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銅鑼灣書店的日子》第五回 李波失蹤 書店失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文由作家胡志偉(筆名「鄭義」)撰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李波失蹤的消息傳出後,引來各方關注。(資料圖片)

日記23:兩個神秘的報平安電話

十二月卅一日

七點鐘電李府,菲傭接的電話,說李先生通宵未返。八點才找到舒非,她說迄無電話打來報平安,大概出事了。

十二點,書店一開門,法國廣播公司、BBC、明報、蘋果等十多位記者湧入。鄧小姐問我為什麼又爆發記者潮。我答:可能因為昨夜李波失蹤一事,鄧小平即電陳先生,他飛車抵達後質問我:「出這麼大的事,為什麼昨夜不通知我?」我說:「初次見面時我敬贈了名片,可你沒有回贈名片,我至今不曉得大名與電話號碼。」他問:「那你為何不電告鄧小姐?」我答:「我與鄧小姐共事近兩個月,連她大名與手機號都不知,怎麼通電話?」他又問:「你不能打回書店?」我說:「昨夜十一點多才從李太電話中確認李波失蹤,那時書店已收舖,誰接電話?」他沉下臉逐一驅趕記者,閉門驚曰:「事態嚴重,這個店開不下去了!」遂叫我執拾私人物品,一起登上的士去北角李太辦公室。

他在車上問我是否擔驚害怕,我答:我平生不做虧心事,自然處變不驚。我反問他:「你關了舖,房租怎麼付?李波不在了,我要幫李波講一句話,這是李波的資產,也是林榮基半生積累,倘不付租,會被業主將幾千本書扔到垃圾桶去的……」他說:「我大把水,付租唔關你事。現在連人身安全都無保障,不知明日輪到誰?十日後,等事情淡定下來,我再通知你!」回到家裡致電舒非,我說李波失蹤,再人為關店,這是雪上加霜。

她說:「人家不想開,我也沒辦法,我只盼李波回來,什麼都可以放棄。」她說,李波有電話打回來「報平安」,時僅幾秒,按來電顯示,打回電話去問,是一家秘書服務公司,可見他已失去打電話的自由。

到景聯書店,許老闆的女兒出示蘋果即時新聞,李波被綁架新聞已出街,所以便有李波的兩個「報平安」電話。

李波失蹤後,書店內仍有很多題材敏感的書籍。(資料圖片)

日記24:書店大門無故被打開

一月二日

舒非來電說,李波來電說下周一照常開倉出貨,香港警察一定會在康民大廈加強巡邏。晚上,銅鑼灣警署警長來電,說書店鐵門已被拉開,要我速去開門查勘。我問為何不通知店長陳先生,他答曰:「他住在遠郊,考慮到你住在書店附近。」半小時後,我去書店打開上面的大鎖,三名警官叫我查察有否損失,我發覺三十日到貨的《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四十冊已一本不剩。我想,如果李波因為發行《總書記的8段情緣》要被失蹤,那麼,胡扯周恩來搞男童屁股的作者該打靶。

日記25:李波失蹤與最後作品有關?

一月三日

報紙紛傳李波失蹤是由於一本《習近平與他的情人們》惹的禍,然而我從電腦查出,李波交付二樓進富印刷廠的書稿是《2017中國巨變》,書已印好尚未裝訂。李波失蹤鬧得滿城風雨後,印刷廠老闆娘斷然下令將半成品全部打紙漿,而《總書記的8段情緣》是二○一四年一月出版的,全港書店都有售,為何僅李波一人當災?

我思忖李波夫婦根紅苗正,從未行差踏錯。李波是左派香島中學畢業,曾負笈英倫,回港後一度在理工學院執教,後入中宣部麾下三聯書店任美術設計,在三聯與舒非結識、戀愛成婚。其胞妹是佳視七十年代第一代小龍女李通明,已移居美國邁阿密。舒非父親是廈門大學研究南洋華僑的學者,一九七七年來港定居後做過《明報》編輯。舒非表姐舒婷是福建省文聯副主席、第九屆省政協常委,兩周前還來港出席中大的學術研討會。

舒非在三聯書店當文學編輯室主任,又連續二十多年在《大公報》副刊撰寫專欄,內容多是風花雪月,從無政治不正確言論,難怪香港第一才子陶傑在《蘋果日報》上說:「愛國人士來的,唔通我有得寫《大公報》咩。都係愛國人士,點知都搞成咁,先離奇!」

李波失蹤消息傳出後,警方開始調查書店在柴灣的貨倉。(資料圖片)

日記26:警方到書店調查

一月四日

夜裡九點半,警方重案組兩名督察上門調查李波失蹤案。正好議員何俊仁、教授林和立、明報、半島電視台記者等接連來電探問舒非到警署撤案之真相,我當著兩個警官的面,對話筒一再強調:「香港當權人士一再將案件往大陸有關部門推諉,這是逃避責任!中央政府永遠不會向地方政府認錯的,該失蹤案絕對不是大陸公安越境執法,多半是香港黑社會擄人用大飛運往對岸邀功領賞。皇家香港警察(編注:香港警察)、輔警加民安隊十幾萬人,竟破不了這個失蹤案,統統都是廢柴!」

拒警方來查問

兩位警官在旁苦笑不已。一小時後,我結束了馬拉松式電話答訊,對二警說:「十五年前我被人屈,坐了八十日冤獄,我對你們皇家香港警察(編注:香港警察)印象極壞,你們要我提供線索,一定要有第三者在場作證,以免今後再起冤獄。我登記的中國現代史學會,副會長林建強是警察歷史收藏學會會長,想錄口供,請林先生到場,他剛從內地回到香港。對方說:林建強是我們的同事,但屬於另一部門,查重案需要保密,不能向無關人士洩露……」

我說:「我七十五歲了,沒精神同你們講廢話,講了也白講,你們只會欺侮手無寸鐵的學生,七個警察打一個學生,打傷了還不承認,太不像男子漢了,我對你們失望!早抖!」我便回臥室就寢。二警對我妻子說,老先生今日情緒欠佳,我們明日到倉庫再談吧!

李波失蹤後,書店門鎖也換了。(資料圖片)

日記27:慰問者不斷

一月五日

下午四點,有記者來電,說書店鐵閘撞鎖被人拉開了,我感覺責任攸關,前往察看,但見鐵閘上掛滿黃絲帶及竹書籤,例如立法會議員余若薇女士用紅線綁上竹牌,上書「早日平安回來」;一位署名譚文豪的讀者在竹製書籤上寫道:「你們的付出,我們都知道,他們要禁的,不是書本上的文字,而是這一代人的思想!撐住!」

一位署名柳燁成的讀者留下一本袖珍日記:上書「邪不勝正」等等。進門見鎖頭放在我桌上,傳真機吐出的徵訂單一大堆被拋在我桌子下,可見另一持鑰匙者來過。明報攝記鄧宗弘、BBC製片人鄭思遠、南美巴西電視台記者露易莎等一湧而入,光是BBC就來了華洋記者共五人,將書店拍了個遍,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鐵門大鎖鎖上。

走下樓梯,一群本土陣線的青年正在駱克道一帶派發「尋找李波」的傳單,所有目送我離開的記者與市民都帶著同情、支持的目光。回家九點多,重案組警官又上門,問我下午為何不去倉庫?我說:「香港哪有七十五歲的庫工?我本是義工,去不去唔關你事!」康民大廈的監視帶已查出跟蹤李波進出電梯以及推李波上貨VAN的禿頭男子,按照香港警方掌控的七百多萬市民身份證(照片各有暗記編碼),此案立刻可以偵破,請勿捨近求遠,恕我無精神奉陪。

日記28:有人換掉書店鎖頭

一月六日

下午五點五十分,記協前主席胡麗雲來電,說銅鑼灣書店進去五人,拿走一紙箱文件,二十分鐘後回來換了鎖頭。八點鐘我到書店,見鎖頭由長形換了方形,其中必有貓膩。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