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包飲品盒造銀包 鑽研盒上符號 設計師:粗用半年延遲堆填命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Kimi收集到的日本飲品盒,盒上大多印有「可回收」和回收步驟說明的圖案。(吳韻菁攝)

「大家見到陽光檸檬茶盒、雞湯紙盒造的銀包,會特別興奮,因為有親切感。」『收皮』創辦人兼設計師Kimi,兩年前開始回收紙包飲品盒,設計成各種款色的袋仔。

鑽研飲品盒時,Kimi發現世界各地的盒上,大多印有循環再造字樣,部份更教大家按步驟剪開回收,與香港人對紙包飲品盒不可回收的認知有非常大衝擊。Kimi不禁大叫:「好落後呀香港!」

Kimi指着紙包飲品盒上的回收標記嘆謂:「但香港竟無任何回收點。」(吳韻菁攝)

於餐廳工作受啟發

兩年前,未有本地綠色團體着手推動紙包飲品盒回收,香港人對飲品盒的認知大多是「不可放進藍廢紙回收箱」,Kimi亦然。當時她跟朋友在油麻地《蘇波榮》餐廳合伙煮食,大部份廚餘、鋁罐甚至膠袋都會回收或重用。垃圾桶內餘下最多的便是飲品盒,於是她思考這些紙盒能否再次變成有用的東西。

Kimi第一次於網上徵飲品盒,有位媽媽帶來兩大袋洗淨剪開的紙盒,Kimi多謝她之餘,亦非常擔心這家庭的健康。「這些紙盒我用了兩年,這位媽媽說是家中小孩愛喝,我叮囑她不要讓小孩飲太多,始終糖份甚高。」

一路「收皮」至今,Kimi遇到許多好笑事情。「有人誤以為我們是回收商,查詢回收價。」Kimi 強調千萬不要為了捐贈飲品盒而多飲幾包,「這做法本末倒置,我們應從源頭減廢做起。」

Kimi設計出多款銀包,她笑言有點擔心會為這些產品公司賣廣告。(吳韻菁攝)

鑽研各地飲品盒符號

因為設計飲品盒,Kimi將盒拆開解構,在四個摺角中,發現全球最大的紙包盒製造商Tetra Pak的商標。「這是全球最大的紙包飲品盒生產商,佔全球市場比例最多,其餘還有EverGreen等公司。」

Kimi興奮地拿起其中一個飲品盒,指着可循環再造的標誌符號。「有些日本的飲品盒更印上步驟,教大家如何將盒剪開、攤平、洗淨,然後將紙和膠蓋分類回收。」反觀香港的紙包飲品,只有少部份在盒上印上回收字樣。「陽光、維他奶品牌的盒上,則只有壓扁掉到垃圾桶的標誌。從前不覺得誤導,因為根本不知道可回收。現在了解到紙包飲品也可回收,頓覺這圖案誤導,令人以為這是無用的垃圾。」Kimi亦了解,即使紙包飲品盒能夠循環再造,但香港仍是沒有任何回收點。

除了銀包,Kimi 還將飲品盒變成不同用途的百寶袋。(吳韻菁攝)

以紙皮代皮革 手工縫製

美國、日本、台灣等地都有回收飲品盒,部份國家更立法規定回收再造。「要是香港規定回收紙包飲品盒,那『收皮』就真的收皮了(完結之意)。」Kimi拍手大笑道,然後一臉認真續說,「其實所有廢棄物理應被回收再造才對,根本就沒有『垃圾』這回事。設計飲品盒銀包並非我主要收入來源,我只是想做好玩的事。」

對Kimi來說,飲品盒的好玩在於發掘其可能性。例如她發現飲品盒的物料本身有一層膠,只需加熱,膠溶掉時便可黏合,無需額外的膠水。她設計的款色有散銀包、長型銀包、捲煙包、斜孭袋等。Kimi又以縫製皮革的方法,例如釘窿、拉蠟線的技巧,套用在飲品盒上。「飲品盒簡直可以代替皮革呀!愈來愈多新聞揭露生產皮革的過程造成嚴重污染,印度常有處理皮革的工人因此患癌。」

已用上半年的「收皮」窮人包,仍然無穿無爛,而且增添幾分滄桑感。(受訪者提供)

一個「收皮」銀包,Kimi以自己粗用為例,每個約用到三個月至半年,「有人認為我在紙盒上多加了一粒鈕,比起原本更不環保。別人怎說我無法控制,我盡力做我認為對的事。當然最後它們都被送到堆填,但至少能物盡其用,延長它的壽命。善用手上資源是每個人應做的事。」或許這些紙盒能夠被回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但人人都可以行多幾步,善用資源,避免浪費。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