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鴿風球】為智障兒傷殘夫 拾荒婦風雨前夕執紙皮︰想自力更生

最後更新日期:

從天文台的資料可見,颱風天鴿即將直撲本港,來勢洶洶,預計今早5時半前,更會懸掛八號風球。不過,62歲的劉女士卻處之泰然,不懼風雨,反而於颱風「殺到來」之前,盡快到街上整理好拾來的紙皮及汽水罐。

已有10多年拾荒生涯的她,背後其實背負著一個家庭。其丈夫腳部傷殘、未能工作只能賦閒在家;其年約40歲的兒子是智障人士,已婚,娶了一個內地女人,媳婦長期在內地居住,兩夫婦未有子女。

然而兒子很多事未能自理,只能當兼職清潔工人。亦因如此,劉女士則要陪同兒子「睇住佢」工作,萬一有錯漏或難做的任務,就由她頂上或「執漏」。然而此舉她卻沒有薪酬,而兒子每月則約有8,000元收入。

劉女士趁打風前執拾好「戰利品」,待稍後賣出幫補家計。(賴南秋攝)

+2

8,000元,要養4人絕非易事。劉女士與丈夫及兒子,3人居住在深水埗的板間房,每月租金3,000元,食也要最少2,000元,未計其他開銷,根本入不敷支。劉女士於日間陪同兒子開工,故只能花時間在夜晚、深宵在區內執紙皮、汽水罐幫補家計:「平日生意好,可以賣到100蚊!今晚都唔錯,紙皮連埋罐應該有90蚊。」

在街上頻頻撲撲,無非為了一頭家。她申請公屋,但9年仍未上樓。被問到為何不向社會福利署尋求協助時,她雖彎著身、但卻感受到那條挺直的腰骨:「我想自力更生,唔使靠人幫。呢個世界,好多人慘過我呀!」

語畢,她即快手快腳收拾「戰利品」,放在推車仔上,以鐵鍊綁好鎖在青山道與大埔道附近的鐵欄上:「一定要鎖好,仲要快手,到3點打後(凌晨)就有人來偷!」她又指,鎖車仔的地方不是固定,以防被賊人有機可乘。之後,她就與風競賽,趁暴風雨前夕的平靜時刻處理好工作。記者亦「識趣」不再打擾她。

萬先生帶著流動風扇,到南昌街休憩處「吹乾個身」才返回劏房。(陳永武攝)

颱風前翳焗夜 劏房戶落公園「吹乾個身」才返歸入眠

家住劏房的退休人士萬先生,只感受到颱風來臨前的翳焗。住在深水埗南昌街唐樓劏房的他,夏天,不時忍受酷熱,每晚難以入眠。然而靠綜援及「生果金」過活,他亦只能夠以每月1,700元,租住惡劣環境的劏房,「得咁多錢,就要過呢啲生活架啦!」

萬先生退休前,曾任職製衣及文員,子女均已長大成人,出國定居。只餘下他一個老人家孤伶伶在香港。他早年曾移居深圳,但因不在港而被政府取消綜援等金錢資助,他只好於一年前回流香港。 

「聽收音機,天文台話濕度60幾,屬於乾風,好爽架!」萬先生在南昌街休憩處「公園仔」,向記者說了這番話。原來,由於颱風前的翳焗,身處劏房簡直有如火爐一樣,又漏水又熱又要行幾層樓梯。因此,萬先生帶備了時下風行的流動風扇,在公園乘涼,兼「吹乾個身」才返回劏房睡覺,「無所謂啦我都退休了,睡不睡也一樣,現在睡不著,明早再睡也可,沒有影響的。」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