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判配音領班被亞視拖欠百萬 腹背受敵或遭下屬追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既然司榮彬這麼愛亞視、渴望救亞視,我希望他能救救我們這班默默支持亞視的人!
盧傑群,亞視外判配音組領班

當逾230名亞視前員工已申請破欠基金,為亞視配音逾40年的老臣子盧傑群及譚淑英,卻不符合申請資格。他們視亞視為摯親,一生奉獻了給亞視,卻慘被拖糧逾百萬元、由員工貶為外判領班,更隨時由「債主」變「債仔」,被其餘30名配音員向他們追討百萬元欠薪。這班自稱「做着員工工作的非一般外判工領班」,有冤無路訴。

柯柏文與野原美冴淪為外判工

他們的名字,街外人或聞所未聞,但他們的聲音,演活了一個個經典角色。盧傑群1969年加入亞視,做過副導演及話劇演員,後來轉戰配音組,初期《變形金剛》柯柏文、《鬼太郎》星君鼠、《蠟筆小新》外公、《男兒當入樽》及《雍正皇朝》的旁白,均由他聲演。

譚淑英自70年代麗的訓練班畢業,任職配音組,聲演過《蠟筆小新》中小新母親野原美冴、《新世紀福音戰士》的伊吹真夜及《還珠格格》太后等廣為人知的人物,由於其音域廣,少女至老婦均能演繹得維妙維肖。

譚淑英(右)於70年代於麗的藝員訓練班畢業,被分配到配音組,一生人只打過亞視一份長工。(受訪者提供)

二人本為合約藝員,惟2000年強積金實施後,亞視逐步外判工作,配音組首當其衝。公司委任5名資深配音員工為外判領班,他們自然是領班之一,要領取商業登記牌照,統籌配音員,薪金則要按節目每齣計算。外判後,收入減半,福利及強積金統統欠奉,但工作量卻激增,更要額外處理行政事宜,每人要每年自費繳交2500元牌照費及聘請會計師報稅。

譚淑英在蠔涌廠房時期的照片。(受訪者提供)

當欠薪成為習慣

不過,自前年10月起,配音組就沒收過一分一亳,5名領班各自背負30多名員工合共數十萬元欠薪。為何這麼久才追數?盧傑群指習慣被拖欠薪金,已變得「百毒不侵」,自己見慣大風浪,經多次改朝換代,戒心很低,「以前也試過拖欠一年多,換老闆後立即找數,以為今次也會一樣」。

前年亞視暫停接駁巴士,譚淑英稱不少人不願再接亞視工作,「被拖欠薪金,留下的配音員是一些默默支持亞視、有情有義的人,現在可能被他人落井下石,『叫了你不要幫亞視配,你又不聽,活該!』」

收不到血汗錢,更隨時面臨被追討,譚淑英難忍淚水,希望亞視投資者司榮彬能出資拯救他們。(黃永俊攝)

當欠薪的憑據僅有一紙單據

然而,業界素來靠口頭協議,代替明文合約,二人手上僅有一紙單據,證明整個配音組被拖欠百萬元款項。盧傑群無奈地說,這張單據連公司蓋印亦欠奉,「只有一名高層簽名,但現在這名高層亦以《僱勞條例》10A離職」。而這班外判配音員不隸屬亞視,因此也不符合破欠基金申請資格。

「我們並非想追自己的錢,這筆錢大多都是屬於其他配音員。」譚淑英一輩子不曾欠債,想到對行家的愧疚,她淚流不止,已作了最壞打算,或只好申請破產。

當追欠薪要跟在隊尾

他們深明取回報酬機會甚微,盧傑群只能以債權人身分索償,差不多排到最後,屆時恐怕亦分不到錢,「唯一的寄望是司榮彬先生做好心出(糧)給我們,希望他救救我們!」

律師梁永鏗形容,兩人情況很慘,員工反而獲破欠基金「包底」,上述個案在法律上視作商業合約,只能先向臨時清盤人登記索償,但即使亞視清盤,變賣資產,按次序要先還清員工薪金、政府稅項、臨時清盤人費用,才到他們債權人,料屆時資產所剩無幾。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