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繼歡病逝】回顧賊王福音月刊親筆信自述:後悔,幸好沒傷人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代大賊王葉繼歡今晨病逝。各大傳媒給讀者重温葉於九零年代持械行劫港九多間金行、屢次在街頭與警駁火的畫面。《香港01》亦再訪問觀塘物華街金行經理,經理:「(葉繼歡)有報應,當年賊王落網,讓珠寶業界鬆一口氣,至少有殺一儆百效用。」

然而,有福音月刊《天使心》卻重登一篇葉繼歡7年前撰寫的親筆信,揚言「我後悔了!」。信中他一一回應讀者的提問。昔日惡貫滿盈的大賊,信中卻流露出一生的無奈,概嘆70年代來港打工為改善家人生活,卻被嘲「港燦」屢被歧視,難找長工,生活逼人走上歪路。他的改變,始於三位牧師關顧,讀畢三次聖經後信主,更謂:「如果呢個世界的人,個個人咁有愛心幾好呢!

2010年葉繼歡親筆撰寫信件,向《天使心》讀者剖白心聲。(《天使心》提供)

原文節錄:

17歲來港打工  賺錢為改善家人生活

在信主前,我跟你們都是一樣,是一個平凡的人,我本身係大陸出世同成長,剛踏入青年時期,由於當年大陸剛啱開放無幾耐,自己的性格衝動,為咗家人有啲好生活,因此在我十七歲時,便偷渡來香港打工賺錢,目的是想改善內地家人的生活。來到香港後,因我學歷不高,祇有小學三年級的知認,故祇有從事低下層的工作。我曾做過風扇廠,電子廠,手錶廠,水電學徒,搬運,裝修等工作。

「綁架撕票綁匪比我更可怕」

由於我到香港無幾耐,講說話發音唔正兼帶有鄉下音,故經常俾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取笑為「阿燦」及帶有「白鴿眼」的目光對待,當時在我眼中,覺得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是「先敬羅衣後敬人」的那種人,所以我才做了這麼多份工作,每份工作都做不長久,後來遇到個舊同學,佢親戚是撈偏門的,那時候我便跟他的親戚出來撈偏門,(因當時是八十年代中,容易搵錢)從此就改變了我的一生,直至到我二十三歲時便首次被捕入獄。有人會覺個我係窮兇極惡之人,給我外號『頭號通緝犯』,極度危險人物等,但我可以講你知,我雖然有做過壞事,但從來無殺人,比起一啲綁架撕票的綁匪,他們令到受害人失去至親、陰陽相隔,那些人才真正令人感到可怕。我不是說我做壞事情係啱,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目標,好多事情都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况且我亦已得到應得的懲罰。

《天使心》原文:《天使心》獨家刊載賊王獄中書信 回顧悔罪歸主之路

葉繼歡近年身體漸差,去年10月被拍攝到由懲教人員押送至瑪麗醫院求診。 (資料圖片/洪琦琦攝)

好多事情都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况且我亦已得到應得的懲罰。

「當時我確實係需要金錢,才犯下轟動一時之嚴重罪行」

信主前覺得金錢是很重要,因為可以改善家人的生活,與及不用給別人睇唔起我,我係攞命博返嚟㗎,有邊個人唔鐘意錢吖,所以當時我確實係需要金錢,才犯下轟動一時之嚴重罪行。

我記得在1996年5月13日凌晨時的下半夜,我俾警員開槍射中三槍,其中一槍導致我下半身癱瘓,在瑪麗醫院留醫兩日後,就掟我入來赤柱監獄,還要在監獄內的無助環境下,一個人在監房內生活,覺得一砌都很絕望,意志很消沉,直到2000年初,基督教更生會的總幹事潘國光牧師,黃子坤牧師與白培德牧師,他們來到赤柱監獄接觸我。他們用好親切,關心態度同我傾偈,從沒有介意我的過去,並非只係同我講耶穌咁簡單。

連看三次聖經信主

試過連續睇三次聖經,每次睇一千多百頁後。我的感受:如果呢個世界的人,個個人咁有愛心幾好呢!大家互相幫助,老實講,我咁大個仔都係第一次睇咁厚,咁正經嘅書。經過潘牧師、黃牧師及白牧師三位多年來對我的不離不棄栽培,令我感到有重生的感覺。

在2004年,我決志信主。

如果呢個世界的人,個個人咁有愛心幾好呢!

希望時間沖洗心中罪疚  珍惜家人

我以往做過的錯事,當然我感到後悔啦,尤其是對家人來講,帶來家人深遠的麻煩、負累同擔心,對社會亦做過一些傷害,尤幸沒有傷害人命,經過時間的洗禮,希望可把心中的罪疚,慢慢地清洗過來。

信主後,我確係對人生有另一個睇法,覺得人生就好像一個旅程,當每個人去到終點站時,亦都要落車,所以在旅程的過程中,要懂得珍惜現在,尤其是要珍惜家人的親情,關懷,對於金錢來講,要量力而為,從正途方向處搵錢,千萬不可走捷徑歪路。就俾你搵到很多錢又如何,一旦失去親情或失去至愛的親人時,就會後悔莫及,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半身癱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