子,從種子說到生態環境。(受訪者提供)

相比雲南西雙版納,雖然香港護神樹、護神山的規模仍是很小,但已有不少人開始默默復育本地山林。如早前大江埔村民規劃工作室決定復育大江埔村的生態,馬屎便帶着村民和活動參加者爬上雞公嶺,尋找原生樹的種子及認識村內植物,從種子說到鄉村生活、生態環境,希望村民多關心身邊的植物。植物何止是生態?植物與人本來緊密相連,一粒種子蘊含的是本土文化意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