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公民廣場案】雙學三子親歷懲教獄窂 與議員撰寫囚權報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雨傘運動前夕,學聯及學民思潮號召群眾「重奪公民廣場」,觸發持續79日的佔領。學生領袖周永康、羅冠聰和黃之鋒因此被上訴庭判即時囚禁,各人服刑近2個月後,先後准予保釋待終審刑期。3人接受傳媒訪問時提到更多獄內囚權狀況。

案中3名被告先後被分配到5所懲教院所接受監管。(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3年前雨傘運動時能高呼「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全因相信正在為社會向前爭取的信念,3年後儘管身陷陌生囹圄仍無阻他們為人爭權。周永康「獲釋」翌日已在電台節目表示在囚時接受議員公務探訪討論獄內權利,並會撰寫囚權報告提交懲教署。

三人在《明報》訪問中指提到,多項懲教政策無助在囚人士思考過去,職訓課程程度也難以助少年犯更生,在學的羅冠聰更被拒絕在獄內繼續學業,並吃過變壞了的飯餸。

青少年院所為在囚人士提供多種職業訓練,望得一技傍身助出獄後自力更生。(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4個月初級職訓難助更生

在被判入獄時,黃之鋒因未滿21歲而被分配到青少年教導所,按規定他毋須工作,但卻要接受職業訓練或教育,礙於管方認為刑期短難以安排職訓,故要求正修讀大專課程的黃之鋒修讀中學文憑試的預備班。黃之鋒在訪問中指出有少年犯向他反映,不少職訓只是為期4個月的初級班,以學習理髮及廚藝而言,課程難以深入,獲釋後亦難以自力更生。

羅冠聰學業受阻 周永康發聲爭權

羅冠聰又在訪問中表示在塘福懲教所內,經立法會議員及教授申請讓他在獄中繼續嶺南大學的課程,但未獲獄方批准,認為懲教署應檢討制度,界定剝奪囚犯自由的程度。

至於周永康,除了向壁屋監獄監督提出取消「踎班」及詢問膳食較營養金字塔海報「少了個橙」外,又在訪問中提以柴油發電熱水爐令走廊充斥廢氣,向職員投訴經過時感到非常不舒服,令獄方在走廊「加了幾把牛角風扇。」

另外,周永康父子亦接受《蘋果日報》專訪,談及周永康或再有機會入獄,其父周志強表示:「這是一條難行的路,仔揀的,就是仔揀的」,他又期望周永康所做對年輕一代有正面影響。

訪問中又談及看到周永康身穿囚衣,周父指作為家長好心痛,直至收到第一封家書才感覺好一些,當中周永康談及「有機會在不同環境去了解社會各方面問題。如果不是在裏面(監獄),有些事情是看不到的。」周父指,當時他會從好方面去看,既然事情發生了,就要盡量去利用這個環境。

周永康又指,民主將成為他一生的實踐,不論是當學者還是投身非政府組織,即使有打壓,也是他生命之中不能剔除的部份,猶如空氣;若有人請他不要管閒事,他會反思:「為何民主追求沒被接受,是我做錯了甚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