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寵茂:如要懲處吳國際 應罰他公院做全職 不做私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兼職臨床副教授吳國際,去年10月在瑪麗醫院監督換肝手術中途離開3小時,前往養和醫院參與一項預約手術。無綫電視今日(7日)播出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總監盧寵茂的訪問。盧指吳國際當日到私家醫院是參與癌症病人的手術,離開是平衡兩個病人的需要後決定,並非因為私人事務而離開接受手術中的病人,認為是判斷問題,而非操守問題。

對於吳國際應否接受懲處,盧寵茂認為,若不容許吳參與瑪麗醫院手術是懲罰公院病人,如要懲處應罰他在公院做全職,不再做私家。

盧寵茂認為,如要懲處吳國際,應罰他在公院做全職,不再做私家,這樣才能幫助到更多病人,增加公立醫院實力。(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兼職臨床副教授吳國際,去年10月中在瑪麗醫院監督一宗換肝手術中途離開3小時,前往私家養和醫院參與預約手術。事件引起軒然大波,瑪麗與港大成立調查小組,本周五(5日)調查報告出爐,批評吳國際的做法「不能接受」及「不必要」。

吳國際到養和做癌症病人的手術

吳國際上司、瑪麗醫院肝臟移植中心總監盧寵茂接受無綫電視節目訪問時指,吳國際當日是到私家醫院參與一項預約了兩個星期的癌症病人的手術。盧寵茂指,吳國際事發前一天知道翌日在瑪麗醫院有移植手術,未考慮可能時間上重疊是有所不足。盧續指,吳以為上午可在瑪麗醫院完成換肝手術,已決定將本來在私家醫院的癌症手術由早上推遲至下午。盧說,「如果佢(吳國際)同我講,我就要找全職醫生代(佢)」,形容吳高估了自己和另一名主刀換肝手術醫生黃楚琳處理事情的能力,形容事情是可避免的。

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兼職臨床副教授吳國際,去年10月中在瑪麗醫院監督一宗換肝手術中途離開3小時,前往私家養和醫院參與預約手術。事件引起軒然大波。(資料圖片)

對於外界認為吳國際在瑪麗換肝手術中途離開是操守問題,盧寵茂指,如吳國際是因為私人事務而離開手術中的病人,這才是操守的問題;但吳國際對於在該公立醫院和私家醫院的病人都有專業責任,醫生要評估兩名病人的需要。

盧又指事件在公立醫院亦時有發生,形容吳國際的事件「同公立醫院隔離有病人做手術的道理一樣」。他說「做手術期間要離開,我們都會有。去一個手術室,抑或是隔壁手術室較重要,我們都經常面對這樣的問題。但兼職(兼顧其他醫院的病人)就太遠。我想這絕對不適合。」盧認同事件予公眾不太好的觀感,是吳國際在判斷上的問題。

不容許吳國際參與瑪麗醫院手術是「罰病人」

香港大學醫療系統早前指,就吳國際的調查報告,醫學院人力資源委員會隨即展開人事程序,按大學既定機制處理。對於吳國際應否接受懲處,盧寵茂認為,若不容許吳參與瑪麗醫院手術是「罰病人」;如要懲處吳國際,應罰他在公院做全職,不再做私家,這樣才能幫助到更多病人,增加公立醫院實力。

按規定,港大全職教員可接收一定數目的私家症,可額外收取較可觀診金,而非醫管局僱員般只收特定月薪。而吳國際是兼職港大僱員,本身就容許他到私家市場接收病人。

瑪麗醫院早前公布有關吳國際涉手術中途離開的調查報告,批評吳國際的做法「不能接受」及「不必要」。(資料圖片/梁鵬威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