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死】喪父童作傷心童謠震撼人心 盼坐時光機回去阻父加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忙碌急促的大時代裡,小時候那篇「我的夢想」你寫了什麼?在日本,有一名六歲小孩寫了《我的夢》,說長大後想成為博士,乘搭那哆啦A夢的時光機,回到父親逝去的那天,叫父親不要上班。推動日本防止「過勞」問題的主力組織「全國思考過勞死家族會」,近日更將這首詩正式輯錄成歌謠,童真的詩詞,往往最深刻有力。

該組織代表寺西笑子的丈夫早年亦因過勞而抑鬱自殺,她傾力找證據讓亡夫獲國家勞災認定,再耗五年與涉事公司糾纏官司。在「過勞」意識還未普及的九十年代,閒言一句「是家人沒照顧好他」,更讓兒子深陷自責,但正因如此,寺西笑子沒只徒留傷悲,努力為亡夫爭回公道,十年零九個月,終等來公司社長道歉。這條抗爭路一走便到如今,集結更多同路人參與社會事務,一起發聲。

【過勞死】系列之三

與父母開心生活長大,是小孩的盼望。(譚威權攝)

長大了之後我想成為一位博士
那麼我就可以做一部好像會有哆啦A夢跑出來的時光機
 我將乘坐時光機
前往爸爸死前的一天
然後我會對他說:不要去上班啊

長大之後的我也不會忘記
爸爸伴着自信表情而做給我的炒麵味道
我將乘坐時光機
與媽媽一起去幫助(你)
 然後我會對他說:不要在工作中死去啊

生命不是為了工作
我會想工作是為了生命
所以說不能為了工作而死去

——6歲遺孤悼詩《我的夢》(2017年新編)

作詩童眾議院朗讀迴響極大

這首由6歲小孩寫的詩《我的夢》,「全國過勞死思考家族會」代表寺西笑子說,她每次演講時都會唸的,希望能觸動更多人反思。

詩者的父親是和歌山縣的一名公務員,生前每日在辦公室工作逾16小時,凌晨1時回到家,4小時後又要起為床出勤,生前一個月加班了110小時。他的父親留下的遺囑都是與工作有關,當時年僅6歲的小孩失去了爸爸,懵懂寫下了這首詩。

死別十年後,到2011年,作詩者長大後沒能乘搭時光機,挽回不了父親離世的事實,但他在眾議院上公開朗讀了這詩後,卻引起極大迴響,當年亦正值該組織發起「百萬人署名」行動,促政府針對「過勞死」制定相關法律,成為了防止過勞死運動的象徵。

現時確有哆啦A夢時光機,但只是玩具而已。(網上圖片)

寺西笑子說,她在每次演講時都會唸《我的夢》,希望能觸動更多人反思。(譚威權攝)

夫生前全年工作四千小時致抑鬱 

該詩的內容,寺西笑子感同身受,廿年前的點點滴滴,她仍清楚記得。1992年,其丈夫入職15年後獲升職,擔任一間和食連鎖店的店長,但受泡沫經濟影響,為追趕業績不斷加班,一年的工作時間多達4,000小時,日做13個小時,每月只能休息兩天,即便如此仍被公司怪責不夠努力,慢慢出現抑鬱,雖然曾反映身體問題,但未獲體恤減輕工作量,久而久之抑鬱惡化,於1996年2月跳樓自殺。

獲亡夫前同事挺身指證公司

「他的自殺,在當時要被認定為過勞是很困難的事。」除了要面對外界的不理解與偏見,「他們會意為在職場受欺凌、承受不住是當事人的問題。」但更難的高牆是要取證,她於是向由律師、專家組成的「過勞死110」民間熱線求助,兩年後終獲丈夫前同事在離職後,指證公司對亡夫的所作所為。

公司社長反指「是你們沒有照顧好」

等了約五年,案件於2001獲當局認定為「過勞死」,同年亦是當局承認「過勞死」並訂立認證標準,成為首批獲認定的個案之一。寺西笑子隨後起訴該公司索償,惟公司社長態度強硬,更多次把責任推給家人「是你們沒有照顧好」,令兒子也深感自責。但寺西笑子沒有放棄,官司糾纏數年最終勝訴,得到公司社長道歉。十年零九個月,寺西笑子終為丈夫平反。

「失去的人都是很有責任感的人」

寺西笑子自此一直參與防止「過勞死」的社會事務,因為當年經歷喪夫之痛時,能不懈為夫取回公道,她說也是多得有同路人互相扶持。該組織奔走全國,去學校、研討會,推動過勞死防止法案。「對未來的期待,希望勞災消失,以前是中年人,現在已有年輕人深受其害。因為這樣失去爸爸的小孩子……失去的人都是很有責任感的人,是社會應該感到痛心的事。」

律師:先獲認定勞災 索償才較簡單

接觸過逾百宗「過勞死」案件的律師岩城穰表示,自2000年以後才增加「過勞自殺」案件,其處理的十數宗個案裡有6、7宗獲認定。他坦言,沒有勞災認定的民事索償,「裁判員會很冷淡,可能是敗訴或只得少量賠償。」只有獲勞災認定,索償方面會比較簡單。加上家屬一般會先向當局申證認定,獲審批後才提出民事索償,「因為勞災失去親人、孩子,已經很難過了,這些人會責怪自己,沒有阻止事件發生,他們會想搞清楚責任,得到勞災認定才去申訴,就可以有更強的立場。」

律師岩城穰指出,每宗個案爭取獲確認為勞災都難,難在要與公司對抗。(譚威權攝)

岩城穰說,不過目前制度下,把握重要記錄的僱主通常會下令員工統一口徑及隱瞞勞動時間長短,當局則會請醫生、專家證明觀點,「在這個階段,會令家屬難受,覺得政府與企業同一口徑。」所以他說:「每一宗都好難,難在這些公司對抗,不會提供資料。」尤其需要曾共事的同僚證言部分,很多人怕丟了工作而噤若寒蟬,只能等待他們離職並願意為死者生前的實際遭遇作證。「我們所能做的是集腋成裘,把家屬想法傳遞給法庭及社會,在案件開審時,亦會邀請很多人旁聽。」

「覺得逝去的人在依靠我」

岩城律師認為,國民意識有漸漸加強,特別是3年前設立「過勞死防止法」後;但年復年還是有人「過勞死」,他坦言:「心情焦急,希望他們得到應有的國家及公司補償。」在與家屬對話、搜集證據的過程,愈來愈了解死者是個怎樣努力的人,「覺得逝去的人在依靠我。」

為植物人女職員無得到補償感遺憾​

律師生涯30年,岩城律師最大憾事,是一名在建築公司負責現場督導的女職員,在腦出血變成植物人前,連續3個月工作均加班逾100小時,但未等到當局更新勞動災害標準,恰巧在新政策出爐前一星期去世,十年來沒有得到一點補償。

歌詞最後一段︰「生命不是為了工作/我會想工作是為了生命/所以說不能為了工作而死去」。(譚威權攝)

上文節錄自第92期《香港01》周報(2017年12月27日)。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12月27日星期一出版的第92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