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GF回憶錄.上】13歲嗰年,第一次有人喺MSN問我一次幾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差不多10年前,有一天我在玩MSN,有條「粉腸」問我:「800蚊還是1000蚊一Q出不出去?」第一次約在九龍塘,我有點怕,不知道為什麼就做了那回事。

如果我想要自由,就必須找到生活費,十幾歲的想法只有那麼窄。(余俊亮攝)

(本文為記者代入受訪者的第一身書寫)

帶我回到你的過去吧

「你好似好緊張。」六點半,我等待的記者一來到,連打招呼的聲音也有點顫抖,吞吞吐吐。我看著她,忍不住這樣問。

「有點尷尬,不知道接下來哪些問題會令你難堪。」她回答的聲音依然顫抖。

「你想問的就問吧。」我這樣說她會比較安心嗎?

她叫我帶她回到我的過去,而我早已經想好,過去的起點是13歲離家出走;當我說起13歲的MSN、ICQ號碼時,她終於有點笑容。我們再聊了5分鐘左右,我問她:「不用自己嘟走粗口吧?」實在無法忍受沒有粗口的說話方式,不解放不行。真好,局面似乎比較輕鬆了,我要把高跟鞋也脫掉﹗

(余俊亮攝)

第一次在九龍塘收下錢,我就墮入另一個圈子。(葉璋時攝)

寄在網絡世界過青春期

離開家的時候我想的是自由,但是我必須找到生存方式來經營這個自由。一個13歲、中二也沒有讀完的女孩可以怎樣生存?那個「粉腸」給了我第一筆錢後,我開始在網絡世界找到這條路。


10年前手提電話最偉大的功能只有傳訊息,上MSN要到旺角網吧,坐在那裏等待MSN生意,像是坐在茶餐廳卡位。很多女孩一起坐,那時候已經有些女孩叫自己Part Time Girl Friend,每小時出租350元至500元左右。有些女孩叫自己「CC」,即是私鐘,不同名字好像是我們對於自己身份的一種投射,出租女友或許比較希望當別人女友,私鐘可能比較希望我們在幾個小時內有一段關係就好。我們通常不叫自己援交,但無論CC或PTGF都在做着援交的事,吃飯、陪伴、性服務。十年來我們一直存在,以前活在一個成人討論區內的小圈子,現在那些Instagram、Whatsapp和Wechat,其實和當年的MSN一樣,只是換了平台。

每次踏入時鐘酒店的房,我們都是膽博膽。(葉璋時攝)

CC、PTGF都是依附各種網絡平台的個體戶,等於蝴蝶寄居花朵,哪裡開花就寄在那蛻變。那時候MSN、Sex141.com、HK2Love的盛放,如同PTGF在IG,因為需求而盛放,因為女孩以為自己自由了而盛放。Sex141以前有個「援交區」,我們稱它為「四台」,我在四台留帖子,一單1600元接到停不了,人家一回覆,我的帖子就會彈在前列,不斷有人加我MSN,好痴線,三天沒開MSN,已經差不多400個交友邀請。市道真好,我差不多當上紅牌阿姑。「你看,一個月已經有幾千個麻甩佬找我搞嘢,這難道不是需求嗎?」

你們的世界好像沒有信任

「你會告訴身邊的朋友嗎?」那位記者這樣問我,我沒有明確告訴她我沒有朋友,我只是回答,「CC剛開始不會有朋友。」任何人都比想像中保守,有些人連一夜情也接受不了,我告訴別人後,人家會不會看不起我?更何況,任何個體戶都不會讓別人有機會識穿自己身份,何必冒險呢?

直到肥佬在MSN問我幾多歲前,我一直沒有跟任何經紀。「MSN的經紀很明目張膽,可以在Status打『今日開工的囡囡有……』」另附CC相片於MSN shell,每個人的肉體幻燈片地閃過再閃過,嘩,幾靚﹗

「好懷念以前MSN的年代。」我笑著說,很多過去我都可以笑著說。

肥佬問我幾歲時,我回答他:17歲(其實我還沒到14歲)。他用他的MSN找客給我,每個收1200元,我同時也用自己MSN找客,每個1600元。他的客比較變態,我也不是任他們玩,有底線但我不想說。

無法預知遇見的人

唯一一次哭了足足4個鐘,看,我手上還留著疤,是手銬的疤。「如果你想知道,可以躺下,我重演一次。」我張開腿騎在記者身上,她平躺,我雙手掐住她頸,沒有用力,但我當時是被那個男人用整個身體的力量掐住,手被扣了手銬,他一邊掐一邊嘀咕:「對不起,我只是想玩,我想試試強姦的感覺,對不起。」他手一直掐沒有放開。

電話響,那個男人的電話響,忘了是他女朋友還是誰,我一片黑,什麼都看不見,直到我醒來時他一個大男人綣縮在牆角,就叫他走吧,我不會報警。走出時鐘酒店我只能打電話給肥佬,我立刻搭的士到元朗找他。經紀實際上也沒有什麼用,但總算有什麼事可以找他擋,IG或WhatsApp直接對話,比起以前聊天室聊到MSN再交換電話,簡化了很多工序,等於沒人幫你擋,更有可能遇到更變態的客。一踏入時鐘酒店的房,遇到什麼人也要靠自己應變,大家膽博膽。

有段時間,我趁著學校午飯時間接生意。(余俊亮攝)

有一個星期三的早上10點半左右,時鐘酒店差人查牌,他們很大力拍門,進房看見桌上有1200元,問:「你的男人去了哪裏?」問我是不是出來做,問我夠不夠13歲。那個男人睡醒放下錢就走了,逃過「衰十三」(與13歲以下女童性交),我卻被送進女童院。

女童院裏什麼人也有,非法入境者、不斷離家出走拿兒童保護令的、「衰十一」的,有些被強姦,「這什麼邏輯?沒有犯事的受保護者和犯事者一起住,我住了28日,沒有變好,識了夜總會衰查牌入來的女仔,出去後,跟她們戇居居上夜總會做。」夜總會分茶舞和晚舞,我是做茶舞的。「那裏的人很恐佈。」

請看下集:【墮落天使回憶錄.下】13歲看夜總會囡囡大肚吸毒 但我並不悲情

現在我沒有戀愛,沒有時間戀愛,做過這一行,對於男人通常很難信任。(余俊亮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