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視熄機】末代公關黃守東 俯首甘為孺子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亞洲電視免費牌照今日屆滿,亦可能是亞視公關及宣傳科高級經理黃守東(Jeff)最後工作天,「待會回公司,不知會否收到解僱信。」

自亞視前執董葉家寶離職,由黃守東一夫當關,代表亞視發言、上勞資審裁處及出值時事節目,工作範圍早遠超公關職責,自言「賣身」給亞視的萬能公關,在離別時顯得難捨難離,「我未曾為亞視失眠,但昨夜徹夜難眠,現在我還是無法想像本港台從電視上消失。」

有人以為今天是亞視「熄機」大限,他卻認為只是免費電視牌照完結,「只要亞視有希望,我便不會放棄它。」

黃守東表示,入職亞視至今兩件事刻骨銘心,一是上司葉家寶被指疏忽及縱容拖欠薪金罪成,二是去年宣佈亞視不獲續牌。(李澤彤攝)

最後一天繼續忙碌

由坐下訪問一刻起,黃守東電話接完一個又一個,原來是股東何子慧來電。黃守東這天行程排得密密麻麻,早上到過港台及商台出席節目,風塵僕僕趕到大埔做訪問,下午出席葉家寶活動,才能返回公司坐陣。問到如何見證亞視最後一刻,他說,曾有傳媒邀請他出席見證活動,但他認為自己留在亞視更合適,應與公關部同事留守公司至午夜12時。

學懂處理危機 比準時出一兩個月糧重要

面對免費電視牌照不獲續牌、權股爭拗、新投資者入場及欠薪風波,黃守東由過去為葉家寶出謀獻策,到親自上陣面對傳媒。對入行7年,年僅31歲的黃守東而言絕對是重大挑戰,,他不但未感到有壓力,更認為處理危機很「過癮」,「若每天只忙著宣傳劇集及亞姐,我反而可能會離開。」他說,於亞視經驗難以用錢來衝量,「在這裡學到的事,我覺得比一、兩個月準時出糧更重要。」

自去年宣佈不獲續牌,陸續有人挖角,他都一一拒絕。身邊的前輩及朋友,甚至亞視同事不停勸他離開亞視。他感觸地說,自己的職銜與薪酬不成正比,近日回母校樹仁大學見新聞系恩師,恩師得知他的薪酬大吃一驚,「那樣(低)薪水,還留在那裡,你是否傻了?」

Jeff說自己從小看亞視長大,長大後入讀新聞系,畢業後與亞視結緣,是個不折不扣的「亞視人」。(李澤彤攝)

要走很容易 留下來更難

Jeff不為所動,繼續接下燙手山芋,現時公關部有6名職員,但包括他在內,這班非一般公關需輪流坐接待處及協助管理層處理文件,「正因為公司資源及人手不足,很多年輕亞視人學到更多,我認為公司裁培我,公司有困難時離開不符合我的道德觀念。」

充滿阿Q精神的他說,現時並非難熬時刻,2013年初,公關部同事相繼離去,只剩下他與另一名剛入職同事,製作部同事不斷勸他,「你一個『靚仔』沒有經驗做不來,現在走沒有人會怪你!」然而,他不甘心被打倒,敢於相信自己,「是否遇到難關就要走?走很容易,留下來才困難。100個人有100種意見,如果你全都考慮,那就什麼也不用做。」今日,Jeff重新建立自己團隊,「我留到這一刻,是對勸我走的朋友最好的回應。」

為亞視賣命 160多日補假未放

訪問期間,Jeff多次以「亞視人」來形容自己,他從小看亞視長大,長大後入讀新聞系,巧合之下與亞視結緣。提起實習時光,他一洗愁容,雀躍地說,3年級選實習機構時,並無打算選亞視,那時電視台公關實習位很受歡迎,笑說,「有同學跟我說,很多人選亞視公關,你有沒有興趣?那時很多人爭,不知現時還是不是。」

畢業後一心一意工作,至今累積逾160多天的補假未放,對上一次旅遊已是2012年與母親一同到北京。他回想於亞視工作至今,無愧於心,近日有亞視前同事在社交網絡上攻擊他,只顧幫著投資者,他說自己只是做好份內事,面對批評一笑置之,不必解釋。而他唯一感到對愧疚是沒有時間陪母親,2014年母親做了一個大手術,休養一個月,可惜他正為公司忙得焦頭爛額,無暇照顧病母。

隨時面臨失業的Jeff,無瑕為自己前程打算,目標是完成手頭上工作,為亞視廣播的最後一天而努力。(李澤彤攝)

無暇思考的前路 無法想像消失的亞視

Jeff問記者,不知其他人會不會覺得我是個很奇怪或特別的人?重感情的他說,「別人收拾東西會把私人物品電話帶走,其他的文件沒用就扔,但對我而言,可能連一張紙也很有感情。」他從入職到現在所有筆記簿都完好保存。即使大部分員工已收拾細軟,自己絕大部分物品仍原封不動放在辦公室,有心理準備今日回公司會收到解僱信,「就算現在收信,按照法例,也會有7天的通知吧。」

隨時面臨失業的他苦笑說,無暇為自己前程打算,目標是完成手頭上工作,為亞視廣播最後一天努力,他以亞視劇集《大內群英》歌詞「步步自感一驚心」,形容自己未知前路,「對亞視人來說,今天是刻骨銘心的一天,直到現在還是無法想像本港台在電視機上消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