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港大雙學位追逐廚房夢 VTC畢業生:為自己熱愛工作感到驕傲

最後更新日期:

不少人在小時候都有「我的志願」。不過,有時並非成長路的小挫折阻礙你,而一些小小的成就,教你和自己的初衷,漸行漸遠。

陳鎮豪(Percy),一度入讀香港大學的雙學位課程,如果按著生涯規劃的路徑,現在大概已是一名教師。然而,為了追逐自己的西廚夢想,Percy毅然離開了港大,換上廚服,轉讀國際廚藝學院的廚藝高級文憑。

畢業了一年,Percy還在追夢的路上,捱過了無數個朝9晚12的工作天,終獲得他最心儀的餐廳聘用,一步步向他的理想進發。同屆的中學同學不乏醫生、律師,但Percy自言沒有被比下去:「我為自己認真、熱愛工作而感到驕傲。」

Percy立志要成為一名出色的西廚。(香港01記者攝)

「我連呔都唔識打」

畢業一年,Percy在接受《香港01》訪問當日,重回母校職訓局國際廚藝學院,再次穿上學院的西廚制服,相當帥氣。
談到他第一次穿上西廚製服,是在放棄港大學位那年,他決心退學,在「零經驗」下在勞工處中找了一份西廚的工作,暪著家人假上學、真上班:「當時其實相當傍惶,那時我連如何打這條(西廚)呔都不懂,要找位師兄幫我打呔。」

硬著頭皮邊做邊學,Percy察覺到自己的不足,適逄國際廚藝學院開辦廚藝高級文憑,遂決定報考。

「我想當西廚,我不想再浪費時間」

Percy就讀過的香港大學和國際廚藝學院,一樣位於港島中西區西半山薄扶林。在勢利的港人眼中,兩者或許是天與地的分別,但對Percy而言,後者才是他追夢的地方。Percy自小就喜歡廚藝,絕非三分鐘熱度。初中時期,他在設計與科技和家政科之間選了後者,一直都以下廚為樂。成了港大生後,他叩問自己許多回,原來答案還是那一個:我想當一名西廚。再回首,Percy覺得自己起跑慢了:「我不想再浪費自己的時間。外國人要當西廚,他們從小就開始接觸相關的食材,不需要特別學習,但我就在味蕾上要去試和學習許多。相比之下,我很遲才學習。」

至今,他沒有後悔自己中途退出港大,如果重來,還是會這樣選擇。

在Percy眼中,廚師是一門專業。(香港01記者攝)

先斬後奏退學有如與父母「攤牌」

只是Percy的熱血追夢得不到雙親的支持,父母非常反對他退學,對兒子的「先斬後奏」感到無奈和憤怒。Percy形容,當時有如和父母「攤牌」。雙親反對Percy的做法,一是因為爸爸本身是中廚出身,深知廚房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不想兒子走如此艱辛的路;二是Percy來自一間頗有名氣的中學,成績向來不差,即使高考失手,仍能憑著副學士成績入讀港大。Percy的這個決定,實在教雙親感到震撼。

我身邊最親密的朋友圈子中有人是醫生,有人是律師,我覺得我們都一樣,很努力的上班,追求自己想要的事。我不會覺得別人的工作特別高尚,我為自己認真、熱愛工作而感到驕傲,我覺得這樣是最好的。

憑著鬥志,由起初西廚呔都不懂打的Percy,走到今天,獲得他最心儀的本地餐廳錄用。(香港01記者攝)

「我會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真正投身工作一年,Fine dinning(高級餐飲)的工作比Percy想象中來得更吃力,一腔熱血的他不介意早到和加班,但此舉遭餐廳的大廚喝停:「他跟我講,要在工作和生活之間取得平衡,應該思考如何做得快一點、聰明一點,而不是一味以時間戰勝一切。」

在前輩的提點下,他再審視自己的工作,慢慢終於上了軌道。早前他更羸得了自己最心儀的本地餐廳聘用,轉工後,Percy將擠身一所全球排名50名以內的餐廳。雖然由低做起,但他向記者表示,「有機會向上爬,學許多不懂的事情,是我入加這行的初心。」而說到長遠發展,他期望出國拜師,一步一步走上去,最後是開一間屬於自己的餐廳。

Percy坦言要達成夢想不容易,但他願意為此付出。(香港01記者攝)

父母至今仍不算支持 「我會證明我的決定沒有錯」

曾經在國際廚藝學院指導過Percy的總教導員(西式廚藝)彭萬昌表示,要走上西廚之路確實不容易,「修讀專業的課程可以打好基礎,也避免在外面白白兜許多路」,他又形容Percy的處事比同屆同學成熟,平日都是一名小領袖。

但問到有甚麼想跟父母說,Percy就露出一面稚氣,手指碰手指地迴避記者的目光。事實上,Percy透露父母至今只是不反對,還算不上真的支持他,「我會證明給他們看,西廚不是一份很差、低學歷的人才選擇的工作。」

國際廚藝學院總教導員(西式廚藝)彭萬昌(左)與Percy合照。(香港01記者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