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新翠邨32年 奇樂快餐店不敵領展結業 老闆:難捨難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奇樂快餐店,是街坊熟悉的名字。走過30多年,歲月的痕迹在店內隨處可見。典型的舊式快餐店,餐牌的價格平了連鎖快餐店一截。(江智騫攝)

「熱檸茶呀,唔該。」
「入面係咪仲有一份檸檬?」老闆娘向水吧呼喊問道。
「最後一份!」水吧女工回應。
如此,記者(3月24日)意外地得到大圍新翠邨商場奇樂快餐店光榮結業前最後的一杯熱檸茶。

店舖是陳老闆的大半生的心血,他堅持做到最後一刻。(江智騫攝)

奇樂快餐店和旁邊兩店,一同收到業主領展通知,不獲續約。三店將會打通,預計一次過租給新租戶。老闆陳先生和老友握手道別:「先休息一下吧,之後的事隨緣。」帶着金絲眼鏡的陳老闆說起租約期滿:「當然有點難捨難離,始終食客都是老街坊,許多老食客的第三代都會來光顧。」他表示重開奇樂需要天時、地利配合,現時本港經營成本高,暫時未有打算。隨即,他走回取餐處,如常地打點一切。

游先生(左)和Derek(右)一行四個大男生一起到奇樂午餐,但桌上未見豆腐火腩飯。(江智騫攝)

走過30多年,歲月的痕迹在店內隨處可見。典型的舊式快餐店,餐牌的格價平了連鎖快餐店一截,游先生和友人一行四人來到感受奇樂的最後午餐,他指奇樂的招牌菜是只是30多元的雞扒飯:「外面一般的都是『碎上』,但這兒的是一件巨型、大大塊,在外面真的難以尋回。」就是晚了一點,雞扒已經售罄,記者無緣一試。

游先生指着對面的Derek說:「他成日都撩師傅傾計,阻著人做生意。」Derek笑說只是趁最後一天和師傅道別:「每次來到都會打招呼,大家都認得對方。」Derek把面前的炒公仔麵掃進肚子:「用呢個價錢食到呢個質素真的超值。日後奇樂不在,我們都不會來這商場食飯了。」

有食客表示像奇樂的小型快餐店在香港已愈來愈少,即將成為他們的回憶。(江智騫攝)

刻意成群前來享用「最後午餐」,還有一班忙着備戰的中六生,溫同學與友人一同懷緬過去:「以前我們的學校在附近,所以我們中一開始已經常在奇樂吃午餐。」

平價學生餐也將成為同學的回憶。(江智騫攝)

負責樓面的員工金姐表示,對奇樂結業後的前途一面無奈:「還是先休息一下。」金姐在奇樂打了十多年工,她指老闆和老闆娘都是好僱主,遇上有事要請假也很容易,「最捨不得的,是一班經常見面的街坊。」

最受領展決定影響的,除了食客,還有一眾基層勞工。員工金姐表示對將來未有計劃。(江智騫攝)

奇樂結業的消息,街坊何女士今天才知道,也為此感到難過。「這條是老人村,許多老人家平日節衣縮食,連平價的快餐店都關門,日後新店加價,你叫他們日後吃什麼?」陳先生就指奇樂的食物平、靚、正,對此結業表示:「慘啦,領匯(展)搞到我哋無飯食。」

要形容奇樂的出品,街坊陳先生說:「經濟、好食!」(江智騫攝)

記者和陳老闆和店外訪問期間,有街坊向他表示:「加油!支持你!」(江智騫攝)

一頭白髮的老闆娘如常坐鎮收銀處,和丈夫分工合作地過好奇樂的最後一天。(江智騫攝)

下午二時多,記者的熱檸茶還未喝光,看到有小女孩走進來,想買些東西,但她不像電影《行運一條龍》中拿着碎銀買蛋撻的女孩般幸運,現實中的她只能空手而回,用搖頭向站在店外的母親表示什麼也買不到了。

32年的故事,就在這下午畫上句號。(江智騫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