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有種關係 叫做中環同將軍澳間嘅距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住邊?」

「我住中環。」

「咦,乜中環住得人㗎咩?」

「係呀……咁你住邊?」

「我住將軍澳。」

因為呢段同補習社男仔嘅對話,Amy先知,哦,原來中環係住得人嘅。Amy腦裡嘅中環,只係小學參觀過嘅立法會、好貴嘅IFC、仲有果個佢仲未夠秤去蒲嘅蘭桂芳。  原來中環除左平時返工既白領同埋星期六日成街嘅菲傭,竟然會有人起居生活。Amy諗到有人街坊look踢拖咁係中環走黎走去,忍唔住偷笑。

其實佢唔知嘅仲有好多。

中環跟將軍澳之間的距離,好像剛好容許到相互的傾吐。 (曾梓洋攝)

從補習社的Cindy Ma和 Peter Wong說起

中四開始,Amy跟住家姐嘅步伐,報咗一間喺佐敦嘅補習社補英文。對於住將軍澳,中學同所住屋邨不過3分鐘步程嘅佢,40分鐘既地鐵歷程就似場歷險咁好玩。原來由油塘搭去北角果4分鐘,佢就過左個海;然後由金鐘上返去尖沙咀,只需2分鐘,佢又過左同一個海。點解同一個海, 要分別用4分鐘同2分鐘? 到而家佢都唔係好明。

呢間小班教學嘅補習社好出名,嚟嘅都係名校學生。嚟自將軍澳屋邨學校既Amy第一次識咁多聖乜乜聖物物既學生,原來喇沙拔萃既人講野真係串啲,又原來其他學校啲人會將英文名同英文姓一齊咁稱呼人,好似Cindy Ma同Peter Wong咁,佢覺得好好笑。佢間屋邨學校, 只會叫人肥頭、豬肉同大麻成。英文名基本上大家都亂咁起,曾經仲有個同學叫自己做Christmas,話反正都冇人會叫你個英文名。

補習班上面有個男仔叫Daniel Chong ,黑黑實實,個樣鬼鬼地,讀港島男女名校。Daniel 確實靚仔,一開始已經好多女同學注意佢, 甚至連Drama Queen補習社Miss 都最鐘意搵佢開玩笑, 用佢個名嚟做例句解釋英文句式, Daniel又好似cool cool地咁,每次都係「chok」出一個不置可否嘅表情,但又有種自自然然嘅尷尬。

有次落堂,從來只知道由黑蚊蚊嘅地鐵出黎就會到達某地方嘅Amy要去尖沙咀,一出補習社就呆左,慌忙之下同身後嘅Daniel 講左第一句野:「我想問尖沙咀喺邊呀?」Daniel 好從容咁指路。隨後,佢兩個人就正式識咗。

Amy如大鄉里出城到佐敦補習,才認識到很不一樣的世界。 (吳鍾坤攝)

會考前的通宵電話粥

會考之前嘅一個月,明明係最忙最緊張嘅時候,佢哋偏偏就每晚傾電話傾到三更半夜。Daniel 話佢只去過一次將軍澳, 就係去教會; 佢話有次上親戚架遊艇,見到梁朝偉; 有次無聊講起報紙風月版,Daniel 話佢冇睇過,因為佢屋企只訂《明報》。對於一個同朋友行街食飯睇戲都不出將軍澳、大家屋企都不過係麻甩勞動階層,覺得Daniel呢種人真係好mind blowing。睇報紙緊係睇《蘋果》、《東方》㗎啦,Amy仲記得有個親戚係家庭飲茶果陣大刺刺睇風月版。《明報》?學校迫你咋嘛,乜有人真係睇㗎咩?

兩個人其實冇乜野好講。但傾傾吓電話,唔知點解就越傾越無聊,越傾越大膽。Daniel話佢平時打飛機用完紙巾會掟落樓下游泳池,又話有次交地理功課時發現張紙上面有殘留精液,即刻摵張紙出黎扔去垃圾筒。Amy一路聽一路笑。又諗起Daniel呢種自命不凡嘅名校仔,平時補習時懶係正經個樣,原來私底下咁膠咁無聊。咁佢講講吓,又講自己屋企,講平時同將軍澳friend夜晚係公園食煙吹水,時不時仲會俾「龜」逗。佢覺得如果要用自己經驗回饋佢哋之間嘅對話,就似乎只能用一種好將軍澳嘅地茂經驗。

佢哋兩個之間果種嘢,其實連愛情算唔上。好似只係要搵一個人,一種好似中環同將軍澳之間嘅距離,去傾吐一d同身邊人唔會講既野。

想不到入讀殖民大學的反而是Amy。 (資料圖片)

Why didn’t you call me?

佢哋好似講過會考之後要見一見面,又好似冇。會考完,有一日Amy同班將軍澳朋友抱住鄉下妹出城嘅心態去港島做遊客,搭叮叮,遊西港城,行上半山;佢好驚訝咁發現將軍澳友從來都冇擁有過嘅野,好似石牆樹、牆上一舊舊紅磚,港島人先有嘅果份歷史感帶嚟嘅尊貴同身份。將軍澳只係一個好大嘅平底鑊——佢細細個就見過呢個岩岩填海出嚟既平地,然後慢慢好似砌積木咁樣起左一條條邨同方型商場,然後就裝左好多新移民、排隊上公屋嘅人、其他地方逼遷既人。

去完港島一日遊,佢send左個SMS 比Daniel。(係,當時未有Whatsapp)「I visited Central today.」 佢咁回:「Oh why didn’t you call me?」

之後佢哋就從來冇傾過計。

估唔到後來Amy喺補習社猛操下,A Level英文拎埋條A,入咗港島大學,第一次體驗「中環」生活。而Amy從睇Daniel Facebook知道,佢反而過左去九龍果邊讀大學。佢由將軍澳忽然升Level到西環半山,每日上堂㗎雙層巴士係般咸道兜嚟兜去,原來窗邊係會掃到石牆樹嘅樹幹,原來係紅磚學校上堂特別潮濕悶熱。原來都冇所謂中環人同將軍澳人,大部分人都只係模仿一種佢想成為嘅人,但做唔到。

佢哋冇再見啦。或者已經都唔再需要一種中環同將軍澳之間嘅距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