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包飲品盒原來可回收 大學生發起聯署 環團:生產者有責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某紙包飲品公司近日推出懷舊復刻版包裝,讓大家回到80年代,吸引不少人買來飲及影相呃like。
但一個紙包飲品盒,便有多層物料如紙皮、膠和鋁,要是就此送到堆填區實在罪過。原來紙包飲品盒可以回收!環保團體「綠色力量」早前進行飲品盒回收,送到鄰近地區再造成有用建材或燃料。但本地多間飲品公司對回收飲品盒仍未有任何打算。
紙包飲品包裝玩懷舊,但要是其環保回收概念仍然「懷舊」,點like得落?

環保團體綠色力量早前與小學及酒店合作,回收紙包飲品盒,再轉送日本進行加工循環再造。(綠色力量提供)

香港0回收率
不回收紙包飲品盒,為何「Like唔落」?環保團體綠色力量做了一系列統計,發現每年棄置紙包飲品盒:

-共43,000噸

-約37億個

-平均每人每日棄置1.5個

-需2000多萬公帑處理

-世界各地紙包飲品盒回收率:北美地區48%;日本45%;歐洲40%;台灣30%;中國內地10%;香港0%

綠色力量高級環境事務經理單家驊指,是次活動強調要「乾淨回收」及「源頭減費」。

日日接觸Tetra Pak 你知唔知係乜?

要是將香港人每年棄置的紙包飲品盒疊高,竟然可以觸碰到月球,數量實在驚人。在講解紙包飲品盒回收工序之前,綠色力量高級環境事務經理單家驊(Matthew)先講解「紙包飲品盒」名字的誤導。「飲品盒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只有紙皮和膠,如常見的『屋仔奶』;另一這種包裝不只紙皮,還有膠和鋁。後者也常用來盛載湯、粟米、豆類、忌廉、紅酒等,不過以飲品最為常見。」

這類飲品盒的生產,主要由端典利樂公司(Tetra Pak)製造,細心留意飲品盒,幾乎每個盒上都印有該公司的商標,但市民普遍對此較為陌生。Tetra Pak佔全球最高市場率,其次還有Evergreen、Elopak、GreatView等。「Tetra Pak是一種專利技術的名稱,能延長食物保鮮期。」Matthew解釋。因此內地及台灣市民泛稱這種盒子為「利樂包」。

全港首個紙包飲品面世幾時面世?

於1940年在香港成立的「維他奶集團」推出豆奶飲品,最初以闊口玻璃瓶盛載,其後改用窄口高身玻璃瓶。及至1975年10月首次推出250毫升利樂紙包裝(Tetra Pak Packaging),是中國及香港第一間使用紙包技術的飲品生產商。當時超市漸漸普及,維他奶集團看準士多將被取代,玻璃樽「回樽」制度也會隨之淘汰,因而決定由端典進口紙包包裝機器,此後紙包裝維他奶運輸成本大減,業務也擴展至世界各地。

泰國有回收加工商將飲品盒再造為環保建材,特點為輕身、隔熱。綠色力量亦將與泰國回收商合作。(綠色力量提供)

出口回收空盒違反公約?

綠色力量回收飲品盒的活動共分兩期,去年1月至5月先於10間小學推行,共收到近1.6萬個空盒;第二期就與酒店合作,希望將計劃帶到工商界。第一期點動收集到的紙包盒,先交本地回收商作初步處理,再送到日本再生成環保燃料,供當地鍋爐和小型發電之用。(詳見:小學、餐廳、酒店齊回收 紙包飲品盒變身「環保屋頂」

要更進一步回收,綠色力量期望香港能推行「生產者責任制」。「就有關企業可制定回收機制,如設回收點等,我們聯絡過八間香港主要飲品公司,他們的回覆大多是未有考慮,太古可口可樂更指本地沒有回收設施,並以《巴塞爾公約》限制出口為由,拒回收紙包盒。但我們問過環保署,飲品盒並非威脅性廢物,並不受條約限制。」環保署回覆本報查詢,指條約並不限制乾淨的回收紙包飲品盒出口。

單家驊指現時最值錢的回收加工工序由外國負責,香港只處理低增值的回收、處理和轉口工作。(綠色力量提供)

香港回收價易受影響    

「飲品盒的製造物料其實相當高品質,例如紙張的纖維長而且不易斷,鋁亦是貴金屬。但香港現時只能處理回收、初期處理、打包、輸出的轉口工作,這些都屬於低增值產業。」由於香港在循環在造行業中主要負責轉口工作,於是回收價格往往容易受外圍因素影響。「如油價低,膠樽便不值錢無人願意收,內地的『綠籬行動』,收緊廢物進口檢測標準,亦令香港回收業大受打擊。」

Matthew指以上種種,更體現到其組織所推動的回收紙包行動的重要性。「要是香港能處理後期再造生產工序,如製作再造紙,這些工序便值錢得多。我們希望透過是次活動,證明只要回收數量夠多,有相應再造技術,這門生意未必無得做,期望日後有人願意投資。」不過Matthew強調現行綠色力量的計劃,需以自付形式將回收物送去鄰近地區,並無盈餘,活動目的旨在帶起議題。「聽到近日有大學生發起聯署,要求促政府制訂回收飲包盒政策,也感到很鼓舞。」

(左起)Cynthia, Chloe, Sherry, Serena發起「紙包飲品回收」聯署,更自製道具到各大專院校收集簽名。(受訪者提供)

大學生發起聯署 促政府制訂回收政策  

大學三年級生Sherry和Serena與二年級生Cynthia和Chloe,一同參加了「WWF環境保育領袖培訓計劃」,揀選了紙包飲品盒作為關注的議題。「我曾誤以為這種盒子可放入藍色廢紙回收箱,後來發現錯了,但一直以為不能回收。早前看到綠色力量推動回收飲品盒的計劃,才了解到原來這是可再造的資源。」於教育大學修讀全球及環境研究的Sherry道。

Sherry希望大家可從源頭着手,減少飲用紙包飲品。(受訪者提供)

四人發起網上聯署及到各大專院校擺檔收集簽名,向同學宣傳時發現大多數人同樣不知道飲品盒可再造,Sherry和Serena認為與香港缺乏宣傳和回收點有關。「我們有成員更發現,環保署的網站上寫着飲品盒不能回收。」聯署發起後,環保署亦以電郵回覆兩位同學,表示正在逐步落成「生產者責任制」。「但回覆的內容以膠樽、玻璃、膠袋回收為主,卻沒有正面談及紙包飲品盒。」

她們還會於本月10日及21日於教育大學及城市大學收集簽名。「我們發現有趣的現象,港大附近少有店鋪售賣紙包飲品,同學也較少飲用,原來消費習慣會如此影響我們的飲食習慣。我們亦呼籲大家減少飲用。」

利樂公司在中國積極宣傳飲品盒回收,並於微博上載回收教學貼士。(利樂中國官方微博圖片)

內地回收飲品盒勝香港

內地傳媒報導利樂公司(Tetra Pak),於2011年時與內地環保部宣教中心合作,宣傳回收利樂包及設置回收桶,著名明星周迅等亦為此宣傳。利樂公司(上海分行)回覆本報查詢時指,這類的包裝可稱為「紙基複合飲料包裝」,並承認此包裝可100%循環再造。有關在中國城市進行回收一事,他們強調並非直接參與收回,原因是城市固體廢物應由市政廢棄物管理部門處理。然而,基於對此議題的關注,他們在中國上海、南京、成都設回收試點。利樂公司又指一直關注香港市場及廢棄物問題,並已經與合作伙伴聯繫,希望以公司的經驗及技術,協助本港飲品盒回收再造。

另外,本地飲品公司維他奶集團回覆本報時指,承認在棄置及回收方面有改善空間,會認為這需要多方合作,包括政府、行業、回收及再造商及消費者。集團又強調他們大部份飲品包裝所用紙張擁有FSC(森林管理委員會)認證,並舉例其佛山及武漢生產廠房,利用廢棄紙包盒來造圍欄和長凳。

另一本地主要飲品公司太古可口可樂集團回覆表示,現時與不同團體合作回收膠樽,惟集團指飲品盒回收需要多方面配合,例如政府環保政策及措施,將繼續密切注意。但集團未有確定日後會否回收,但會考慮在盒上印上「可回收」標誌。

環保署回覆時指現時已制定「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其中在生產者責任計劃,會由塑膠購物袋、廢電器電子產品及玻璃飲料容器做起,下個目標為塑膠樽。署方又指,紙包飲品盒的回收價值低及缺乏回收後出路,因此無法在香港推行有規模的回收再造,但會繼續留意本港廢物情況以及其他相關發展。

延伸閱讀:現在沒有回收紙包飲品盒的相關政策及措施,那麼飲品盒是否只有用完即棄的命運?
詳看:紙包飲品盒造銀包 鑽研盒上符號 設計師:粗用半年延遲堆填命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