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IFF】視網膜退化變視障 May:我在黑暗中賞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有個心願,就是「看」一次《反斗奇兵 》3。
視障人士 May

(江智騫攝)

我叫May。

7、8歲時雙眼視力已不好,唸大學時,醫生證實我視網膜退化,遲早會盲,當時我尚有九成視力,看不到黑板、白板,但還能看書做功課。

畢業後到小學任教,夜盲愈趨嚴重,下午6時送學生出校門外,已覺天太黑看不見,還死撐著他們不要吵鬧,後來連自己都覺不妥便決定辭職。之後打過多份工,寫教材、於視障機構作生命教育、協助視障者創業,雖然不是教師,但也一直從事教育工作。

你看戲嗎?

以前我喜歡看戲,意大利、法國電影甚麼都看。大學畢後出來工作兩年,視力逐漸變差,看不到字幕,聽英文也覺累,到後來連港產片也難明,就再也沒有看戲了。為甚麼聽聲音不可?就算是港產片,廣東話對白也不多,不少劇情以畫面交代,常錯過重要劇情,很難投入,覺得電影不再好看,也就漸漸不看了。

2011年,香港盲人輔導會展開口述影像計劃,給我開了一扇窗。口述影像是甚麼?就是有人預先將戲看熟,在戲中沒有對白時,旁述畫面給我聽。有了口述影像,以前戲中容易錯過的情節我都知道,真沒想過可以這樣。

以前我不喜歡看功夫片,但口述影像做了《葉問2宗師傳奇》,當中有一場戲,洪金寶與甄子丹在枱上對打,那個義工形說話快得像急口令,我也要緊貼才行,如何打、如何跌我都想像得到,很精彩。

電影對白不多,好多劇情我都不知道,總覺得戲不好看,漸漸也就不看了。
視障人士 May

(江智騫攝)

口述影像讓我再接觸電影

口述影像很複雜。每個人對電影的詮譯也不同,你覺得哪個是重點、那個動作代表甚麼也不同,講究語文能力及說話技巧,要做得好也難。很多義工很有心,喜歡將畫面鉅細無遺都說清楚,我很感謝他們,但偶與對白疊聲,聽起來真的很累。不過,多得義工們的努力,我又可以和身邊人同步看戲,至少能維持自己的興趣。朋友陪我去看口述影像電影,我毋須多說,他們聽義工旁述,自然體會我平常看戲的困難。

現在,你最想看甚麼戲?

老實說,我很想看卡通片,特別是《反斗奇兵》第3集。這系列第一集上映時,我視力還好,看得見胡迪、巴斯光年的樣子,到第3集上映時,我也進戲院,但已看不見畫面。如果能有口述影像就再好不過。但我知道,要做口述影像,須得到電影公司同意,提供電影光碟予義工事先收看才可寫劇本,礙於版權問題,現時計劃僅集中做港產片。

不要緊,現在遇上喜歡的電影如《小王子》等,我也願意走進戲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