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似中策組密件曝光!倡重設政治部震懾反對力量 政府未回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特首梁振英卸任逾一星期,疑似中央政策組密件曝光!《香港01》接獲一份疑似是上屆政府中策組的內部文件,顯示中策組曾以「構思香港未來場景」為題研究逾兩年,分析香港未來政治前景三大可能性,包括提到中央與特區關係繼續惡化,導致局面失控,香港陷入無法管治的情況,中央政府不能容忍,出手干預甚至接管。

最震撼的是,報告建議政府重設類似英治時期的政治部,對反對力量發揮追蹤、阻嚇、震懾和遏制作用,又形容這是「任何政府不可或缺的管治手段」。

《香港01》就上述內容曾向政府查詢,至截稿未獲回覆。

全文11萬字 梁振英落任前完稿

《香港01》收到一份郵件,內藏一隻光碟,是上屆政府中策組花逾兩年研究的項目報告,題為「構思香港未來場景」(Scenario Building for Hong Kong),全文分為三部分,分別是「影響香港未來發展的因素」、「未來形勢與趨勢」及「未來的四個場景」,正文約11萬字,另有附錄5個。定稿日期為2017年5月10日,即梁振英任內。

根據導言介紹,報告任務是探討「香港的未來」,目的不在於研究具體政策或問題,而在於刺激思考、引發想像、憧憬未來,而把探討時限設定在25年至30年之間,是希望能兼顧參考價值及準確性。報告又提到,研究下限為2040年至2045年之間,「此年份容易令人聯想到對目前香港前景來說有特殊意義的2047 年,但這並非本項目的原意。和2047 年有關的政治、憲制問題,只是我們整體探討範圍當中的一個細小部份,並非重點,也不是我們要故意迴避。」

中央政策組為前特首梁振英的御用智囊,時任首席顧問為邵善波。(資料圖片)

在「影響香港未來發展的因素」部份,報告花了不少篇幅談及科技發展、能源環境、全球化等議題,亦有論述香港的內部問題,包括人口老化、政制演變等。報告提到,香港「民主化」進程的爭論,引發2014年的「雨傘運動」,而特首普選方案被立法會否決,令香港政治體制下一步將如何發展,變得不明朗,爭取民主化的運動暫時停頓,將來可能再次爆發。

至於2047問題,報告指屆時「一國兩制」政策會否改變、《基本法》是否繼續有效,至今仍缺乏權威而明確的論述,但認為2047是關係重大的問題,「而且不是香港內部所能決定,最後決定權在中央」。

中央政策組一張紅色的密件光碟曝光,內容建議特區政府重新設立類似港英時代的政治部。(01製圖)

反對力量強大 政府管治困難

在第二部份「未來形勢與趨勢」,報告認為能否理順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區的關係,令之進入良性互動,是香港未來發展至為關鍵的問題。報告指,自香港回歸以來,社會內部的「反對力量」日益強大,這股力量既抗拒中央政府,也抗拒特區政府和現行體制,令香港的管治陷入困難。2015年的「佔領運動」後,更出現「本土自決」甚而「香港獨立」等具有分離主義性質的主張和組織,「換言之,香港政治體制當中的對抗、衝突成份正在加強,局面愈益嚴峻。」

報告接著分析局面惡化的原因,包括香港有悠久、深厚的反共傳統,回歸後沒有一個「去殖化」過程;以馬列主義為官方意識形態的中國大陸,被視作專制、獨裁、腐敗的政權,而隨著世代更替,認同中央政府的逐漸淡薄,鴻溝擴大,香港民眾對內地也就愈來愈抗拒,甚至敵視。

報告指出,另一個影響未來發展的政治因素,是政府的管治能力問題。報告指,英治時期,香港的政制屬於「行政主導」,以港督為首的行政機關,能有效地施政和管治,但回歸之後,隨著制度的變化,施政和管治愈來愈困難,體制內的反對派雖然只是少數,也能對行政機關形成巨大的阻力,對於社會上的各種反對力量,政府也缺乏監控以至震懾的能力,因而顯得長期處於被動和弱勢的地位,「如果今後仍然無法有效遏制體制內外的反對力量,香港的發展會嚴重受損。」

報告之後提出兩個建議,以扭轉局面:

一、賦予行政機關較大的自主權

報告指英治時期,委任制令行政機關處於主動地位,現在委任制已取消,可考慮引入諸如法國政制的「委任立法權」,即行政機關在得到立法機關同意後,在一定期限內就特定範圍的事務以行政命令決定並推行,期限結束後再將有關法令提交立法機關審議和通過。這涉及基本法條文的修改,估計只能在中央和特區關係有所改善,或者特區管治惡化到一般民眾都難以忍受的情況下,才能進行。

二、重建類似政治部追蹤反對力量

在正式體制之外建立一些機制,對反對力量發揮追蹤、阻嚇、震懾和遏制的作用,這可說是任何政府不可或缺的管治手段,例如英治時期依賴政治部監控和打擊社會上的反對力量,但政治部在回歸後已不復存在,可考慮以合乎現在情況的方式重建此類性質的部門。

梁振英曾多次高調批評港獨,認為校園亦應禁止討論。(資料圖片)

報告總結以上分析,展望香港未來政治前景,不外以下三種可能性:

一、中央、特區關係基本得到理順,兩者之間重建互信,因而帶動特區內部政府和民眾關係的改善,有效管治於是逐步恢復。不過,報告承認「目前實在看不到任何可行的方法和途徑」,光靠香港內部的力量,估計無法達成,如果依靠中央出手的話,則香港民眾又難以接受。但也不是全無可能性,例如如果局面繼續惡化,到了某一地步,可能逼使港人正視困境,尋求出路,願意和中央一起較理性地全面檢討「一國兩制」。

二、中央、特區關係繼續惡化,導致局面失控,香港陷入無法管治的情況,中央政府不能容忍,出手干預甚至接管,「一國兩制」被逼提前結束或者名存實亡。這當然是極為惡劣、中央政府和一般港人都不想看到的局面。不過,對香港內部一些極端反對力量和國際上一些意圖遏制、顛覆中國政府的力量來說,上述局面很可能是其希望營造的目標,我們不能排除此可能性。在這樣的情況下,吸納、消化新一代,以及調整體制以改善政府的管治能力兩者也就無從說起。

三、其三,是既非理想也非失控,而是在中間狀態擺動的狀態,即香港的政治局面繼續在低互信的基礎上運作,內耗不絕,管治低效,根本性問題無從解決,政府和社會陷入空轉狀態,但又不至失控,只是時好時壞,視乎環境和偶然因素而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