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勝利】居民兩年無間斷抗爭 加多近街臨時花園終獲保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5年,政府原本計劃拆除堅尼地城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並申請將原址改劃成住宅用地。堅尼地城的居民於是自發組成守護「加園」聯盟保衛公園,如在公園內野餐大會、中秋節舉辦「加好月圓」活動、在公園舉行社區論壇等等。爭取2年,終於成功——城規會於昨日正式否決政府將加多近街臨時花園改劃成住宅用途的申請,公園將維持作休憩用地。

位於堅尼地城20年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一直深受當區居民歡迎,公園亦是區內少有的休憩空間。(羅君豪攝)

得悉喜訊後,守護「加園」聯盟成員黃健菁對於決定感到「好開心」,形容是「想像唔到」的決定;因為過去比較少見城規會否決政府的規劃申請,「感覺(成功)機會低」。黃健菁早由2015年9、10月開始參與組織守護「加園」聯盟,發起居民爭取抗議,至今這場民間運動已有差不多2年。她直言「初初無諗住搞到幾大,一搞就搞左2年,(當時)無諗到去到咁遠。」

【臨時之城】 政府擬拆臨時公園建豪宅 堅尼地城居民「瞓身」力爭不拆

位於堅尼地城20年的加多近街臨時花園一直深受當區居民歡迎,公園亦是區內少有的休憩空間。2015年3月,發展局提出「堅尼地城西部土地用途檢討」修訂方案,其中包括將加多近街臨時公園拆除;政府稱公園地底留有以往焚化爐的污染物,因此須拆除公園進行耗資11億、為期7年的除污工程。

2015年3月,發展局提出「堅尼地城西部土地用途檢討」修訂方案,其中包括將加多近街臨時公園拆除(羅君豪攝)

爭取2年,終於成功——城規會於昨日正式否決政府將加多近街臨時花園改劃成住宅用途的申請,公園將維持作休憩用地。(羅君豪攝)

民間的勝利 居民覺醒捍衛公園

政府稱為除污而拆除公園,然而污染物的數據已是10多年前採集,被質疑一早過時。由於公園本是劃作臨時用途,政府計劃改成住宅用地;順理成章以除污之名清拆公園,再作起豪宅之用。

【堅尼地城】加多近街花園變公共健身室 珍惜西環綠肺的自由空氣

這個公園本已是區內僅有的休憩用地,當時要面臨拆卸除污再重建成豪宅的命運,黃健菁不認同這個規劃,由「搵隔離大廈居民收集簽名,咁樣開始。」

她表示之前沒有參加過類似組織,加上感覺政府近年的政策和規劃與市民心中「距離好遠」,所以就展開了這條守護家園的路。

聯盟過去曾作出不同行動表達反對意見,曾經到過區議會,亦曾與政府部門開會;過去曾經在公園舉辦不同活動,如去年11月的社區論壇亦有政府部門出席。去年4月,同是西環居民、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曾經在公園留守30日。他在公園舉辦電影《十年》放映會亦有「數以千計」的市民參與。許智峯指這些活動都反映公園受居民歡迎而且安全。

他對於城規會決定表示歡迎,認為城規會有充分聽到居民意見,亦反映居民的理據合理。長遠來說,許智峯認為公園應正名為「加多近街花園」,永久成為居民的休憩用地。

2016年的中秋節,守護加園聯盟、西柚辦公室、中西街坊合辦「加好月圓」的活動。(羅君豪攝)

成功的原因? 許智峯:公民社會和議會合作

許智峯憶述,政府起初在區議會的態度是「非拆不可」,亦沒有坦白公園會建成豪宅,單以除污為由,後來才由居民逐步揭發政府目的是為建住宅。

他認為今次成功的例子是「特殊的一次」,他指近年有不少「反盲搶地」、「反起插針樓」的運動,但是成功的例子卻不多。他認為今次成功的原因是政府的理據說服力不足,不獲城規會接納;而且參與守護公園的街坊當中不少是中產、知識分子,有能力將資訊講解給更多人知。另一特別之處,許智峯認為守護公園的組織與政黨之間互信程度很高,結合公民社會和議會發揮最大的力量。

繼續抗爭 聯盟關注東大嶼計劃影響

然而,將來堅尼地城還要面對東大嶼都會發展計劃帶來的變化。發展計劃將在大嶼山和香港島之間發展人工島並連接兩地;隨著港珠澳大橋落成,大嶼山將來會成為連接粵、港、澳三地交匯點。黃健菁估計將來大嶼山連接港島的「落腳點」將在域多利道公民村附近。屆時堅尼地城將成為東大嶼進入港島的必經之地。

【臨時之城】港九新界有乜臨時公共設施? 一張地圖話你知!

黃健菁指聯盟將來都會繼續關注發展對於區內的影響。她指政府現時未有透露發展詳情,將來大橋確實在堅尼地城何處落腳仍然未知。她指在過去參與守護「加園」的過程中,運輸署已曾經表示域多利道沒有廣闊的空間;將來東大嶼都會預計有70萬人口,黃健菁形容「只係經過都好多人,(交通)負荷完全係無可能。」

將來堅尼地城還要面對東大嶼都會發展計劃帶來的變化。發展計劃將在大嶼山和香港島之間發展人工島並連接兩地。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