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貢億元項目逼遷60年佛院建資料館 擬收集舊調景嶺人歷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3年政府預留一億元予各區議會推動社區重點項目。西貢區議會斥資5,000萬建調景嶺文物行山徑及風物資料館,保留昔日調景嶺變遷,4月24日舉行動土禮,預計明年底落成。但資料館的選址舊調景嶺警署,由60年歷史普賢佛院承租,引起「為保育逼走活歷史」爭議,佛院負責人更一度燒手抗議,當日亦有到場拉橫額。

動土禮上,西貢區議會社區重點項目計劃委員會主席周賢明表示,選址舊調景嶺警署的風物資料館,將陸續收集舊調景嶺村居民的物件如舊照、書本,又計劃邀請中文大學歷史系客席教授丁新豹舉行「歷史文物收錄及保存培訓講座」,介紹收集和保存歷史文物的方法。為推動收集居民口述歷史,亦曾舉辦工作坊,訓練區內中學師生。但居民知不知道這項工程?他相信區內仍有一定宣傳空間,「13年,我們由19個區議員一人提出一個項目,篩選至3個,再合併文物行山徑及風物資料館後,決出兩個項目。當時曾辦過3場地區諮詢會。現在我們以派發傳單、環保袋和宣傳展板宣傳。」

擬建的風物資料館,舊調景嶺警署及改建為旅館的兩幢警員宿舍,總樓面面積為562平方米。靈實協會中標,簽約5年,期間須自負盈虧。資料館免費開放,收入主要靠提供14間客房、以社企模式營運的旅館,同時為殘疾人士提供培訓機會。「根據靈實協會提交的計劃,旅館屬於中低價位,希望台灣遊客到來懷舊時,有地方落腳。」周賢明說。

因牽涉逼遷60年佛院爭議,佛院負責人劉建國到場拉起橫額抗議。他指控區議會與政府逼遷佛院,消滅調景嶺作為「小台灣」的歷史見證。(陳銘智攝)

逼遷爭議 稱區會被動但願協助

2014年,西貢區議會開始尋找資料館項目伙伴,及後靈實協會入標。地政處為配合項目,中止承租舊警署的普賢佛院短期租約。1956年,章嘉活佛的徒弟吐登上師來港,為援助客居調景嶺的國軍,在舊調景嶺村建立普賢佛院。佛院屬藏傳佛教,供奉觀音化身「綠度母」,並收藏吐登上師從北京雍和宮帶來的唐卡(佛教神像繪圖)。

已被收回的普賢佛院舊址掛滿國民黨的青天白日旗。(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96年港英政府清拆舊調景嶺村寮屋區,佛院被安置到舊警署,繳交每年一元象徵性租金,作拆村賠償。佛院負責人劉建國曾表示,佛院是舊調景嶺作為「小台灣」的最後見證,並且供奉昔日生活在此的國軍靈位,拒絕遷出。

收回佛院至今兩年,周賢明指,區議會角色被動,「因為議會沒有批出土地的權力,而且佛院持短期租約」,他稱搬遷已經完成,願意提供後續協助,形式則要到時商討。「如果劉建國不相信區議會,可以經立法會議員聯絡。」

至今未能取回400個國軍靈位

兩年前,地政處執行土地管制行動,期間劉建國燒手抗議。院內一批佛教文物、400多個靈位和3個骨灰龕被政府取走,而劉建國養的一池50多條錦鯉被鎖在清空後的佛院內、4隻唐狗送到宋王台政府狗房。佛院被收回後,當局圍板封住,並設有保安崗亭至今。

舊調景嶺警署格局。警署位於山上,居高臨下,設有哨崗和探射燈,用作監視山下寮屋區之用。(立法會文件)

去年10月,劉建國經張超雄議員助理,向民政處要求討回靈位,遭拒絕。「直到今年1月才書書回覆,不能取回所有私人物品,但又附上兩三張照片,相內有幾個花樽,好似說明我的物品都有被保存似的。」兩年來,他四出奔走,除了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外,又曾向兩岸政黨及民間團體求助。

當風物資料館工程已經開始,18年底即告落成,他這樣回答:「有生之年我不會灰心,區議會與政府將國軍在調景嶺的歷史、藏傳佛教在香港的紀錄統統滅掉,我要搞個水落石出。」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