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dden Agenda】樂隊=黑工? 音樂會搞手:恐日後難舉行演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觀塘工廈的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日前(5月7日)遭入境處職員「放蛇」執法,4名外國樂隊成員因沒有工作簽證被拘。

同為音樂演出搞手、飛躍演奏香港節目及公關經理葉瑋麟說,公司經常籌辦室內樂及獨奏會,每次邀請外國音樂人來港表演,均會代其申請工作簽證,過程簡單,最快10天成事。但他亦坦言,這或是因為公司由政府資助、申請政府場地程序較簡易之故。但場地如Hidden Agenda本身沒有娛樂牌,根本無法為演出者申請工作簽証。

曾多次為內地獨立樂隊安排來港演出的AX(化名)卻指出,即使找到有牌場地,對自費來港演出的獨立樂隊來說,要負擔簽證及營運成本十分困難;而且Hidden Agenda一役過後,相信無論在音樂還是藝文界,獨立及自行營辦的演出根本無法生存。他認為政府應提供協助,「而不是以條例去限制各類型的交流。」

Hidden Agenda經歷了四度搬遷,是次開業不足半年,又再被入境處、警察等大規模掃場。(資料圖片 / 黃寶瑩攝)

熱刺球員來港冇簽証都係黑工? 

外國樂隊來到香港演出淪為「黑工」,更要入境處職員「放蛇」、警察出動警犬圍捕。市民紛紛討論,這城市內是否處處暗藏「黑工」陷阱——英超球隊熱刺將於本月26日來港鬥傑志,屆時會否上演球員中場被制服在草地上的光景?外國導演在戲院出席映後座談會,又會否已觸犯法例?

記者向熱刺球會查詢,獲對方回覆指,是次來港的所有球員均已獲發工作簽證。香港足總發言人亦解釋,過往如有該會主辦的賽事,當中牽涉外國球隊的,他們均會事先與入境處溝通,若處方表示需要為球員辦理簽證,他們便會作出申請。視乎球員所提供的資料是否齊全,一般需時幾星期至幾個月便能辦妥。

根據《入境規例》,以訪客身份入境香港的人,不得接受有薪或無薪的工作、開辦或參與業務、及就讀於學校及教育機構。違反以上逗留條件的,最高可被判罰款50,000元及監禁兩年。 律師梁永鏗舉例指,如外地親人來港,「喺香港親人間舖度,幫手遞枝水畀客人」,即使全程沒有報酬,亦有機會觸犯入境規例。部分活動如來港參與公司會議,則需申請商務簽注;外國學者出席學術研討會,入境時亦要作申報,再視乎情況申請合適的簽證。

【PTGF回憶錄.上】13歲嗰年,第一次有人喺MSN問我一次幾錢……

現時在香港,配套上適合樂隊演出、又合法小型場地甚少。(資料圖片 / 黃寶瑩攝)

獨立音樂會籌辦人:應提供協助,而不是以條例去限制

但因位處工廈、不能作工業以外用途的Hidden Agenda,根本不能申請到《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在這情況下,要再就音樂演出為外國樂隊申請到工作簽證,可說是不可能。

AX也曾邀請不少內地獨立樂隊來港演出,有籌辦大小型音樂會的經驗。他說,內地的獨立樂隊來港演出,很多時由樂隊自費籌辦。即使該樂隊幸運的找到具娛樂牌照的場地,但申請工作簽證的成本一方面已令他們難以負擔。AX舉例說,如5人樂隊來港演出,每人需付190元申請簽證,一隊樂隊已近千元;加上機票、場地等營運成本:「小型場地的演唱,有時門票只會賣到幾張至幾十張不等。」

事實上,獨立樂隊所能選擇的小型Live House大多如Hidden Agenda般,不具娛樂牌照。於是在重重限制下,樂隊申請簽證的成功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

據他所知,過往也試過有樂隊因為無法申請簽證,最後放棄來港演出。AX擔心,Hidden Agenda被掃場的先例一出,日後除非合適場地能申請到娛樂牌,否則不論是音樂界,還是其他藝文表演,絕大部分獨立及自費舉行的演出日後都無法舉行。他認為,政府應考慮不同演出的觀眾數量、場地等,以提供不同協助:「而不是以條例去限制各類型的交流。」

【離地規劃】西灣河騎呢隧道 僅比馬路快5秒:住咗10年行過一次

Hidden Agenda被指為「獨立音樂界的紅館」。(資料圖片)

Hidden Agenda日前發聲明指,現有法律對於其經營而言,絕對是無可避免的制肘;他們現正思考下一步可如何走下去,圖為Hidden Agenda負責人許仲和。(資料圖片 / 黃寶瑩攝)

搞古典音樂會順利過關 小型band show則困難重重?

同屬音樂界,在非牟利團體「飛躍演奏香港」內工作的葉瑋麟(Johnny),不時要為來港演出的古典音樂家申請工作簽證,他卻說過程十分簡便輕易。填好表格,加上身份證明文件等提交到入境處,最快10天可以成事;有時資料遺漏了,處方更會來電提醒補交,過往從未試過被拒絕申請。

但Johnny坦言,其團體申請順利,或與公司有政府資助、申請政府場地較簡易有關。他解釋,如表格需申報公司資產,對註冊團體來說當然無問題,但小型Live house未必容易交出這些數字。Hidden Agenda的事件他亦感無奈,但Johnny認為,事實上,工作簽證的申請並非很難,有問題的是政策;場地不獲發娛樂牌,根本無法為演出者申請工作簽證,令香港的Live house難以生存。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