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照顧中風母親12年來未曾離港、拒絕海外交流:換到媽咪仲喺身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照顧者」,因葵盛東邨的倫常慘案再次成為談論的議題。既為安老院舍社工、又是中風母親照顧者的阿肥,過去12年的生活離不開安老院舍,負起幫母親沖涼、換尿片的責任。

不少人會對「照顧者」予以安慰,但原來「睇開啲」、「去下旅行喇」對照顧者而言,或許帶來的只是反感,不是安慰。阿肥過去12年的生活離不開安老院舍,為照顧母親斷言拒絕海外交流機會,換來是上司的訓話。

當一個人最無助的時候,阿肥表示,當刻最需要的一句說話,或許只不過是:「你放心,我喺你身邊,你有咩搵我幫手。」

阿肥表示,幸得妹妹(右)與她彼此扶持,一同照顧母親,才得以跨過一個又一個難關。(梁鵬威攝)

阿肥母親自2005中風後,阿肥對肥媽的照顧無微不至,她憶述,母親曾服食抗生素後一日痾七次,她特意請假照顧母親,為的只是當母親肚痾後,即時為她換尿片。

在旁人眼中,阿肥或太緊張,但易地而處,面對受苦的是自己的母親,阿肥只想盡力給予最好照顧。阿肥解釋,院舍只會每天在指定時間為長者換片,曾有長者因肚痾、尿片罨得太久,屁股損傷嚴重至要特意洗傷口:「包片(屁股)好易損,自己做得幾多得幾多。」

12年來未曾離港  拒絕上司推薦海外交流
對他人而言,換尿片看似微小的事,但在照顧者眼中,每樣被照顧者的事均與自己息息相關。不少港人愛好旅行、外遊,但為照顧母親,阿肥過去12年從未離開過香港,甚至連直屬上司最近推薦她到海外交流,阿肥亦斷言拒絕,卻換來直屬上司的不體諒。

訪問期間,阿肥對母親的照顧仍無微不至,不時細心為母親抹去口沫。(梁鵬威攝)

上司質疑「無晒自己」
「你都要有自己生活先得,你為你媽媽無晒自己點得?去一星期姐!」阿肥直言:「一日都唔得!」她不諱言,直屬上司的說話令她感到被教訓、覺得反感:「唔係你所諗咁簡單,佢一廂情願覺得這個方案適合我,『俾啲機會你去旅行,放鬆下自己啱掛,而且推薦你去,唔係嗰嗰同事有機會,睇好你先讓你去』,但對我嚟講,係唔體諒我先要我去。」

「佢會覺得好可惜,你應該有更加好發展!」阿肥表示,在旁人眼中,她可能為母親放棄甚多,然而對她而言卻是「交換」,「我換到我媽咪仲喺我身邊。」

阿肥認為,對照顧者而言,身邊的朋友、同事、院舍職員能給予體諒與支持,接納自己的決定是很重要。(梁鵬威攝)

阿肥直言,對照顧者而言,身邊的朋友、同事、院舍職員能給予體諒與支持,接納自己的決定,已經可以很不一樣。

聽到「睇開啲」、「你放開少少」覺反感

「我唔會同人講『睇開啲』,有朋友同我講『你放開少少』、『去下旅行喇』,我聽到覺得好反感。」阿肥表示,自己會以「你都已經做得好好」、「你都俾返啲空間自己」、「你自己病左點算?」等去鼓勵照顧者。

阿肥至今最大的願望是將已12年沒回家的肥媽帶回家。(梁鵬威攝)

感慨每有悲劇發生 社會只關顧一個月
葵盛東邨的倫常慘案引來社會對照顧者的關注,阿肥過去在Facebook開設專頁「小北斗夜空」,便是帶著她心底小小的使命:「社會上發生的事,唔係要去到慘劇先去關注,一單慘案就即刻引起好多人關注,但啲人好快又唔記得。次次都係出咗事,四方八面嚟話你呢到做得唔夠,但一個月後就無咩人去關心,俾好多野蓋過咗,其實係咪可以keep住呢嗰關顧的氣氛?」

曾探訪不少有自殺念頭的長者

阿肥表示,過去曾探訪不少獨居長者,部分想過自殺:「佢最後無死到,因為佢發現仲有個姑娘會嚟探我,其實有時只係一刻間。」

阿肥表示,當一個人最無助的時候,有另一個人出現對她說:「你放心,我係你身邊,你有咩搵我幫手」,已經令事情很不一樣。(梁鵬威攝)

社工亦不過是個人,她坦言,自己亦曾有同樣念頭,但直言:「當一個人最無助的時候,有另一個人出現,同佢講:『你放心,我係你身邊,你有咩搵我幫手。』成件事會好唔同,呢一句好緊要。」

照顧者亦需被照顧

除心靈支持,照顧者同樣需要被照顧,阿肥認為,現時有關照顧者的資源只集中於講座、小組等,但對她而言,照顧者最需要的是時間與實質的幫助:「例如我病咗,係咪有人可以幫手睇住我媽媽?」

政府現提供送飯、清潔、陪診等資助社區照顧服務,但平均輪候時間長達11個月。阿肥表示:「對我最大的支持,係有人肯免費義務去照顧我媽咪。」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