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被擄】何俊仁認為事有蹊蹺 或涉權鬥 憂香港成鬥爭磨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是摸不著頭腦,到底搞甚麼…我不覺得這件事,是需要如此恐嚇他」民主黨前主席、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分析林子健被擄事件時如是說。

何俊仁指出,自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劉曉波病危至逝世後,民主派和支聯會發起不少活動聲援劉曉波和其遺孀劉霞,期間未遇警告,不明白為何一張幾乎無可能轉交劉霞的球星簽名照卻引發虐待和禁錮,「感覺好像想做一些事情,讓他公開」。

何俊仁更擔心,事件屬內地權鬥的延伸,使本港成為權鬥磨心。資深傳媒人程翔亦發現另一「新情況」,指內地國安近年逐漸將任務「假手」於本地有勢力人士,以免事件曝光後,有跨境執法的嫌疑。

林子健稱,遭禁錮前已收到從前認識的內地中間人警告,警告他不要將美斯簽名照轉交劉霞。(資料圖片/葉家豪攝)

陪同林子健向傳媒交代被擄和被虐事件的民主黨前主席、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林子健被擄事件感到驚訝。他稱與支聯會人士討論過,加上按以往經驗,認為事有蹊蹺。何認為,劉曉波逝世後,相關事件都慢慢靜下來,外界極其量關注劉曉波遺孀劉霞可否出國,對中國政府而言壓力不大。他形容,林子健嘗試轉交球星美斯簽名照的行動換來如此對待,是「不成比例」,「我是摸不著頭腦,到底搞甚麼…我不覺得這件事,是需要如此恐嚇他。」

何俊仁:不會影響支持會聲援劉霞

自劉曉波病危消息傳出後,支聯會舉行多項活動聲援劉曉波,惟何俊仁稱一直未接獲任何警告,「從劉曉波出事,接著我們很多人到中聯辦門外,差不多十多日,在門外靜坐,直到後來劉曉波逝世,我們去燭光集會、遊行,其後七日祭,當中其實他們有很多機會,如他們不想我們做,可以恐嚇我們,可以警告我們,是可以做到,但我們沒有收過。」何俊仁認為,一系列遊行集會帶來的反響更大,卻未有人阻止,反而一張簽名照換來如此虐待、禁錮,更使人懷疑當中是否涉及其他內情。不過,何強調,以林子健受虐的粗暴程度而言,無疑林確遭內地強力部門人士虐待,但「不認為是北京的正式做法」,今次事件亦不會影響支聯會支持劉曉波和劉霞的立場和行動。

「我是摸不著頭腦,到底搞甚麼…我不覺得這件事,是需要如此恐嚇他。」
何俊仁

何俊仁(右)認為,事件令人摸不著頭腦,擔心與內地權鬥有關。(李偉欣攝)

「感覺(涉事者)好像想做一些事情,讓他公開。」
何俊仁

何:涉事者似想泛民公開事件

雖然林子健憶述,曾被禁錮者警告不要公開禁錮事件,但何俊仁表示,作為民主派必會將事件公諸於世,「開記者會必定安全過不開記者會,這是常識」,故相信涉事者早已料到林會公開事件。從林身上的傷痕及十字釘可見,「感覺(涉事者)好像想做一些事情,讓他公開。」綜合各種因素,何俊仁擔心,事件可能涉及北京的權力鬥爭,「內地政治的複雜情況,甚至鬥爭,有些事情已伸展至香港,然後拿香港作磨心,這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

程翔:國安或假手於人免被質疑跨境執法

林子健稱,星期四下午於油麻地被擄,凌晨在迷魂過後醒來發現獨自身處西貢一個海灘,未知途中有否離開本港。資深傳媒人程翔指出,留意到近年國安在港行動出現「新情況」,國安為免「任務」曝光後,讓外界發現跨境執法,會將「任務」假手於本港有勢力人士,如黑社會中人,一旦那些人士被捕,責任也不會算到國安身上,國安可以將事件推得一乾二淨。

「內地政治的複雜情況,甚至鬥爭,有些事情已伸展至香港,然後拿香港作磨心,這是我們最擔心的事情」
何俊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