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偉銓:積極考慮參加補選 引述林鄭舉5優點讚資歷豐富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DQ風波,引發立法會6個議席懸空,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功能界別是其中一個需要補選的席位,去年選舉謝偉銓爭取在此界別連任失敗,以400多票之差,敗給最近被DQ的民主派姚松炎。

姚松炎被DQ後,謝偉銓明言會積極考慮捲土重來,他接受《香港01》專訪指自己不會「太過謙」,做過政府、私人發展商、立法會、市建局、測量師學會主席是事實,特首林鄭月娥亦對他稱如此履歷的人少有。

他批評補選潛在對手姚松炎在立法會的表現,指他發表專業意見相對少,從政治出發的說話較多,有業界中人亦指姚沒有必要在宣誓時「加料」,招致業界在立會的議席懸空。

謝偉銓(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考慮參戰補選

謝偉銓去年立法會選舉爭取連任,當時除面對民主派、原為中大地理及環境管理學系副教授的姚松炎挑戰外,亦面對同屬建制陣營的建築師兼政協林雲峯夾擊,謝偉銓最後以不足500票輸給姚松炎。

轉眼一年,政壇風起雲湧,姚松炎因在宣誓時加入「定當守護香港制度公義,爭取真普選,為香港可持續發展服務」等字句,上月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喪失議員資格。原本以為4年一次的機會,結果短短一年後就出現,謝偉銓不諱言自己積極考慮參加補選,亦有信心得到業界支持。他指,參選的考慮是「有冇人好過我」和「能否爭取到支持者出來投票」。他認為在換屆選舉落敗,是因為自己的支持者以為他「實贏」,故沒有去投票,又因後政改時代社會分裂,「打反政府口號就支持,傳統建制派亦對政府有不滿」,令他的選情受壓。

謝偉銓指,去年立法會選舉經常被追問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他不回答就被人說是迴避,至今仍強調當時梁沒有公布會否爭取連任,所以難以回答。(鄭子峰攝)

為「梁粉」標籤解釋無意思

謝偉銓在上屆特首選舉,將建測界的15張選委票押在前特首梁振英身上,故被視為「梁粉」,選舉會否因此受拖累,參加補選是否需要「洗底」?他認為,兩者沒有關係,亦不介意別人標籤他,如果因為他與梁同是測量師就標籤他是「梁粉」,他多解釋也無意思,強調自己一向「是其是、非其非」。他舉例在2013年港視發牌事件上,他沒有「跳出來力撐」(翻查資料,2013年有議員動議用「特權法」查發牌事件,業界有人發公開信要求謝支持特權法,但謝沒有公開表態,投下棄權票,結果引用特權法調查被否決)。他強調,底線是用專業意見講道理,而梁振英在基層工作上做得很多,但民情的不滿被誇大。

他在今屆特首選舉中表態支持林鄭,盛傳林鄭月娥曾邀請他做發展局局長。他評價現屆政府表現時說,支持林鄭是因為大家理念相近,認同房屋問題大,不能只幫基層,亦要幫助因樓價瘋狂而受害的中產。

有否獲邀加做局長? 謝:不想增加林鄭包袱

既然認同林鄭為何不加入政府?謝偉銓沒有正面回應,只稱香港有能力的人比比皆是,「做事要靠團隊,每人都要互相支援,某人負責的事可能在某時間壓力很大,面對指責、衝擊需要其他人幫手,最好是指責衝突減至最少,如從這角度想,選擇的人就可能可以多點。」談及能力,他指自己不會「太過謙」,林鄭都對他說「其實好少人有你咁(資歷)」,又列舉他5項優點,包括:曾在政府工作,熟悉政府運作,與公務員關係不錯;做過私人發展商,了解發展商做法,能夠溝通;做過立法會,政治敏感度較其他人高;又做過市區重建局;以及曾任測量師學會會長。他自言「這些都不需要林鄭說,因為是事實」,又透露曾反問林鄭「我有甚麼不好地方?」,指自己不想令人多了包袱,「做特首已很辛苦,還要增加包袱,何苦呢?」

他強調,加入問責團隊應以特首看法為依歸,如政府中有人團隊中不咬弦,公開不配合,成績會打了折扣,「你看上屆政府財爺很清楚,很影響施政。」他指,想為業界發聲的話,在政府以外有更大空間為去做,擔任局長只是接觸特首的機會多,但最終都是以特首作為領導者為依歸。

謝偉銓批評姚松炎在立法會中,少從專業角度出發,以政治立場出發較多。(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批姚松炎宣誓加料不必要 少從專業意見出發

對於潛在對手姚松炎被DQ前在立法會的表現,謝偉銓評論時毫不留情,他和業界都希望功能組別議員的角色應發揮獨立專業意見,與地區直選議員要有分別,但「很多會員指看不到(分別)」,直指姚說專業意見相對少,從政治基礎去說話較多。他又批評,姚雖有自由發表政見,但有業界中人認為在宣誓時無必要「加料」闡明個人理念,因為選舉時業界已知悉姚「可持續發展」的政綱,應加入了議會後提供意見並以行動爭取。他指,當年爭取在在功能組別中佔一席很不容易,故業界不希望代表被DQ、議席懸空,懸空愈久對業界愈不利,故希望盡快補選。

謝偉銓去年敗選後指,落敗說明得不到業界充分支持,他會繼續關注建測界的發展,冀重奪業界的信任。他現時身兼4項公職,包括:物業管理業監管局主席、海濱事務委員會成員,又成立智庫「思籌知路」,希望在土地房屋、環境交通、經濟發展及社會民生等方面集思廣益。他自言因為沒有議員身份,所以透過智庫與業界保持聯繫和發聲。他指,過去其實為業界做了很多事,但因為不擅表達,故業界不知悉,未來希望改善溝通,並加強與年輕人的接觸。對於有指,界別中有門戶之見,故作為測量師難以爭取建築師的票源,謝不認同此觀點,認為選民都會作理性選擇。

謝偉銓現為新成立的物業管理業監管局主席,但因為非建制派在立法會財委會拉布,成立監管局的撥款未能放上議程審議,如今他要向政府「借住錢」處理監管局的工作。(鄭子峰攝)

陳帆指政府一直有就一地兩檢方案公眾諮詢,解說就是公眾諮詢。(資料圖片)

高鐵一地兩檢公眾諮詢或變為互相對罵 

謝偉銓指,現屆政府開局不錯,希望社會給機會官員工作。對於高鐵一地兩檢的爭拗,有人批評政府不做公眾諮詢,他反問「做公眾諮詢又點呢?」,到時又會有人到場「搗蛋」,最後變成雙方陣營互罵,浪費資源。他指,有公眾諮詢亦不代表公眾「講咩就跟」,否則就不用「選特首」。但他認同處理反對聲音,要做更多解說工作去疏導。他又指,未來發展土地的「大辯論」中,政府應多向市民交代不同方案的難處,以往政府做得較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