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文學獎】石黑一雄獲獎村上春樹續飲恨 八度失落文學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諾貝爾文學獎今日(5日)晚上公布,該殊榮由日裔英國籍的小說家石黑一雄獲得,而港人熟悉的日藉作家村上春樹則再次失落文學獎。村上春樹從2009年獲提名至今,已經是第八度失落該獎項。諾貝爾文學獎頒獎前夕,英國博彩公司Ladbrokes及NicerOdds 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最新賠率,村上春樹以1賠6排名第2。去年,村上春樹獲獎的賭盤更是全部提名者中最高,但最終由美國音樂人Bob Dylan獲得殊榮。

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為日裔英國籍小說家石黑一雄。(網上圖片)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是一名日裔英國籍的小說家,生於日本長崎,1960年因應父親的工作需要,全家移居英國,作品主要都英文寫作。石黑一雄與魯西迪(Salman Rushdie)、奈波爾(V. S. Naipaul)被稱為「英國文壇移民三雄」。石黑一雄的著作包括《群山淡景》、《浮世畫家》、《長日將盡》、《無法安慰》、《我輩孤雛》、《悲歌之王》、《別讓我走》、《伯爵夫人》、《夜曲》及2015的著作《被埋葬的記憶》,最新著作主要探討遺忘與記憶、現實與虛幻、過去與現在話題。

(NicerOdds網上截圖)

截至今日(5日),英國博彩公司Ladbrokes及NicerOdds的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村上春樹直至下午4時仍以1賠6位居第二,肯亞作家Ngugi Wa Thiong'o則以1賠5位居榜首,排行第三的是加拿大作家Margaret Atwood。去年,村上春樹在Facebook上分享預測今年文學獎得主的賠率,被外界解讀為「等夠了」。

村上春樹於社交媒體上分享,其他媒體報導有關他和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村上春樹Facebook截圖)

去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為美國創作人兼歌手Bob Dylan引發爭議,當中美國《紐約時報》評論員Anna North曾直指「Bob Dylan不配奪得諾貝爾文學獎」,認為諾貝爾委員會不選擇將文學獎頒給一位作家,而是頒給他,是一個令人失望的選擇。有媒體預測今年文學獎得主將回歸純文學。

去年由美國歌手Bob Dylan獲得。(Getty Images)

作品世界化 令評審感到失望?

網上不少人曾探討村上春樹的作品未能問鼎諾貝爾文學收獎的原因,不少人指出作品世界化,甚少添加民族意識,亦是令評審們感到失望,所以一直未能問鼎諾貝爾文學獎。亦有人指出,諾貝爾有種「鼓勵默默無聞的好作家」之傾向,而村上春樹的作品十分暢銷,可能讓評審們覺得頒獎給他是錦上添花,這也可能是他難以獲獎的原因。

村上春樹長篇作品集
聽風的歌(1979) 1973年的彈珠玩具(1980)
尋羊冒險記(1982) 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1985)
挪威的森林(1987) 舞·舞·舞(1988)
國境之南 太陽之西(1992) 發條鳥年代記(1994)
人造衛星情人(1999) 海邊的卡夫卡(2002)
黑夜之後(2004) 1Q84(2009)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2013) 騎士團長殺人事件(2017)

網上評論指日語原著須透過翻譯 多了一層隔閡

另外,評論又指出諾貝爾文學獎的目的是表彰「在文學領域中創作具有理想傾向之最佳作品的人」,要有一定的理想性或人文關懷。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作品大多含有政治性的符號或內容,揭露社會現實或同情弱勢群體。惟村上春樹偏向以普通城市人的日常去探討行為背後的原因,有網民指其偏好或與諾貝爾評審不太相乎。村上春樹的日語原著須透過翻譯,更多了一層隔閡。

香港作家廖偉棠表示,村上春樹雖然並非他心目中的「大師級」作家,但作品中可見獨立完整的世界觀。但他指,諾貝爾獎向來沒有很明確標準,不少文學巨頭,例如米蘭.昆德拉都從沒獲此殊榮。廖又指,諾貝爾文學獎在20世紀末漸漸轉型,獎項多頒授予未被知曉的傑出作家,不再拘泥於是否經典作家。

他稱,雖然村上春樹以及部分作家經常被稱為「陪跑者」,但陪跑者亦非一定是侮辱,因為部分人眼中的陪跑者,實際上都已經在自己的跑道上跑得很遠。

村上春樹再次失落諾貝爾文學獎。(Getty Image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