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破狼:貪狼.影評】古天樂未竟全功的轉型嘗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睇完影評,有嘢想講?用香港01 app 入嚟撐場beta,有記者、博客同你一齊玩金像獎2018大討論。

猶記得第一集《殺破狼》(2005)上畫時,香港電影的最低潮期還未過,沙士陰影仍在,電影宿命、暗黑的氛圍令人易生共鳴,激烈的真功夫動作場面也是觀眾久違了的,故票房數字上雖不算很理想,其實已相當不錯了,同年甚獲好評的《三岔口》、卡士更強的《韓城攻略》票房比之都頗有不如,何況這還是三級片,如果放在今天,應能收得千萬票房吧?

於是十年後來到了第三集。從低成本香港電影到成為數億票房的合拍片,《殺破狼》的主題好像都能保留下來,從悲痛、壯絕的殺戮宿命(Kill Zone)到環環相扣無法躲避的因果(A Time for Consequences),再到為人還是為己/傷害別人抑或犧牲自己的矛盾(Paradox),三集的英文片名似乎都比中文原名更能道出主旨,而且一脈相承,全都是逃不過躲不掉,只能以血肉面對,不只關乎正邪的關口。

動作方面,三集拍得有水準,前兩集都拿到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動作設計獎,亦是影片的賣點所在。這樣沒有劇情連續性的系列作,除了恐怖鬼片,近二三十年的香港電影,似乎就只有《殺破狼》是比較成功的。

當然,一如大部分系列電影,《殺破狼》也逃不過「一集不如一集」的質疑。《殺破狼.貪狼》上畫前大家都有這個疑問,幸而上畫後影片頗獲好評,筆者也認同比上集出色。

古天樂飾演的香港警察李忠志,得知女兒於泰國旅遊間失蹤,親赴泰國報警求助。(《殺破狼.貪狼》電影劇照)

對我來說,《殺破狼》的精髓,在於其「野」(raw),在於其「黑」(noir),在於其「冷」(cool),缺一不可。論「野」,像《刀》(1995)一類古裝、民初武俠片、《野獸刑警》(1998)一類的警匪片,其實非無先例;論「黑」、「冷」,銀河映像優而為之,這類黑色電影風格的警匪片、犯罪片,香港觀眾並不陌生,至於像《妖獸都市》(1992)、《黑俠》(1996)等異色作品,影迷也印象深刻。可是集三者之長的動作片、功夫片,在近廿年卻是甚為少見。

《殺破狼》雖是港產黑幫片格局,但當中的「香港」總有點江湖漫畫、自成世界的感覺,野中帶冷,否則不會出現在街頭「曬馬」上百人圍警察,打燈方式卻有點舞台感覺的情景;一眾角色打到最後,其歇斯底里的程度,如無暗黑的氛圍,就流於野蠻暴戾,不覺特別了。

《殺破狼II》未能延續第一集的風格,主題看似是保留下來,劇情多線並行,內容也更豐富了;從香港到泰國,敘事舞台亦更宏大,但影片整體上卻失去特立獨行的本色。《殺破狼》最後大戰的暗室與霓虹燈,變成了雪亮几淨的大宅;甄子丹與吳京鬥快鬥狠、即場排練講即時反應的決鬥,續集就成了吳京抱着張晉雙腿外甩、張晉抱頭避過樑柱的動作計算(其預告片時常賣弄這個鏡頭)。結尾莫名其妙神神怪怪的「狼圖騰」,也令人搔不着頭腦。我們相信這是為了突破上集的框框,刻意走不同路線,但野不夠野、黑不再黑、冷不復冷,《殺破狼II》製作雖然可觀,打得燦爛,但就退回一般動作片格局,拍得不俗,卻隨看隨忘。

《殺破狼.貪狼》的編劇必定研究過上集的不足。梁禮彥參與過上集的編劇,這次加上卓亦謙,他倆既保留了上集的元素,包括泰國的背景(順理成章可再用 Tony Jaa,而盧惠光是上集的策劃顧問,今集也是重要角色)、跨國查案的警探、良心發現中途加入的同路人、人體器官黑市販賣的惡行、在幕後操弄一切卻不懂拳腳的黑手等等,同時又回復了一點第一集的精髓,例如古天樂集沉默冷酷與狠暴一身的演繹、減少白光燦燦多回到暗黑骯髒的角落、捨棄排演過多鋪張過甚的動作場面(如上集監獄裏的長時間動作鏡頭)和設計(上集甚多空中翻身或二段踢之類招式,雖然華麗,感覺卻沒那麼拳拳到肉),平衡度就好很多。

故事上,本片不像《殺破狼II》般複雜,兩位警察主角不再是(起初)對立關係,也無臥底之類支節,劇情卻直接得多雖沒有張晉那渴望脫離低層的有趣奸角(演繹上很重視服裝細節及其象徵),卻加進了蔡潔、陳漢娜等前兩集少有的女性角色;古天樂領銜主演除了為影片帶來更強的明星魅力,也賦予、主導了更多文戲表演。今集的文戲拍得比打戲出色,也屬《殺破狼》的突破。

古天樂集沉默冷酷與狠暴一身的演繹,回復了一點第一集的精髓。(《殺破狼.貪狼》電影劇照)

+3
+2

基本上沒有人否定古天樂在《殺破狼.貪狼》的演技表現了。即使認為這集「新不如舊」的石琪,也認為古天樂「演得激情痛切,很投入角色」。葉七城更大讚古天樂尾段的「感情戲」,「希望古天樂以本片作為演技開竅作,日後可以更上一層樓」。這場戲當然是古天樂傾注心力之作,但沒有前段的鋪墊,也是激發不出應有的張力——何況他在這戲演的不是完人,而是充滿性格缺憾的可憐角色,要不令觀眾討厭又要得到大家關心,怎樣拿捏得當,不能只靠明星魅力。

這不是說本片故事寫得很出色,明眼的觀眾都看得出其大量的漏洞,但有時候看動作片,故事合理與否屬次要,最重要是能否逼出鋤奸、抗暴、懲凶、報復的怒火,只要開打的理由充分,劇情是否周密無瑕就非首要。這方面本片是做得尚可的,至少不像上集只顧處理吳京手機的問題,有時煩厭得令人想 fast forward 過去。吳樾與幾位泰國演員的表現也好,前者的演技也比上集吳京親和而復深沉,演夾心人更有說服力,襯托得起古天樂一開始就硬朗孤僻到最後視死如歸的形象。

因此,說有觀眾說選古天樂主演是錯配,大抵是指由他擔起主要動作場面的選擇而言。是的,無論宣傳說古天樂如何刻苦練習、洪金剛如何精明調導,要古天樂一個打十個,始終是太過吃力,所以我們往往只見到他筆直地擋撥、衝拳,真要騰挪纏鬥,多數仍是靠短促的分鏡頭拆細動作,又或直接以替身完成。

純論動作場面,本片確不如上兩集出色,Tony Jaa 出場不多(而且仍帶有半點神怪的設定)、奸角 Chris Collins 也空有肌肉不算精彩。有觀眾笑言本片是粗糙版的《救參96小時》(Taken,2008),也不是無的放矢;至於結局古天樂如入無人之穴的劇情漏洞,參考《毒裁者》(Sicario,2015),也能有簡潔俐落的解決之法——一支滅聲鎗、三數保鑣、幾個碎鏡頭,其實就不至現在那麼搞笑、尷尬吧?

當然今天的葉偉信是回不去了。拍過《葉問》系列,手執大量資源和拍攝機會,是很難回歸昔日偶一為之的暗黑和孤憤。《殺破狼》若開拍第四集,不妨試試新導演,也許能回復當初的魅力?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