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獎2017】200呎工廈劏房畫出彩虹 最佳動畫呈現怎看待同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暗房夜空》,是公開大學創意藝術學系畢業生黃俊朗、黃梓瑩及石家俊的畢業作品。三名90後無懼可能被差評風險,以另類混合媒介手法,透過7分半的動畫短片,呈現同志真人真事故事。

這段動畫短片在約200呎工廈劏房育成,繪出性小眾在家庭關係與爭取權益的掙扎及無力感。梓瑩坦言,同性好友看畢短片,感動得將鼓起勇氣「出櫃」;阿朗希望大眾透過短片,能擺脫社會標籤,重新認識性小眾、非主流的一群。

石家俊(左)、黃俊朗(中)及黃梓瑩坦言,獲獎後似發完一場夢,返港後生活一切如常。(梁鵬威攝)

22歲的黃俊朗、黃梓瑩及石家俊為公大創意藝術學系動畫及視覺課程的首屆畢業生,去年8月起構思畢業作品。梓瑩指,當初曾考慮以「籠屋」及工廈表演場地Hidden Agenda為主題,惟難以接觸題材,適逢三人身邊有不少同志好友,故決定由此入手。

性小眾壓抑身份觸動三人

三人訪問10位同志朋友,其中一位為網上認識、大專同志關注組成員「威威」,並改編其真人故事(見另稿)。三人在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是同志朋友在家中要偽裝自己的痛苦。梓瑩說:「外表上好明顯係同性戀者,但可能面對自己屋企人時,就要好堅定話唔係。」

阿朗亦同意:「即使佢哋係社會上爭取到好多運動,或者今年同志遊行多了,但可能未必解決他們自己屋企本身嘅狀況。」

三人過去一年並肩作戰,坦言為自由創作,租用200呎工廈劏房,製作短片《暗房夜空》。(梁鵬威攝)

手法另類 視分數如浮雲 

7分半的短片,以另類的混合媒介手法,包括報紙、手繪、電腦繪圖等拼湊而成,令畫面充滿質感,又採用冷門的紀錄片動畫為題型,創作並非沒有風險,或可能取得低分。

三人異口同聲視分數如浮雲。阿俊:「算啦,我唔理,都唔係為分數做,為咗大家鍾意,為咗大家享受,係一個經歷。」梓瑩笑言:「畢到業就得啦!」

《暗房夜空》,房間內的天花板幻化成星空,點點星光支撐着生活的意志。(短片截圖)

月花3000元合租觀塘工廈劏房​

志同道合的三人,在過去近一年時間並肩作戰,為方便創作,更以每月3,000元,合租觀塘工廈一個約200呎劏房,忍受老鼠和檐蛇隨時出沒,夏天汗流浹背,死線前不時通宵達旦,終孕育逾千幅的動畫格。梓瑩笑言,「我哋成日都會為呢樣嘢(老鼠)而唔做,企係門口三個鐘!」阿俊補充:「仲要係擺住掃把!」

當中構思最長的畫面,為片中主角逃離壓抑的內心世界,三人花半年的時間不斷修改,終以天馬行空的宇宙空間呈現。

阿朗與梓瑩均喜愛此片段,希望觀眾能體會當中的情感,阿朗說:「現實嘅種種煩惱、壓力的大與無力感,迫使(威威)的內心世界要離開地球,去到宇宙的一個好靜環境去放空。」

短片《暗房夜空》奪取金馬獎動畫獎,但更感動是給予同志鼓起「出櫃」的勇氣。(梁鵬威攝)

回望奪金馬獎似發一場夢 

上周六晚(11月25日)三人在台北國父紀念館的舞台上,奪得金馬獎最佳短片獎項,本周一返港後一直忙着受訪,至今都未有好好聚首「食餐好」慶祝。他們回望當日,坦言好似發了一場夢。

取得光環後,生活如常,三人繼續在理想與現實博鬥,阿朗為自由動畫師,梓瑩在製作公司工作,阿俊則在網上電台從事平面設計師。阿俊說,「始終係普通人,唔會攞完個獎就唔同」,但就令他希望繼續走創作路。

獎項對梓瑩而言,無形有種重量,她直言獲獎後感到大壓力,但不希望視其為未來的「包袱」,「我好驚,驚搵唔番開心嘅嘢,我想繼續順其自然去行」。阿朗則指,獎項則堅定他的意志,「我好想做動畫紀錄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