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醫院鄧桂思翻版?醫生指無指引規定 博愛「開漏藥」有商榷

撰文:張美蘭 陳芷昕
出版:更新:

53歲男病人因自身免疫系統問題致肝病,博愛醫院兩個月前處方高劑量類固醇予他,以抑制免疫反應,但沒有同時開預防抗生素Cotrimoxazole,結果病人出現肺囊蟲肺炎。他病情持續惡化致急須換肝,目前於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卻因感染肺囊蟲,暫時無法換肝。
有傳媒引述男病人家屬指,獲醫院告知是「開漏藥」,他的情況令人聯想是否聯合醫院「鄧桂思事件」翻版?香港大學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孔繁毅表示,博愛醫院的用藥做法沒有問題。他指,普遍而言,感染愛滋病病毒等免疫力低的患者才需要處方預防肺囊蟲的藥物。綜合不同醫生意見,鄧桂思與今次男病人情況有明顯分別。

急須換肝男病人的太太今午(3日)到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探望。

醫生:處方藥物預防肺囊蟲有商榷

香港大學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孔繁毅指,不少病人需要使用類固醇,如炎症腸炎等,而因為類固醇的副作用較大,用藥份量會逐步減少,即使用類固醇超過1個月,亦未必會給予藥物預防肺囊蟲(Pneumocystis jirovecii),他稱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做法亦然,未見香港會修訂指引。

據另一些微生物科醫生分析,男病人情況與鄧桂思不同。有公院醫生指,鄧桂思是乙型肝炎帶病毒者,但聯合醫院兩名醫生明知其情況,處方高劑量類固醇的同時,並沒有一併處方抗病毒藥以預防乙肝病發,最終鄧桂思出現急性肝衰竭,需要換肝。

至於男病人是由於本身疾病導致肝衰竭而須換肝,他曾獲化驗鼻咽、痰液及血液樣本,排除是乙肝、丙肝等常見問題,而治療肺囊蟲的抗生素並非第一線必須處方的預防藥物,國際上亦無公認的開藥指引,「開漏藥」之說甚具爭議。

肺囊蟲感染不常見 指引訂明骨髓移植、愛滋病病人才需處方

另一醫生稱,肺囊蟲感染並不常見,臨床指引訂明將骨髓移植病人、愛滋病病人等免疫力低的病人,才需要處方肺囊蟲抗生素;至於其他非高危病人,若服用高劑量類固醇逾1個月,需要考慮用藥,但強調仍要考慮病人實際情況,包括自身免疫系統問題是否影響全身、藥物副作用影響,才可以判斷。

香港大學醫學院內科學系臨床教授孔繁毅指,即使病人服用類固醇超過1個月,亦未必會給予藥物預防肺囊蟲。(資料圖片/吳鍾坤攝)

博愛醫院發言人昨晚(2日)回覆,確定該名男病人由9月3日起接受高劑量類固醇類藥物治療。院方強調目前並沒有相關臨床指引,訂明處方高劑量類固醇藥物治療肝功能異常症狀時,必須同時處方抗生素作預防性治療。一般而言,醫生必須詳細考慮病人的臨床情況、治療效果及可能產生的副作用後,才會決定是否同時處方抗生素作預防性治療。

博愛又指,男病人10月4日因肝功能異常,入住博愛醫院內科病房,病人的肝功能持續惡化,主診醫生經臨床診斷及與家人商討後,決定病人需接受換肝手術,該名男病人其後於10月18日轉送瑪麗醫院。病人現時在深切治療部留意,情況嚴重。

博愛醫院。(資料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