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環碼頭或變人工海濱長廊 街坊︰有圍欄就像監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寧靜的西環碼頭,未來或許會變得截然不同。

修建西環碼頭(西區公眾貨物裝卸區)的規劃建議早已出爐,日前政府建議釋放172米裝卸區,海事處則回應稱,會諮詢立法會及區議會意見。這個在「香港公共空間大獎」選舉中獲得「最佳由市民開創的空間」獎的西環碼頭,可能從此變成圍欄公園。

二月的西環碼頭很冷,在迷霧籠罩海港、看不到日落的時候,堤壩人煙稀少,只剩下悠悠漫步的街坊。這個既是海事處用地,又是公共空間的「曖昧海傍」,正因缺少管理及規劃,被選為最佳公共空間。在未有公眾諮詢前,或者可以先聽聽西環人語。

攝影:羅君豪

由居民塑造的空間,夾雜回憶、生活和海的氣味,這正是西環碼頭的靈魂。

少女與碼頭工友燒烤聚 憂吸引太多遊客

李小姐今天跟朋友到碼頭散步,又在海傍拍照。

「我在西環長大,認識在裝卸區工作的朋友,我們都在碼頭玩、釣魚。這裡滿載回憶,街坊會在這裡聚舊,爸爸當年在附近工作,與媽媽在碼頭拍拖。」因為跟裝卸區工友認識,在碼頭長期放置燒烤爐,跟工友邊看海邊燒烤。

甫看見規劃書的海濱長廊設計,她失笑道,「西環人少,一向寧靜。如果修建做海濱長廊,又有商店,變成中環一樣繁忙,人流多了,感覺也不再一樣。」

李小姐(左)希望西環保持本來的寧靜。

「香港已經有很多類似地方,不需要再增加。」她旁邊的朋友說。

「我覺得修建後,不會太多香港人來吧,可能只有遊客。」

期間,有碼頭保安遞上海事處通告,上面寫道:「任何人如非從事許可的貨物裝卸操作,請勿進入此裝卸區範圍內。」李小姐說,她以前未收過這類通告。

「這裡本來好自由,有圍欄就不是那回事。如果有規管,就太可惜了。」

看高速船劃開海面 望維持現狀

訪問期間,歐先生話不多,一直看著海。

「我住在西灣河,這幾年時不時會來看海。夏天時,會看完日落再走。」歐先生一直站立碼頭一角,他喜歡看海,更喜歡看碼頭邊交差穿過的水翼船,海面盪來重重波浪。「西灣河也有一個海濱公園,不過那邊沒有高速船經過。」

「有圍欄當然不太好……阻隔了人與海。」不過他更擔心的是街坊無辦法再在清晨、傍晚跑步,看日落和放狗,還有裝卸區與副食品批發市場的命運。

「灣仔裝卸區被剷走,變為海濱長廊,港島裝卸區愈來愈少了。」對於批發市場改建商店,他嘆道:「政府甚麼也向錢看。」

「希望有諮詢,最好當然是維持原狀。」

狗主不抗拒發展 望能放狗

不少街坊喜歡相約到西環碼頭放狗,麥婆婆因此認識不少朋友。

麥婆婆就坐在海邊兩塊卡板上玩電話,兩隻小狗在旁邊撒嬌要她抱。她以前養過的三隻狗,曾在西環海邊走走跳跳18年,直至他們去世。

「住了30幾年,我日日都來這邊。天熱時,很多狗主帶狗仔來。一天不帶狗仔來海邊,他們嘈到你發癲!」

「有時和相識多年的街坊相約一起放狗。」婆婆大笑,她稱呼他們作狗友。「我們和保安熟絡,他們不會趕我,只要大家合作,自己清理狗仔便溺就可以。」

她說,有新發展,比以前舊區好:「變成海濱長廊,幾好啊!應該不會太吵鬧吧。」

如果有公眾諮詢,她也會參與,表達自己想法:「如果只顧人和商場,狗就沒有空間走動,最重要是容許狗主放狗。」

拍拖勝地 盼改建後沒圍欄

有對小情侶正牽手走向碼頭盡頭。麥小姐是居住在堅尼地城二十年的街坊,通常會在碼頭深夜散步。

「天色好時,會看到遠處迪士尼的煙花。」

對未來碼頭規劃不太清楚的她拿過記者手上規劃書,不停地發問。

「為甚麼興建圍欄呢?景觀上太醜了吧。一條一條欄,會不會像監獄?西環碼頭沒有發生過意外墜海事件啊。」麥小姐推推旁邊的男朋友,笑著說:「除非有人蓄意推我吧,他總是想謀殺我,好可怕!」

「如果發展做海濱長廊,作休憩用途也不錯,但希望沒有圍欄。反倒是批發市場那邊,發展成商店後市場會搬去哪裡?實在不希望這裡變得商業化,堅尼地城已經發展成蘇豪區,食肆價格也變貴。」

她希望有公眾諮詢,亦希望政府認真聆聽居民意見。

「真諮詢,抑或假諮詢?通常政府諮詢後,做法都與普羅大眾網絡意見不符。」她又建議諮詢文件和方法簡略一點,讓不懂得寫長篇大論的市民可以參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